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让我看到它发光,托尼!

*OOC预警,傻白甜逗逼文,不喜请点X,谢谢!

*伪灵魂伴侣文。(当然,如果你能辩论得过一个较真的,顽固的,执拗的,美国队长的话——这篇就是真灵魂伴侣文了。      PS:托尼辩论失败。

(1)

炸【敏感了吗】弹被混进来的九头蛇特工引爆时现场一片混乱,史蒂夫穿过嘈杂的人群扑向倒在血泊里的厄斯金博士。

博士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镜片后面的眼神已经开始慢慢涣散。他靠在史蒂夫怀里费力的喘了口气,艰难的抬起胳膊,用食指在史蒂夫结实的胸口轻轻点了两下。

刚刚被血清强化成功的超级士兵很清楚博士这个小手势的含义,那是老人在最后一次提醒他:别只想着要做一个好兵,更要不忘初心始终坚持做一个好人。

后来美国队长回想起来,亚伯拉罕•厄斯金博士,从史蒂夫•罗杰斯还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布鲁克林小个子开始,就一直坚信他是最完美的——这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许还幽默的借用这个小动作试图向他传达出另外一个重要的信息。

只可惜那时候他还没能完全领悟,等到他彻底参透其中的深意已经是七十年后。

太漫长了,史蒂夫想。不过所幸他最终用漫长的时光等到了厄斯金博士向他传达的那个重要信息。

托尼•斯塔克。

(2)

钢铁侠发现美国队长对他身上的某个部位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他不止一次发现金发青年偷偷盯着他胸口反应堆的位置,眼神古怪。

说实话那让托尼感到非常不爽。

其实早在神盾航母上时,托尼就注意到了史蒂夫这个奇怪的小举动,但是鉴于那时候初次见面的他们正忙着像两只超级斗鸡似的互甩嘴炮,除了在争论中占到上风,他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认真分析对方蓝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复杂情绪。

然后紧接着就是纽约大战。对于托尼来说那是非常混乱的一场噩梦——邪神,虫洞,外星人大军,核弹,坠落——随之而来的是一度纠缠他许久的极为严重的焦虑症。

战后的一次聚餐时,据索尔描述,当他从几万英尺的高空自由落体后,盔甲上的反应堆曾经有短时间的罢工,而美国队长伸手去触碰那个已经熄灭的小光圈时脸色惨白。

“队长的脸上当时都是建筑物残渣和厚厚的灰尘,你根本不可能看出他的脸色!”克林特尖着嗓子反驳。

“而你当时甚至都不在现场,吾友鹰之眼。吾友美国之队长确实惨白了,”索尔固执的回答,“吾友班纳博士可以作证!”

老好人博士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显然无意介入这场无营养争论。

“即使我是个不懂现代科技的过时之人,”史蒂夫说,表情严肃却耳尖通红,“我也知道一旦托尼的反应堆不亮了,那就说明他的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他隔空指了下托尼黑色工字背心底下隐隐约约透出来的蓝光,“关爱反应堆,人人有责。”

托尼脑补了一下满脸污渍、污渍之下面色惨白的美国队长小心翼翼抚摸他反应堆的画面,突然有点遗憾自己那时候为什么要该死的昏迷不醒——如果当时他能保持足够清醒的话,就不会错过花猫队长出糗的精彩瞬间了。

不过他马上又想起自己被浩克的怒吼吓醒后一睁开眼看到的那张笑脸,灰头土脸的史蒂夫蹲在他旁边绽放出的那个明媚灿烂的笑容,几乎瞬间就点亮了托尼的整个世界。

至少我没有错过这个,他心满意足的安慰自己。

纽约大战后,托尼把他的大厦改名为复仇者大厦,邀请他的队友们搬来同住。在这期间他发现,史蒂夫对他反应堆日益浓厚的兴趣绝对达到了痴迷的程度。

托尼不得不承认,那让他无比嫉妒自己身上这个讨厌的小玩意儿。

普通人会觉得钢铁侠胸口装着这样一个高科技小玩意儿非常炫酷,只有托尼自己明白这个闪着迷人蓝光的维生装置让他吃了多少苦头。

好极了,现在就连美国队长也开始加入对它欲罢不能的行列了。托尼想,放着一个活色生香魅力四射的斯塔克视而不见,却对一盏愚蠢的小夜灯心生迷恋——事实上这个认知还是使小胡子天才感到万分沮丧。

