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美国队长的禁闭室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不喜请点X,谢谢。

*这里有一只切黑的心机盾出没,依然还是闹哄哄的复联大家庭,来快乐吃糖吧!
      

(1)

复仇者大厦里有一间“复仇者日常行为禁闭室”。

说是禁闭室,其实只是一间搁置不用的小杂物间,位置稍微有点偏僻,在靠近楼梯拐角的角落里。

当初美国队长在复仇者内部生活会议上征询设置这间禁闭室时,钢铁侠毫不犹豫的跳出来投了反对票。

“不,在我的大厦里才不需要一间讨人厌的老妈用来吓唬熊孩子的小黑屋,”托尼自信满满的瞪着大眼睛,“我坚决反对——只有幼稚的人才会赞成这个听上去就蠢兮兮的烂点子,没有人会投赞成票的!”

然后,除钢铁侠之外的所有人都一致投了赞同票。

对投票结果暴跳如雷的钢铁侠召唤盔甲撞破窗户冲了出去,临走还不忘转身一个掌心炮轰烂了休息室的门以示抗议。

复仇者们坚持在一片狼藉的公共休息室里继续讨论禁闭室规则,最终在钢铁侠缺席的情况下顺利制定出来——

大规则包括队友之间不得进行恶意的人身攻击,不得拉帮结派试图分裂联盟,不得未经报备就乱搞办公室恋情三大条规则,其他还有零零碎碎包括不得无故脱离集体活动、不得在大厦内酗酒撒酒疯、不得私动浩克的腌黄瓜导致严重后果巴啦巴啦诸如此类的数十条小规则。

“设立日常行为禁闭室的本意并不是要单纯惩罚违反规则的队员,”最后,史蒂夫坐在落满玻璃渣和碎木屑的餐桌边总结,“而是要让我们这个超级英雄联盟从日常相处开始学着互相融入,这将有助于提高团队在战场上的默契度,”他抬头看着屋角的摄像头,“贾维斯,请把这次会议的实况全程转播给托尼看,我不希望他成为禁闭室的第一个入住者。谢谢。”

“先生刚刚砸了他最心爱的咖啡机明确表达了他对这些明显针对他一个人制定的……呃,狗屎规则的强烈不满,罗杰斯队长,”智能管家停顿了一下补充,“以及,'狗屎规则'不是来自于我的定义,是引用先生的原话。”

“很好,”早料到小胡子男人会用砸东西来发泄愤怒,金发青年神态自若的站起来,“散会。”

“我赌一盒小甜饼,铁罐肯定会是第一个被关进禁闭室的,”克林特在走廊里屁颠屁颠追上黑寡妇,“娜塔,你猜铁罐会因为违反哪条规则被队长押进小黑屋?”

黑寡妇不动声色的斜了弓箭手一眼,“托尼好像是不吃腌黄瓜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嘿!”克林特尖着嗓子抗议。

“吾只想知道,吾友钢铁之人如果拒绝进入禁闭之屋,吾友美国之队长要如何执行规则?”路过的索尔一脸期待,“话说,他们俩会真刀真枪的干一架吗?”

“相信我男孩们,史蒂夫总有办法让托尼心甘情愿自己走进去的,”女特工妩媚的笑脸显得高深莫测,“至于真刀真枪嘛——嗯哼,禁闭室的床显然太小了。”她踩着高跟鞋消失在走廊尽头。

克林特和索尔面面相觑。

“大个子,娜塔刚才是说了'床'这个单词吗?”胖特工不确定的转向索尔,但是后者的表情看上去像他一样莫名其妙。

(2)

禁闭室在三天后迎来了它的第一批入住者。

没错,这个“批”指的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复数词——托尼首当其冲自然毫无悬念,而史蒂夫的同时中彩就显得颇具戏剧性。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拍桌子吵架是每次战后总结会的传统保留节目,千篇一律的争执内容让即便是像鹰眼侠这样敬业的八卦爱好者,都感到索然无味昏昏欲睡。

“别跟我说什么作战计划,史蒂夫•罗杰斯,你就是个不懂得灵活变通的愚蠢透顶的老死板!”争吵接近尾声时,钢铁侠像往常一样开始气急败坏。

“而你就是个极端自我主义的愚蠢透顶的自大狂,托尼•斯塔克。”史蒂夫黑着脸反唇相讥。

所有人的脑袋都像整齐划一的钟摆,在两个互甩嘴炮的超级斗鸡之间左右切换。

“你就该被当做二战吉祥物重新冷冻起来,杵在二战博物馆的陈列架上,”托尼没有脱掉盔甲,只把面甲掀在头顶,眼角和颧骨上各有一片紫红色的淤青,“老古董!”

