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美国队长觉得钢铁侠身边所有的人全部都是居心叵测的Alpha

*新年时候的群活动文。旧文被吞,然后补档又被吞,不知道还会不会被吞了,再吞我也没办法了,再被吞就放弃。可惜了热度和大家的留言,哭死

           美国队长觉得钢铁侠身边所有的人全部都是居心叵测的Alpha

(1)

小农场的夜晚很安静。

史蒂夫洗完澡犹豫了一下,重新穿好衣服才走进巴顿夫妇安排给他的房间。

托尼已经睡下了,他背对房门蜷着双腿,背部线条充满戒备和抗拒。

史蒂夫知道托尼没有睡着,他本来想好要跟托尼接着聊聊奥创的事情——当然不是像白天劈柴时那样带着争执意味的聊聊,但是很显然,这个天才似乎并不想和他进行一场推心置腹的睡前谈心。

史蒂夫看了一眼托尼脚上的袜子,失落的叹了口气。他甚至这么戒备跟自己睡一张床,只是简单脱了外套连袜子都没脱就上床了。

“晚安托尼。”他爬上床拉开被子给托尼盖好,对方一动不动的僵硬着肩膀没有回应他。

史蒂夫盯着那个棕发的后脑勺过了很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然后他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头部圆润饱满,身体炙热坚硬。他试着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发现自己好像正置身于一片滚烫紧致的黑暗之中,浑身都是柔软的充满了压迫的愉悦感。

屈从本能的努力挺动了一下,史蒂夫下意识的渴望更多去感受那种令人爽到几乎窒息的快感——接着,突如其来的一股香味包围了他。

黑咖啡醇厚的香味里包裹着霸道的清冽的冰铁气息,还掺杂着馥郁的依兰花的甜香。

被诡异的快感刺激得头皮发麻,史蒂夫猛地打了个寒噤从梦中惊醒,他警觉的发现,身边睡着的男人正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溜下了床。

史蒂夫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托尼摸到屋角的桌子边拧亮台灯,抖抖索索的在椅背上搭着的外套口袋里翻找着什么。

“真是见鬼。”史蒂夫不易察觉的动了动屁股,两腿之间滑腻腻黏糊糊的触感让他不由暗暗的爆了句粗口。上次梦【和谐吧】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十五岁?还是十六岁?

他只记得当他红着脸询问巴基要怎么解决这个青春期小烦恼时,他的发小歪着嘴巴露出一个贱兮兮的坏笑:”很简单,找个漂亮妞打一炮。当然,漂亮男孩的翘屁股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喜欢的话。”

这个家伙总是那么不靠谱,史蒂夫苦笑了一下。接着他后知后觉的发现,梦里的那股香味,诱使他七十年后第一次丢脸的射在自己裤子里的香味——似乎从他的梦境里穿越过来了。

史蒂夫无声的抽了抽鼻子,空气中确实弥漫着梦境里那股浓郁的香味,而他的血液好像突然变成了沸腾的硫酸在血管里横冲直撞,刚刚还半【和谐吧】勃的小兄弟在香味的刺激下又开始迅速充血膨胀,很快他就觉得胯间硬得发疼。

史蒂夫狠狠的攥紧拳头,试着用指甲深陷进手掌里的疼痛感平息突如其来的莫名欲望,然后他突然一下明白过来那香味是什么——Omega的发情信息素。

借助昏暗的灯光,他看见小胡子男人终于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枝像钢笔一样的小管子,用嘴咬掉笔帽后扎在胳膊上。

“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史蒂夫,”托尼抬头朝着床的方向看了一眼,喘着粗气把注射器丢到桌子上用手压住针眼,“听着,现在你知道了一个足以被钢铁侠残忍灭口的大秘密,”他推开桌子后面的窗户,一边大口大口呼吸涌进来的新鲜空气,一边凶巴巴的龇着牙威胁,“除了小辣椒以外,你是唯二知道这个秘密的活人。你必须向我发誓你会把这个烂在肚子里,就现在。”

“呃……”史蒂夫尴尬的支起身子——即使灯光昏暗,他的四倍视力还是轻易捕捉到了托尼潮红的脸颊和额头上亮晶晶的汗珠,“我发誓我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的托尼,”他咬着牙努力压制下一波让他浑身颤栗的强烈冲动,“所以……你其实并不是个Beta而是个Omega?”

