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爱情重建 (上)

*旧文补档。小连载被吞了一章,因为出本时整合在一起了所以懒得把被吞的那章单独剔出来,全文补档好了。

*烦死,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旧文老是会被吞?快崩溃了!然后这篇文好像撞鬼了,分成两篇可以发出去,合并在一起以后就一直提示有敏感词发不出去,难道有字数限制?第七章和第八章之间到底发生了他妈的什么灵异事件?!

*关于背景,就是普通人盾铁,没有超级英雄,算是个玄幻故事?不过不惊悚,而且以我的尿性,再惊悚的故事肯定都能被我给整成甜文,不接受质疑(摊手)

——————————————————

写在前面:

史蒂夫觉得他跟托尼的婚姻正在经历七年之痒,托尼对他的激情好像在日复一日的慢慢消褪。

在送花、烛光晚餐、复制初次约会等等各种努力都没有取得明显的效果之后,史蒂夫简直沮丧到了极点。

他爱托尼胜过一切,即使他的丈夫有时候确实让他伤透了脑筋 ,可是史蒂夫坚信托尼就是他命中注定要与之慢慢变老,最后合葬在一起的那个人。

他无可救药的爱着他的丈夫,包括托尼身上所有的缺点。

就在史蒂夫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张压在汽车雨刷器下的某度假屋的宣传单,引起了他的注意。

介绍里说,这个度假屋不止是个普通的度假屋,其实它还是个神奇的爱情重建屋……

史蒂夫动心了。

(1)

史蒂夫把最后两个行李箱搬进客厅,环视了一下整洁的屋子。

浅棕色的暗花纹亚麻布沙发,米白色的原木茶几上摆着一只水晶花瓶。

开放式厨房和餐厅相连,跟茶几同款的餐桌边有四把镂花的高背餐椅。

餐厅靠近楼梯的拐角被设计成了一个L形的小酒吧,黑色的大理石吧台外放着两个高脚凳。

厨房斜对面、客厅另一边的墙上,是一扇巨大的落地式推拉门,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外面院子里在阳光下闪着细碎波光的游泳池,池边的草坪上有一张白色的沙滩躺椅。

“从这里开车去小镇至少需要五十分钟的车程,而我们最近的一家新邻居离我们大概有五英里远,”托尼吭哧吭哧的把一个行李箱拖到楼梯边,“史蒂夫,我们见鬼的为什么要跑到一个这么荒僻的地方来过七周年结婚纪念日?”他撩起T恤下摆去抹额头上的汗珠,“我们能住一个晚上就开车回家吗?如果你想找个地方度周末,我们可以飞去马里布的海边别墅。”

“不行托尼。我倒是觉得这个周末一定会过的非常与众不同,”史蒂夫揽住托尼的腰,微笑着把一个吻印在小胡子男人的鬓边,“好了不要再抱怨了亲爱的,我们上楼去看看卧室。”

史蒂夫毫不费力的一手拎起大箱子,牵着托尼的手朝楼梯走去。后者不情愿的小声抱怨着类似“真不敢相信这里居然连一部电梯都没有还要爬楼梯”、“我发誓如果让我看到床上有蟑螂我会立刻离开这里”之类的话被拽上了楼。

卧室很宽敞,有一扇正对院门的飘窗,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房子前面围绕着院子的白色小栅栏和拱形的栅栏门。

卧室的隔壁是卫生间。

“史蒂夫,这里的画架和画板是你提前运过来的吗?”史蒂夫把衣服挂到衣柜里时,托尼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了一间小起居室,他扬着嗓子喊,“你该不是想在这里给我画肖像画吧?别幻想了我的梵高先生,我拒绝一动不动的保持一个蠢姿势,不论是坐着趴着还是躺着——度过我们的结婚纪念日。绝不!”

“我没有提前做过任何事情,托尼,”史蒂夫出现在起居室门口,臂弯里搭着托尼的橘色衬衫,“也许是前一对度假者留下的?或者是度假屋免费提供的休闲设施?”他拿起画架边码放整齐的颜料看了看,又拿起插在笔筒里的画笔仔细端详,“呣……跟我平常用的是同一个牌子,连颜料摆放的顺序都跟我的习惯一模一样。”他狐疑的瞟了托尼一眼。

“你想说什么?!不甜心,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回家时你把行李都打包好了,”托尼马上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七个小时前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度假屋!别忘了是你开车把我诓来的,而我只来得及发短信通知佩珀我要休假两天……”他懊恼的瞪着蜜棕色的大眼睛,“老天,我都能想到两天后我的悲惨下场:小辣椒一定会扛着把四十英尺长的屠龙刀站在斯塔克公司门口迎接我的!”