大家集体看向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抓着放在会议桌上的头盔,指关节微微泛白,“哦?是吗?关于这个很有创意的建议,我认为你应该去跟当初负责解冻我的那个家伙说,”他的语气里充满压制不住的怒意,健硕的肌肉在战斗服下绷得紧紧的,“是他未经我本人的同意,就擅做主张把我搞到这个世界来的!”

大家又集体看回钢铁侠。

“罗杰斯,你他妈说真的?”钢铁侠一巴掌拍下去,桌面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凹进去的手掌印,“你真觉得我应该自己去找自己谈谈?!”

大家再集体看向美国队长。

“就像你认为我应该被重新关进玻璃冷柜里,像只大猩猩似的供人展览一样确定。”美国队长的眉毛纠结成一团,隔着会议桌跟暴怒的钢铁侠对视。

在大家来得及把钟摆转回到托尼那边之前——

小胡子男人恼羞成怒的突然一把扯下布鲁斯裹着的军毯,劈头盖脸朝史蒂夫甩过去,“该死的老顽固,该死的老棒冰,该死的吉祥物,该死的大猩猩,”他抻长脖子撅着屁股趴在桌子上,身体越过半个桌面恶狠狠的瞪着史蒂夫,语气挑衅,“该死的——老处男!!”

“哇哦,”克林特眨眨眼,干巴巴的问,“复仇者日常行为禁闭室三大规则之首——铁罐这算得上是恶意的人身攻击了吧?”

史蒂夫半张脸被脏兮兮的军毯罩住,露在毯子外面的另外半张脸涨得通红。

娜塔莎饶有兴趣的抱起胳膊,索尔一脸兴奋。班纳博士开始隐隐发绿。

“小胖鸟,别试图用鸡妈妈的鬼屋那一套吓唬我,有本事你们就来动手抓我试试。”面甲啪的合起来,全副武装的钢铁侠叉着腰,一条腿满不在乎的压着另一条腿。

“斯塔克,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躲在铁皮壳里的胆小鬼,”史蒂夫把毯子拽下来扔给半绿的布鲁斯,“自负冲动的麻烦精,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子,就……操你的!”他语速极快的爆出一连串脏话。

“哇哦,”克林特目瞪口呆,“这可,真是精彩。队长终于被铁罐给彻底气疯了。”

“然!”索尔搓着大手隆隆的附和。

(3)

托尼四仰八叉趴在床上,脸朝下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

房间很小,唯一的单人床差不多占去了一半的空间,原先堆满杂物的墙角被清理出来放着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

“托尼?你睡着了吗?”史蒂夫小心翼翼的靠近床边,犹豫了一下伸手去帮托尼脱鞋。

“滚开。”托尼捂在枕头里闷声闷气的说。

“关于今天在会议室的那些话,我很抱歉,托尼,”史蒂夫半个屁股悬空挤坐到狭窄的床边,大腿紧挨着托尼的屁股,“我只是气急了,你知道那些都不是我的真心话……”

“我很好奇你是指哪句不是你的真心话 ? 说我是个混蛋那句还是说你想操我那句?”托尼挪了挪屁股,没好气的打断史蒂夫的话。

史蒂夫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朵根。

“即使你先表示了和解的态度也别指望我会对你说对不起,美国队长,”托尼在枕头上侧过头,从史蒂夫的角度可以看到男人微微下垂的嘴角和纤长的眼睫毛,“我是指老处男那句——我没错,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

“你不需要跟我道歉的,托尼。你会那么说都是因为我先说了你压根就不该解冻我,”史蒂夫沮丧的垮着肩膀,“那句话太伤人了,我再生气也不该口不择言的。”

“那是因为我之前先说了你就是个二战大猩猩?我想?”

“而在那之前,是我先说你是个自大狂的,我很抱歉……”

“我以为你会那么说,都是因为我先人身攻击你是个愚蠢的老死板?”