他终于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时,牙齿都因为兴奋叫嚣的狂热欲望在微微的打着战。

“如果不是你睡着以后放飞自我的信息素,我也不会突然提前发情,”托尼在逐渐变淡的香味里强做镇定的抱起胳膊,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床上的英俊男人,“那么美国队长,方便告诉我你刚刚究竟该死的梦到了什么?嗯?”

史蒂夫心虚的摸摸鼻子缩回了被子里。

(2)

美国队长现在是一个“背负着会被钢铁侠残忍灭口的大秘密”的人了。

从知道托尼是个不折不扣的Omega开始,史蒂夫的危机感就日益严重起来——这倒不是说他以前没关注这个大眼睛长睫毛的漂亮男人,毕竟托尼不但是他已故老友霍华德的独生子,还是连接他的过去和现在这个陌生世界唯一的心理纽带。

史蒂夫觉得,就算他对托尼有那么一点点不同于常人的特殊感情,那也应该是很正常的,何况这个总是在不遗余力的致力于把自己熬死在工作台前,或者淹死在咖啡杯里的不省心大侄子,实在也离不开他这个叔叔的监管和照顾。

在这个几乎清一色由Alpha组成的复仇者超级英雄战队中,除了脾气温和的班纳博士是个Beta(当然变身以后的博士脾气可就不那么温和了——绿巨人浩克毫不意外的是个极度危险的Alpha),就连黑寡妇娜塔莎也是个极少见的女性Alpha。

以前,在他以为钢铁侠是个Beta的时候,心里还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把一个性感骚包的一塌糊涂又有点爱犯小迷糊的Omega钢铁侠放在一堆如狼似虎的Alpha超级英雄中间……史蒂夫突然觉得他好像有点缺氧了。

那么话说回来,现在这个情况他究竟该不该进去?

史蒂夫端着餐盘站在玻璃门外,实验室里的两个人正挤在一块虚拟屏幕前指指点点,托尼的手亲昵的搭着布鲁斯的肩膀,接近耳语的姿势让两个人看上去显得十分暧昧。

研究什么科学问题需要用这么亲密的姿势?

联想到托尼经常和布鲁斯整日整夜的泡在实验室里,史蒂夫觉得缺氧的感觉又出现了——不止缺氧,好像就连他的心脏也同时出了毛病,一抽一抽的钝痛。

说到底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既然托尼可以利用伪装剂隐藏他的Omega身份,那么布鲁斯的Beta身份会不会……也是个伪装呢?

史蒂夫脑袋里警铃大作。

(3)

“早上好,史蒂夫。”托尼绕过史蒂夫去咖啡机边接咖啡,脸上挂着两个熬夜后疲惫不堪的黑眼圈。

“你又和班纳泡在实验室通宵没有睡觉?”史蒂夫略带不满的责问,同时不动声色的抽抽鼻子,“你看起来苍白的就像一具僵尸,托尼。”

托尼靠着流理台灌了一大口咖啡,“肥啾又推荐你看了什么奇怪的电影?僵尸过界?还是丧尸围城?”他续满马克杯又绕过史蒂夫向餐桌走去,“你要知道那些恶心的怪物客观上是并不可能真实存在的,呃,从人体物理角度来阐述……”

“从人体生理角度来阐述,过量摄入咖啡因对你的健康没有一点好处,”史蒂夫打断托尼喋喋不休的胡说八道,把煎得金黄的鸡蛋盛到盘子里端上餐桌,“特别是空腹的时候——早餐前不要喝那么多咖啡,托尼。”