抱着多多少少有点赌气的态度,托尼不眠不休泡在实验室里,反复对比了上百种不同成分的纤维材质,最后成功研制出了既轻薄又透气的遮光材料,当他把这种不起眼的黑色布料覆盖在反应堆上时,它射出的漂亮的莹莹蓝光完全被遮蔽的严严实实。

让你再明目张胆勾引史蒂夫的眼睛!托尼屈起中指用指关节在小玻璃罩上叩了几下,得意洋洋的套上背心。

(3)

史蒂夫第一次知道钢铁侠的胸口会发光是在神盾局的档案室里。

钢铁侠资料照片里那张酷似某个老友的脸让史蒂夫目瞪口呆,他还没有从钢铁侠&托尼•斯塔克竟然是霍华德•斯塔克独生子的巨大震惊中完全恢复过来,另一张钢铁侠穿着盔甲的照片就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连环暴击。

张扬的金红配色,战甲胸口的位置是一团刺眼的类似聚光灯射出的光柱。

史蒂夫没来由的想起厄斯金博士戳着他胸肌的食指和意味深长的笑容。超级士兵的心脏被那束明亮的光柱猛的击中,扑通扑通跳得好像要从他的嘴里直接蹦出来了。

史蒂夫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上网查阅钢铁侠的所有信息,然后他发现,这个像他老爸一样蓄着精致小胡子的大眼睛男人的传奇经历,简直就是一部高潮迭起的好莱坞大片。

最后,史蒂夫对着电脑屏幕上一张托尼的裸照皱起了眉毛。

虽然解冻以后他对身处的新世界已经逐渐建立起了足够强大的心理防线,但是这张高清裸照的开放程度还是让来自四十年代的保守老冰棍瞠目结舌。

首先,史蒂夫可以百分之一百确定照片不是偷拍的,因为被拍照男人的视线正对着摄像头,半垂的长睫毛后面是一双亮晶晶的,充满诱惑的蜜棕色瞳仁。

其次,史蒂夫还可以百分之一千的确定照片是某种特殊运动后拍的——这不需要福尔摩斯式的严谨推理,男人脖子上光明正大的吮痕说明了一切。

更别提照片背景里还有一张凌乱不堪的大床。

史蒂夫强迫自己不去试图脑补拍照人的样子,把注意力转移到托尼光裸的胸部。

漂亮的小麦色皮肤,没有硬邦邦的肌肉线条,微微凸出的可爱小肚子,还有……史蒂夫的手指久久停留在男人胸口正中那个漂亮的蓝色小光圈上。

(4)

托尼撇着八字脚晃悠进餐厅时,复仇者们正围着餐桌准备吃晚饭,娜塔莎在帮着史蒂夫摆餐具。

托尼故意响亮的干咳了几声,夸张的提臀,然后收腹,然后挺胸,走向自己的座位。

“铁罐,你今天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克林特看看趾高气扬的托尼,用怀疑的口气问,“你是不是又在我的箭头里做了什么手脚?”

“幼稚鬼。”托尼翻了个白眼,在史蒂夫给他递盘子时再次把胸脯又挺高了数英寸。

他毫不怀疑,如果有人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他反应堆的变化,那个人绝对会是史蒂夫,果然——

“老天!”金发青年发出一声惊呼,“你还好吧托尼?”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

“呃,好的不得了,”托尼抖开餐巾铺在大腿上,若无其事的拿起刀叉开始往他的餐盘里搬运烤肉,“如果这个回答能让你胃口大开的话史蒂夫,是的,我感觉好极了。”

“可是……”

“不大兵,没有可是,”让你再视奸我的小夜灯!“我只不过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让你再对我视而不见!“从你现在的反应来看,效果不错。”

所有人继续莫名其妙。

“你居然独自一个人关起来做这种危险的尝试?”史蒂夫不可置信的问,“所以,这就是你呆在实验室里超过三十个小时不出来在干的事情?”他攥紧拳头,声音带着压制不住的怒火,“而且你还取消了我进入工作室的最高权限,托尼!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发生意外,没有人及时提供帮助你会是什么后果!”