托尼弯起膝盖用脚后跟重重捣了下金发青年的后背,然后两个人同时轻笑出声。

“所以,你不生我的气了?我们这算是尽释前嫌了?”史蒂夫偷看托尼忽闪忽闪的长睫毛。

“不史蒂夫,禁闭室这笔帐我们可还没有算,”托尼翻身坐起来打量逼仄的杂物间,“操!我想我们要靠猜拳来决定今晚谁可以拥有这张床的支配权了。”他歪着脑袋把拳头举到耳边做出猜拳的动作。

老天,这个动作也太可爱了吧!史蒂夫勾起嘴角,眼神清亮,“不用猜拳我可以睡地板的,托尼。呣……虽然我的腰今天战斗时扭伤了,但是没关系,别忘了我可是个超级士兵,硬邦邦的地板对我的痊愈完全不构成任何威胁。”

托尼翻了个白眼。

“而你的心脏不好,地板又太凉,”史蒂夫拍松枕头,眉眼温柔,“今晚床是你的了,天才。”

“你不会认为我真是个会虐待伤员的混蛋吧 ? ”托尼看看地板,再看看床,又看看扶着腰一脸痛苦的史蒂夫,“看来今晚我们只好……”

“只好一起睡床了!”史蒂夫迅速接口,“我没有意见,托尼。我睡觉很不占地方的,而且既不会磨牙打呼噜流口水也不会抢你的被子,”他飞快的甩掉鞋子爬上床,“还有,我会讲很好听的睡前故事,你要不要试试?”

“……” 其实我是想说我可以把床让给你。托尼看着已经乖乖在枕头上躺好的大块头想,不占地方是个冷笑话吗?

(4)

娜塔莎轻手轻脚打开禁闭室的门,复仇者们探头看着单人床上抱成一团的两个人。

小胡子男人面对墙壁蜷着双腿,两手掌心合拢压在脸颊下面睡得正香,史蒂夫的脸埋在托尼后脑勺的小卷发里,一只胳膊松松的揽着对方的腰。

两个人看上去就像扣在一起的两把弯柄汤匙,姿势契合亲密无间。

“我早说过禁闭室的床太小了,”娜塔莎轻轻阖上房门,对着走廊里表情复杂的男人们摊开手,“显然,我们的好队长昨晚跟钢铁侠一定谈了很久,不然他绝对不会错过自己雷打不动的晨跑时间。”

“或者我们需要向队长提议,禁闭室应该换一张大一点的床?”克林特捏着胖下巴想了想,“被铁罐无辜牵连关禁闭已经够悲惨了,还要被迫和逼疯自己的人挤在一张小床上过夜,队长实在是太可怜了。”

“如果换一张超级豪华的按摩水床那就不能算是惩罚了,”布鲁斯说,“毕竟放单人床进去时,大家都没有预料到会出现两个人同时被关禁闭的情况,”他露出一个温和的老好人笑容,“克林特,希望你没有和浩克共同分享这只小床的机会。”

“我发誓班纳博士,鹰眼侠这辈子——不,还有下辈子都绝对不会再动一下你的腌黄瓜!”克林特惊恐万分。

禁闭室里。

史蒂夫的四倍听力让他很轻松的捕捉到了门外的谈话,在索尔嘟囔着“吾甚不喜欢与吾弟之外的任何人分享同只床榻”之类的话从门口走开时,他收收胳膊,把沉睡的托尼更深的揽在胸前。

经过禁闭室一夜,托尼和史蒂夫的关系有了微妙的转变。

当托尼从一场许久没有体验过的酣甜安稳的充足睡眠里醒来,发现他正深陷于全美利坚最性感的两坨胸肌里时——即使是像托尼这样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也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大脑不去幻想一些少儿不宜的火辣画面。

史蒂夫的呼吸温热的贴着他的鬓角,托尼纵容自己沉溺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假寐了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直到他觉得裤裆不那么紧绷了才悄悄撩起睫毛。

然后,他猝不及防撞进了一双笑盈盈的蓝眼睛里。

见鬼,这家伙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托尼红着脸惊跳起来,像个偷窥暗恋对象却不幸被对方现场抓包的尴尬倒霉蛋一样,光着脚慌慌张张拉开房门冲出去,背后追着史蒂夫愉悦的早安问候。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难得也有这么融洽的晨起时光,那让大厦里的居民得以度过了风平浪静的一小段无聊日子。

托尼对史蒂夫的甜食限量和咖啡限量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配合态度,甚至一天三次穿着油腻腻的工装裤准时出现在餐桌边,像个真正有修养的绅士一样,既没有大声抱怨盘子里绿油油的菠菜,也没有吐槽玻璃杯里的水果汁是幼稚的儿童饮品。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棒透了,史蒂夫看托尼的眼神也越来越欣慰。

然而并不。

就在复仇者们几乎都快要忘记他们还有一间日常行为禁闭室的存在时——一周后,惩罚小屋的门再次打开。

(5)

事情的起因是一盒小饼干。

晚餐前,克林特收到一盒系着紫色缎带的手工巧克力小饼干,缎带上还插着一枝玫瑰花,弓箭手得意洋洋的炫耀了半个小时还没有收敛的意思。

“不经报备就乱搞办公室恋情,复仇者日常行为禁闭室三大规则之一,”托尼突然出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胖特工,“队长,我认为肥啾今晚可以去鬼屋呆着了。”他转头朝厨房喊。

克林特愣了一下,“你只是嫉妒有人送了我礼物而你什么都没收到。有人仰慕我让你超级不爽吧铁罐?”