“好的老妈子,”托尼翻了个白眼拉开椅子坐好,“所以,我们俩现在都可以毫无障碍的进行这样高深的跳跃性科学话题了吗?”他的注意力很快被美食吸引,丢开咖啡杯拿起了叉子。

史蒂夫强大的嗅觉让他在故意擦着托尼走回厨房时,终于成功捕捉到了一丝咖啡的香味,但是他不确定那味道究竟来源于托尼本人诱人的Omega信息素还是来源于餐桌角上那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

“早上好队长,”布鲁斯顶着跟托尼同样浓重的两个黑眼圈出现在餐厅,“老天,再这么熬夜下去我不确定那个暴躁的大家伙会不会跑出来,”他一边抱怨一边抓起自己的杯子向流理台走去,“但是我很确定,没有人会喜欢他一大早就跑出来毁了大家最挚爱的进餐时间。”

“得了吧亲爱的,事实上我还是挺喜欢那个绿色大块头的,”托尼鼓着嘴巴口齿不清的嘟囔,“虽然他上次出现在厨房的时侯砸扁了我最喜欢的智能冰箱和语音微波炉。”

“那是因为他发现有人偷偷动了他的花生酱和腌黄瓜?”布鲁斯站在史蒂夫身后,一边打呵欠一边探手过去接咖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次浩克突然跑出来也是我们连续呆在实验室里超过50个小时以后发生的事?”他撑着大理石台面疲倦的捏捏鼻梁,“托尼,你知道太累的时候我总是更难以控制浩克……”

史蒂夫煎培根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他敏锐的捕捉到布鲁斯身上散发出极淡的咖啡和依兰花混杂的甜香味,而融合其中的那股霸道的冰铁气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托尼独有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布鲁斯身上怎么会有托尼的信息素味道?!

“队长?队长!你的培根好像煎焦了。”老好人博士在史蒂夫脸前使劲晃了晃手掌,眼神古怪。

“啊……”史蒂夫手忙脚乱的关火,慌乱中带翻了灶台边放着的油瓶,去抢救油瓶时又失手把锅铲掉到了地上。

“我在走廊里就闻到糊味了,”克林特走进餐厅,身后跟着汗流浃背半裸着的索尔,“所以,今天的早餐是铁罐在做吗?”看到拎着煎锅的史蒂夫,他困惑的眨眨眼,“呃,这不科学啊,队长怎么会煎糊食物?难道是我进入餐厅的姿势不对?要不我退回走廊换个姿势重新再进来一次?”

“索尔,你的衣服呢?”史蒂夫凌厉的视线越过饶舌的鹰眼,直接落在金发大胸的雷神身上,“你不会连一件能用来穿着到餐厅进餐的背心都没有吧?”他紧张兮兮的瞟了托尼一眼,“你不能总是这样光着身子在家里到处走动,会给大家带来困扰的。”

“我刚刚从训练场过来,队长,”索尔大大咧咧的把勾在手里的黑背心甩到椅背上,“背心被汗水浸湿了,穿着不舒服。再说我以前也不是没有光着身子来吃过饭,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困扰的?上次娜塔莎出任务我还只围着浴巾来吃过晚饭的你忘了?”

“然后铁罐还把一整瓶果酱打翻在了你的浴巾里!”克林特快活的大笑,“索尔,你的老二还喜欢铁罐推荐的蓝莓口味吗?”

“这一点都不好笑巴顿特工。现在,穿好你的衣服奥丁森先生,”史蒂夫板着脸,用不容置疑的严厉口气宣布,“以后在我的餐桌边不允许有任何人裸着进食——不,衣冠不整也不行!”他把黑乎乎的煎锅哐当一声丢进洗碗池,咬着牙大力清洗。

克林特的笑声噎在了喉咙里,索尔一脸懵逼的开始往身上套背心,布鲁斯若有所思的端着咖啡离开了厨房。

娜塔莎走进餐厅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女特工意味深长的拍拍托尼的肩膀,“会给'大家'带来困扰的,嗯?”她看着索尔汗湿的背心眯起狡猾的绿眼睛。