“托尼,我保证佩珀小姐绝对不会那样做。”史蒂夫好笑的揉了揉托尼乱糟糟的头发,被对方嫌弃的一巴掌拍开。

“别摸头老冰棍,”托尼把史蒂夫胳膊上搭着的衬衫抽出来,挑着眉毛拎到金发青年的眼前晃了晃,“那么,行李箱里还有什么我意想不到的东西吗?鉴于你连这件颜色骚包的衬衫都给我带来了,那么千万别告诉我……你把我同色系的配套丁字裤落在家里了,”他一边转身朝门外走一边回头飞了个媚眼,“我先去洗澡了肌肉猛男先生,你收拾完衣柜可以来帮我搓个背——如果你有性致的话,我不介意我们在洗手台上来一发……或者两发?”

“咳咳咳,我想出去四周转转,然后差不多就要开始准备晚餐了。”英俊的肌肉猛男先生涨红着脸回答。

托尼背对着他胡乱挥了挥手,消失在门口。

(2)

托尼弯着腰在花洒下冲洗头发,满脸都是洗发水的泡沫。

一具滚烫的身体突然贴在他背上,肌肉结实的胳膊紧紧环住了他的腰。

“嗨,海(敏感了吗)盗船长,你不是说要去房子外面探险的吗?”托尼闭着眼睛放松的靠进那个熟悉的怀里,屁股暧昧的轻轻磨蹭着史蒂夫的大腿,“还是说……我的古板丈夫终于想通了要跟我来一场火辣辣的浴室大戏?”

一个吻准确的落在了托尼肩胛骨正中间的位置,同时他右侧的乳(敏感了吗)头被两根手指狠狠的捻住。

托尼猝不及防的呻吟梗在了喉咙里。

火热的舌头用力舔(敏感了吗)吮着托尼光滑的脊背,牙齿则带着让托尼浑身颤栗的力度重重啮咬着那块柔软的皮肤。

那里一定会留下几天都不能消散的紫红色淤痕,托尼分心的想。要知道他的丈夫在性(敏感了吗)事上一直非常温柔,从来都是很小心的不在他身上留下那些斑斑点点的吻痕。

史蒂夫灵巧刁钻的舌头带着麻酥酥的电流顺着托尼凹陷的脊柱一路舔下去,最后停留在腰窝的位置——他的另一个敏感点。

“你今天跟平时不太一样,甜心。”托尼仰起头从鼻孔里发出一声黏腻的呻吟,温热的水柱冲到脸上顺着脖子流过他光裸的胸膛,在深色卷曲的耻毛下方汇聚成一股小小的瀑布,而他漂亮的老二就傲然翘立在瀑布的中心。

“嗯哼?比如?”史蒂夫埋在托尼臀肉里的声音显得闷闷的。

“嗯……你平时都不会这样亲我……你说不喜欢……啊哈,不喜欢看到我带着淤痕的身体,”托尼扶着墙小口小口的喘气,腿软的几乎要站不稳,“嗯,可是事实上…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史蒂夫……你不需要在我们亲热的时候紧张过度小心翼翼……啊!”他在史蒂夫毫无预兆的捅进一根手指时膝盖抖动趔趄了一下。

“小混蛋,你就喜欢我这样粗暴的对你是吧?嗯?”史蒂夫低笑着把托尼的手拉至他的下身。他坚硬炙热的老二正热情洋溢的抵在托尼的屁股上,“摸摸它亲爱的,求你。想想它马上就要像个勇士似的在你的翘屁股里冲锋陷阵。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想要怎么享用它?”

“……就,操我!闭嘴情话王子……你今天的废话真多……”托尼气喘吁吁的侧头索要一个吻,接着他如愿以偿被恶狠狠的咬住了嘴唇。

令人窒息的热吻过后,托尼被脸朝下粗暴的压倒在旁边的洗手台上,他的胸腹紧贴着冷冰冰的陶瓷台面,背后是史蒂夫火热性感的身躯。

托尼兴奋的牙齿都在微微打战。

然而……

史蒂夫猛的直起了身子,“我突然想起烤箱里还烤着我们今晚的蓝莓派,抱歉托尼,”他迅速扯了一条浴巾围在腰上,“我是说或者,我们可以把这个留到晚上再做……”

托尼目瞪口呆的撅着屁股趴在洗手池上,一脸不可置信,慌慌张张的大个子已经一溜烟冲出了浴室。

“罗杰斯……该死的!!!”