“贾维斯,扫描玫瑰花上的留言卡片,”托尼堆起一个甜蜜的假笑,“如果是匿名就比对笔迹。”

克林特马上心虚的握住花柄上的小纸片。

“吾友鹰之眼如果被扔进禁闭之屋,小饼干可否做为饭后甜点分而食之?”索尔蠢蠢欲动。

“闭嘴吧傻锤子!”胖特工把饼干盒子抱得紧紧的。

“我对你的小饼干没有兴趣,克林特,”娜塔莎耸耸肩,“我只是想知道我的猜测是不是准确——没错,这次我站托尼一队。”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弓箭手迅速扯下卡片塞进了嘴里。

“抓住他索尔,他想销毁证据!”托尼爬上餐桌扑过去,试图撬开克林特的嘴,“想分而食之肥啾的小饼干就别傻杵着,来帮忙啊大个子!”

“不,索尔!!”

在史蒂夫的惊呼声中,金发雷神气势磅礴的跃上桌面,一阵噼里啪啦的玻璃罐碎裂音后,所有人都默契的扭头看向布鲁斯。

“托尼,你想好餐厅装潢时换什么颜色的新壁纸了吗?”黑寡妇慢慢推开椅子站起来,“我推荐金属银色暗纹带李子图案的,呣,看上去会比较有食欲。”

史蒂夫已经解下围裙一溜烟冲出去拿他的盾牌了。

揍醒愤怒的绿巨人比想象中要更加艰难,混战过后餐厅一片狼藉。

“队长你都看到了,是铁罐先动手的,”克林特抱着从废墟里刨出来的饼干盒子,“都成饼干渣了……”他哭丧着脸把一块碎巧克力丢进嘴里。

“嘿!腌黄瓜和花生酱可不是我踢到地板上去的,”托尼看看灰头土脸的史蒂夫,悄悄向红发女特工靠拢,“而且我跟娜塔一样,只是对送饼干给肥啾的人产生了这么一丁点点点点——“他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代表一丁点点点点的长度,“的,好奇心而已。”

索尔沮丧的靠坐在塌了一半的流理台边,旁边是变身回来的布鲁斯。

“我以为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娜塔莎习惯性抱起双臂,“托尼引起争端,索尔点燃导火线,而布鲁斯的腹式瑜伽显然对控制浩克并没有什么作用,”她用手指隔空戳了下抱着破盒子的倒霉弓箭手,“至于你,克林特,需要我说出你即将被关禁闭的理由吗?”

克林特瞟了一眼拎着盾牌,金发黯淡,紧皱眉毛的便衣美国队长,老老实实的回答,“不。”

“很好。今晚我们的小黑屋要有四个新房客了,”女特工冷酷的宣布,“现在动动屁股囚犯们,放风时间结束了。”

“今天只是突发事件,做为团队的首领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在磨磨蹭蹭动屁股的四个男人同时停下动作看向史蒂夫,“索尔会引出浩克,归根结底是因为托尼对克林特的猜疑,而办公室恋情的事还需要寇森的配合取证,”史蒂夫环视满地鸡毛,板着正直无私的美国队长脸,“打扫战场准备开饭,饭后我跟托尼一起去禁闭室。”

“什么?!”托尼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6)

托尼盘腿坐在床上生闷气,史蒂夫坐在床前的地板上,膝盖上摊着本素描簿。

“喂,要画画就坐椅子上去画,”托尼瞄了一眼画纸,那是史蒂夫用仰视的视角给他画的脸部速写,“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要在这个破床上过夜,又一次的!”

史蒂夫不说话,抿着嘴认真的用碳笔勾勒托尼长长的眼睫毛。

“大个子,我今晚不想跟你分享一张床。床太小而你夸张的肌肉太大——上次我的腿足足麻了两天才好。”托尼赌气的说。

史蒂夫抬起眼皮,“我以为这只破床本来就有我的一半?”他笑嘻嘻的用肩膀碰碰托尼的腿,“再说我刚才帮你牵制浩克时伤到了……”

“罗杰斯,你他妈再敢跟我说你扭伤了腰试试看!”