托尼翻了个直达天花板的大白眼。

(4)

“史蒂夫,我们需要谈谈,”托尼在已经推开的房门上象征性的敲了两下,“关于那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大秘密。”他转身关好房门抱着胳膊靠在墙上。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波兹小姐也知的,大秘密,”史蒂夫简短的补充,合起书桌上的素描簿,“我没有违背我的誓言,托尼,我跟谁都没有透露过这个秘密,我一直都是最值得你信赖的队友……”

“你是没有直接说出来,可是你这一段的表现简直糟透了史蒂夫!该死,你就不能表现得哪怕稍微自然那么一点?嗯?”托尼挥挥手毫无风度的打断史蒂夫,开门见山的问,“布鲁斯告诉我,你昨天找他谈话了。要我复述一遍你是怎么威胁那个老好人的吗?”

“我没有威胁班纳博士,我只是跟他说……”史蒂夫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如果他不能保证很好的控制住浩克的话……就,别再跟你单独走得那么近,”他攥紧了桌上的铅笔,手心里汗津津的,“托尼,我都是为你的安全考虑,你也知道浩克是个很暴躁的……”

“Alpha  。”托尼迅速接口,“谢谢你的提醒美国队长!如果你只是说了这个,我觉得还算不上是实际意义上的威胁,”他慢慢逼近书桌前坐着的金发青年,“我假设你还拐弯抹角的盘问布鲁斯最近是不是染上了什么特殊的小癖好——比如……喷咖啡味道的香水?用铁锈味道的沐浴露?”

托尼一手扶着椅背,半倾着身体俯在史蒂夫脸上,后者手足无措的悄悄挪了挪屁股,想要摆脱小胡子男人带给他的巨大压迫感。

“我……我只是随口问问的……”他喃喃的说。

“哦?是吗?”托尼挑起一侧的眉毛,“在得到布鲁斯否定的答案后,我假设你暗示他,你会不择手段的、甚至不惜动用你的星盾,对可怜的博士进行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

“我只是……只是想知道……”史蒂夫的屁股已经挪到了椅子边缘,他挣扎了一下狼狈的摔在地板上,“班纳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

“好吧,现在让我们再来谈谈索尔,美国队长。”托尼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

“……”史蒂夫马上停止正要爬起来的动作,自暴自弃的重新坐回地板上,“托尼,我记得你来找我是要谈秘密的——不不不,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谈索尔!”他心虚的小声抗议。

“你给索尔列出了满满一大张’复仇者大厦日常行为规范’——”托尼没有理睬史蒂夫的抗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抖开,“第一条就是:任何有钢铁侠在场的情况下他都必须要穿着,嗯,下摆不得短于肚脐眼、领口不得低于锁骨、袖长不得少于40厘米的厚T恤?”托尼把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重重拍在桌子上,“你为什么不直接要求索尔每天都扣个防护罩?史蒂夫,你他妈是认真的?”

“不!绝对不是认真的!”史蒂夫窘迫的摸摸鼻子,“我就是……跟索尔开个玩笑,你也知道神域的人都没有什么幽默感……”

“不但没有幽默感而且还很脆弱,顺便一说,索尔拿着这张纸来找我时,哭得跟他弟弟又离家出走了似的,”托尼气呼呼的拖开椅子坐下来,“还好索尔是直接去实验室找的我,如果这张纸被肥啾或者娜塔截获——史蒂夫,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会是个什么处境?”

“我很抱歉,托尼,我只是觉得索尔经常光着身子在公共区域出现会让你感到不舒服,”史蒂夫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毕竟你是个需要被大家关爱的……”他犹豫了一下,看到小胡子男人凶巴巴的瞪起大眼睛,胆怯的闭上了嘴。

“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的话,”托尼随手打开桌上的素描簿。对他的这个举动史蒂夫紧张的很响亮的咽了一口唾沫,“还有,拜托收一收你那又开始放飞自我的信息素,史蒂夫。你呛到我了!”