“呃……”托尼现在也莫名其妙了,他跟一脸茫然的复仇者们面面相觑,“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让美国队长这么愤怒?”

“你把队长的星盾做成了桃心的形状?还是把浩克的大裤衩改成了粉红色丁字裤?”克林特幸灾乐祸。

“闭嘴!”史蒂夫和托尼同时转头低吼,胖特工缩缩脖子。

“胸口发光有什么不好?”史蒂夫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餐具集体弹起来又落下去,“托尼,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拔掉你的反应堆?”他痛心疾首的指着托尼的胸膛。

大家的视线齐刷刷落在史蒂夫指着的部位。

“什……什么?!”小胡子男人愣住了。

(5)

史蒂夫的痛苦没有人能理解。

满心期待的跟钢铁侠的会面就像一场灾难,这个浑身竖着尖刺的大眼睛男人除了长着一张和霍华德相似的漂亮面孔,完全没有遗传他旧日老友的一点点美德,不但个性嚣张出言刻薄,还骄傲专横自以为是。

而最让超级士兵备受打击的是,托尼好像从一开始见面就很讨厌他。

如果世界上真有灵魂伴侣存在的话——史蒂夫透过玻璃门盯着托尼灰T恤下若隐若现的反应堆——再轮回多少次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也绝对不可能是一对。他心灰意冷的想,厄斯金博士一定是传递了错误的信息给他。

然后,他看见托尼轻佻的用电笔戳了布鲁斯的肋骨,“你这样做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整艘航母上的人?”史蒂夫冲进去时的愤怒情绪显而易见,“斯塔克,你正在不负责任的把大家都置于危险之中!”

吵架不是史蒂夫的特长,毫无悬念他败下阵来,又一次的。

四分五裂的超级英雄联盟,暗藏底牌的特工头子,寇森的死,邪神的逃逸,再加上一只难缠的钢铁刺猬……航母简直成了史蒂夫的炼狱。

事情的转机是钢铁侠抱着核弹冲进虫洞的一瞬间。史蒂夫想起他讽刺托尼是不会牺牲自我趴在铁丝网上的人,后悔的恨不得穿越回去捏住自己的嘴。

幸运的是纽约之战他没有失去任何一个队友。特别是那个胸口会发光的男人,那个他沉睡七十年等来的男人。

一切都还来得及。

(6)

托尼坐在顶层的露台上生闷气,双腿耷拉在露台边缘突出的玻璃挡板外面。

注意到托尼的这个危险坐姿如果受到惊吓会不小心掉下去,史蒂夫加重了脚步。

“不管你是谁,就,他妈的走开别烦我。”托尼抱着胳膊闷闷不乐的说。

史蒂夫没有接话,径直走过去挨着托尼坐下也把腿伸出露台外面悬空晃荡着。

曼哈顿的夜景色彩斑斓,星星点点的华灯汇聚成一片璀璨的灯海,对面楼顶的巨大广告屏正在播出SI工业清洁再生能源的推广短片,SI总裁意气风发的张着双臂,像是要把所有星海都揽入怀中。

“有的人天生就是光彩熠熠的,没有什么能掩盖他耀眼的光芒,”史蒂夫用肩膀轻轻碰了碰托尼的肩膀,“比如,托尼•斯塔克。”

托尼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我为刚才我在餐桌上说的那些话向你道歉,托尼,”史蒂夫挪挪屁股,大腿紧贴着托尼,透过两层薄薄的家居裤布料,温热的触感让他感到莫名心安,“我只知道反应堆一旦熄灭你就会有生命危险,却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你的感受。”

“我的感受?”