“呃,”史蒂夫转转眼珠,谨慎的问,“扭伤了腿可以跟你说吗?”

托尼直接抓起枕头砸了过去。

“托尼,其实我很羡慕克林特,”史蒂夫弓着背把脸埋进枕头里,“就,办公室恋情什么的。”

“哦?我记得那好像是禁闭室三大狗屁规则之一?”

“如果是喜欢的人陪着一起蹲禁闭,我完全不会介意床是不是太挤。”

托尼楞了一下,心跳开始没有预兆的加速,缺氧让他引以为傲的大脑一团混乱。

“你睡觉动来动去很不老实,会踢被子,做了噩梦会冒冷汗,还会说梦话,”史蒂夫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托尼,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分享一张床,我可以用队长的最高权限放你出去,”他紧张的在枕头底下攥起拳头,手心里湿漉漉的,“但是,如果你想要有个人帮你盖被子,分担你的噩梦,我就在这里。”

托尼瞠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托尼?试着呼吸,”史蒂夫把手放在托尼的膝盖上轻轻摸挲,“老天,我是不是吓到你了?”他充满担忧的问。

“不,比起美国队长突然的深情告白,事实上我更想知道的是,我究竟,该死的,说了,什么梦话?!”漫长的沉默过后,小胡子男人咬牙切齿的低吼。

(正文完结)

彩蛋一

“我宁愿被关在洗手间的浴缸里也不要踏进禁闭室一步!讲真,那还能算是间惩罚室吗?墙上贴满了铁罐的画像,书桌的抽屉里都是套套和润滑剂——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铁罐频繁违反规则的真正原因!”

“而我一点也不想揭穿你当初设置这间禁闭室的真正用意,史蒂夫。毕竟我一开始就暗示过大家,禁闭室的床显然太小了。”

“吾友鹰之眼,说起违反规则,吾可否以为是你的办公室之恋给予了吾友美国之队长大胆表白吾友钢铁之人的勇气?”

“关我屁事,寇森又不住在复仇者大厦,他是不受禁闭室规则约束的!”

“如果我想,肥啾——我可以给弗瑞砸一艘新的航母,条件是把寇森搞到我的大厦里来住,要赌一局吗?”

“不托尼,那样做太败家了亲爱的,我只要给菲尔探员打一个邀请电话……”

“我错了队长!其实我对禁闭室一直都充满了深深的敬畏之情,毕竟迄今为止也只有你跟铁罐被关进去过,你总要允许我们对未知的神秘领域保有一丁点点点点——的,好奇心吧?”

“吾甚为鄙视你,鹰之眼!”

彩蛋二

“我还是想知道我那晚到底说了什么梦话,甜心。”

“你说,你一直都知道其实我想操你很久了。”

“所以你才突然决定开口表白的?”

“不,促使我下决定的是你的另一句梦话,亲爱的。你说,在我们第二次挤一张床之前如果我还不开口表白,你就放弃继续爱我了。”

“还好你没让我等太久,大兵。”

“如果,托尼,我只是假设——如果我错过了你的梦话没有及时表白,你真的会放弃爱我吗?”

“不甜心,我想我会耐心等到我们第三次挤同一张床。”

“托尼,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怀疑会有第三次第四次以及接下来的更多次?”

“不然你以为是谁告诉寇森那家手工饼干店的?”

“我们俩到底是谁在给谁挖坑,托尼?以及我们还要在这张小破床上做多少次你才会同意我正式搬进你的卧室?”

“等到第一百次我或许会说一句要你求婚的梦话,甜心,记得千万别错过那句。”

“为了尽快做够一百次好向你求婚,我只好每回关禁闭时都努力多做几次了,亲爱的。”

“唔……我现在收回做满一百次的说法还来得及吗?”

“太迟了,托尼。”

“啊啊啊……”

————————————————

真完结!

碎碎念:

《SWEET》未放出的一枚小甜饼,混更。战后争吵梗如有撞梗致歉,以及隐cp是探鹰你们看出来了吗?哈哈哈那么问题来了,铁罐和大盾究竟是谁在给谁挖坑 ? 肝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到底是切黑盾,还是切黑铁了……不过寡姐妥妥的一切尽在掌握,复联总攻的气场确实强大啊!

最后肘子祝大家吃糖好心情!

评论(33)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