“我很抱歉……”史蒂夫沮丧的小声说。

“我就是不想大家对我区别对待才刻意隐瞒我的Omega体质,而且我认为即使我不是一个Alpha,我能做的也比你们所有人都要好,”小胡子天才骄傲的说,视线停留在一张自己的脸部特写素描上,他用指关节轻轻叩击着厚厚的本子,“我得说,画的相当不错美国队长,如果右下角没有特别标注'my  tony'的话,我几乎都以为这是出自某个知名绘画大师之手了。”

“关于那个签名,我可以解释的托尼!”

“什么解释?又一个玩笑?嗯?”托尼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史蒂夫红彤彤的耳朵继续往后翻,“我居然不知道美国队长是什么时候从一个老古板变成一个酷爱开玩笑的幽默达人了,”他深呼吸了几下,“现在你听好了史蒂夫•罗杰斯,下面这句话我只问一遍,”手指耐心的抚过每一页的签名,最终,托尼扬起长长的睫毛直视着史蒂夫湛蓝的眼睛,“大兵,你来表白还是,我来表白?”

(正文完结)

彩蛋一

“所以,班纳身上的气味到底是怎么回事,托尼?”

“布鲁斯提纯了我的信息素用来研究新型Omega遮盖剂,然后那天笨笨不小心碰翻了试管——我发誓我有给布鲁斯仔细清洗过,只是最后还是没能瞒过你见鬼的四倍嗅觉!”

“呃……班纳真的是个Beta吗?”

“不然呢?你以为他也用了伪装剂?老天,你这颗四十年代的老脑筋整天都在瞎琢磨些什么鬼东西?”

“我还以为他是个伪装成Beta的Alpha……”

“你怎么不以为他是个伪装成Beta的Omega?”

“如果班纳是个Omega我还那么紧张干什么?亲爱的,我就是觉得跟你泡在一起的所有人都有Alpha嫌疑,而且都居心叵测,不弄明白不放心。”

“该死的Alpha的占有欲?嗯?”

“托尼,你的发情信息素味道真好闻……不如我们要个孩子怎么样?男孩的话就叫彼特,女孩的话……”

“喂!老冰棍!你是不是怕全美利坚都不知道钢铁侠是个Omega?我才不要没结婚就揣个球!”

“我会以为这是你想让我开口向你求婚的小暗示,亲爱的。不如你摸摸枕头底下是不是恰好有个小盒子,也许盒子里恰好有一枚戒指也说不定啊!”

“……说好的文艺兵的浪漫细胞呢?谁求婚是在床上求的,而且还是在黏糊糊都没有穿裤子的情况下?而且你的老二还他妈塞在我的屁股里!”

“现在我们可以准备造个球出来了吗托尼?”

“……”

彩蛋二

“原来铁罐居然是个Omega?操,还玩卑鄙的隐瞒什么的那一套!队友间的信任感都哪去了?”

“洛基早就告诉我钢铁之人是个Omega了,我之所以在他面前不拘小节是因为洛基说我不是钢铁之人的菜,一切其实都是队长自己反应过度罢了。”

“我也早就知道了,毕竟遮盖剂的针管就扔在垃圾桶里——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虽然上面的字都被小心的抹去了,但我就是知道。”

“娜塔莎,其实那遮盖剂是我跟托尼自己研制的,所以没有印字上去。”

“抱歉,所以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你们全体都知道就只是瞒着我一个人?队友间的信任感都哪去了?!”

“都被你那张八卦嘴给吃了,死肥啾!”

“托尼,贾维斯刚刚告诉我,超声波扫描检测到你的腹部有不明生物体存在,不会是肿瘤吧……你别怕托尼,我就在这里……”

“打扰一下,队长,虽然我不是那种医生,但是——那个不明生物体的通俗叫法是怀孕。”

“……我要做爸爸了?!”

“就,闭嘴老冰棍!!”

———————————————————————————————————————————————

评论(20)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