“你讨厌它。”

“这个狗屁结论又是从何而来?”

“别说脏话,托尼。不然你为什么要费尽心机把它隐藏起来?”

托尼语塞。

因为你对它的关注度远远超过对我本人的关注?因为我在疯狂嫉妒我自己的维生装置?因为我想你的眼睛能落在我身上而不是落在一个蠢兮兮的三角元素上?

好吧,虽然它跟宇宙魔方一样稀有。

史蒂夫耐心等了一会,确定托尼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后,轻轻叹了口气,“托尼,你完全没必要把反应堆遮起来,在我看来它非常,嗯,酷……”

“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用那个老掉牙的形容词了,老冰棍,”托尼侧过头打断史蒂夫的话,
“你对灯泡有什么执念?”

史蒂夫困惑的眨眨眼。

“或者台灯?壁灯?”托尼看着史蒂夫迷惑不解的表情,挫败的摊开手,“好吧,你对我的……反应堆,有什么执念?”

史蒂夫脸红的速度让托尼叹为观止,他鼓起勇气用大长腿勾住托尼的小短腿晃荡了几下,“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能提个小要求吗,托尼?”金发青年伸出食指轻轻点了下托尼的反应堆,“让我亲眼看看它。”

(正文完结)

彩蛋一

“所以,那个重要信息到底是什么,甜心?”

“你未来的爱人胸口会发光。”

“……就这么简单?”

“这当然不简单!厄斯金博士是在指引我寻找我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

“现在也没有人会相信什么狗屁灵魂伴侣,史蒂夫!”

“如果你不是我缺失的那一半灵魂,托尼——我怎么会在看到你照片的那一刻就爱上你的?”

“可是在你爱上你的灵魂伴侣之后——在航母上你跟我吵了至少一百架!”

“我们是磨合期比较激烈的超级灵魂伴侣,亲爱的。”

“……好吧,你说是就是好了……我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一根固执的老冰棍重温激烈的磨合期……老子腰疼……”

彩蛋二

美国队长发现自从有了个胸口会发光的男朋友以后,他的生活方便了很多。

比如:“转过来一点亲爱的,这页看完我就搂着你睡觉。”

再比如:“帮我照一下,托尼,我的书签掉床底了。”

又比如:“晚餐喝太多汤了尿急……”

彩蛋三

钢铁侠发现自从有了个老妈子一样的男朋友以后,他的生活失去了很多乐趣。

比如:“别藏了亲爱的,我知道你在窗帘后面,藏起来不是逃避睡前体能训练的好方法。加练俯卧撑三十个,我们上次说好的。”

再比如:“别藏了亲爱的,我知道你在衣柜里面……”

又比如:“别藏了亲爱的,我知道你在马桶里面……”

彩蛋四

不胜其烦的钢铁侠决定用遮光纤维重新把反应堆遮起来。

然后,他收获了一个痛到热辣辣的屁股和几乎断掉的老腰。

托尼向众神之父发誓他再不会做那么愚蠢草率的决定了。

彩蛋五

“托尼•斯塔克,网上这张裸照是谁给你拍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巴啦巴啦巴啦巴啦…………”

“……”

曾经的花花公子表示,表白时说的咎往不究那些甜言蜜语都是骗人的鬼话,没有什么生物能比一只固执还小心眼的美国队长男朋友更恐怖的了。

老贾!把网上所以爸爸的照片统统删掉啊啊啊!!

———————————————
———————————————

真完结!

碎碎念:

脑洞来自b站刷盾铁视频时无意看到的这样一个弹幕,场景是队1中的片段,厄斯金博士临死前用手指戳了史蒂夫的胸。发弹幕的人肯定找不到,扩成文不算侵权吧?如有不妥我删掉好了。

然后有些一句话小情节来自看过的漫画,如有不妥评论告知我可以删掉。

以及,因为报了暑期驾校,下周就要科一考了,做模拟交通规则试题做到头昏脑胀,最近大概会不很勤快,别放弃我啊!

最后祝大家吃粮愉快!

评论(52)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