(3)

史蒂夫整理完行李就出门绕着两层小屋转了一圈。

屋子修在一片视野极好的平缓的山坡上,院子前面的木栅栏外有几棵高大的阔叶树,托尼拉风的橘色跑车停在树荫里。

后院的栅栏内侧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常青灌木,灌木后面的草坪上,椭圆形的游泳池在夕阳下荡漾着一池碎金。

史蒂夫扶着矮栅栏停住脚步,从他站着的地方可以看到二楼浴室的小窗户,淡蓝色的百叶卷帘垂下了一多半。

想着小胡子男人边洗澡边和着水声叽哩呱啦唱歌的样子,史蒂夫不由得弯起了嘴角。他俯下身子伏在栅栏上,长久的,温柔的注视着那个蓝色的小窗户。

重建爱情?

史蒂夫苦笑着摇摇头,自己真是病急乱投医,他想,不过难得托尼能这么悠闲的丢下公司陪他出来度个假,晚餐还是要烤托尼最喜欢的蓝莓派给他。

谁让我有个世界上最棒的丈夫呢,史蒂夫想,不宠着他宠着谁?

(4)

托尼绷着脸走进餐厅时,史蒂夫正挽着袖子在煎牛排。

托尼换了一条宽松的运动长裤,敞开的橘黄色衬衫里,贴身的工字背心让他肉乎乎的可爱小肚子暴露无遗。

“晚餐时我要喝一大瓶红酒,”托尼拉开餐椅坐下来,有点赌气的大声宣布,“而且我的胃说它今天不想吃胡萝卜,不!收起你的'托尼  no'脸大个子!补充:花椰菜也不在我今天的晚餐食谱上!”

“我能问一下我有哪里惹到你了吗,亲爱的刺猬先生?”史蒂夫无奈的看看水晶碗里拌好的蔬菜沙拉。

“你说真的?哈,你有哪里惹到我了?”托尼抱着胳膊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好笑史蒂夫!你把我一个人丢在浴室里,就因为你要赶着去抢救你那见鬼的要烤糊了的蓝莓派?”他靠着椅背从睫毛底下藐视一脸茫然的史蒂夫,“但是我都撸完一发并且换了衣服并且下了楼并且坐在这里了——那么问题来了:二十分钟前就该放在桌子上的蓝莓派现在在哪儿呢?你要是敢告诉我它还呆在烤箱里,我就要跳过去踹你的屁股了,痿先生!!”

“呃,痿先生?”史蒂夫皱着眉毛露出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情,“托尼,你是想告诉我……你在洗澡的时候自己……咳咳,撸了一发?我很抱歉让你一个人洗澡没有去帮你搓背,同时也非常感谢你能主动跟我分享这个小秘密,”他困惑的转转眼珠不确定的问,“但是说到蓝莓派——亲爱的,你是随口说说还是……真的准备踹我的屁股?”

“也就是说,它特么的,确实,还在烤箱里喽?!”托尼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

“……”史蒂夫下意识拿起锅盖挡住了屁股,“再过五分钟就好托尼,我保证五分钟后你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他在托尼怒气冲冲的瞪视下越说越小声,“……蓝莓派。”

“很好罗杰斯,我今天不打算跟你说任何一句话了。就特么闭嘴痿先生!”

“?????”

(5)

晚饭的气氛非常沉闷。

托尼切牛排时力气大的差点把盘子一起给切开,并且他说到做到真的从酒架上拎过来一瓶红酒。

史蒂夫看着对方凶巴巴的眼刀,聪明的选择了闭上嘴巴。

“我吃好了,”托尼把杯里的红酒一口喝干推开盘子站起来,“我现在要去草坪上单独呆一会消消食。你,”他用食指隔空戳了下一脸委屈的史蒂夫,向客厅的推拉门走去,“别来烦我!”

托尼走下台阶轻快的绕过游泳池,走上草坪时停下来伸了个懒腰,才惬意的向沙滩椅走去。

史蒂夫一直注视着托尼躺在椅子上才收回目光,“你,别来烦我!”他自娱自乐的撇着嘴模仿托尼说话的表情和语气,一边心不在焉的把桌上的餐具送到洗碗池里开始清洗。

“你是不是觉得我有时候很烦人?”

史蒂夫手一抖,盘子掉进洗碗池里溅了他一身水,“老天,你吓了我一大跳托尼,你是什么时候悄悄站在我身后的?”

“从你洗第三个盘子开始?我猜?”托尼斜靠在冰箱上,手里抛上抛下的玩着个苹果,“你瞧甜心,我总是乐于跟你对着干,你不喜欢我熬夜不喜欢我喝咖啡吃汉堡,希望我能保持跟你一样的老年人生活习惯,早睡早起最好每天还能晨个跑什么的,多吃蔬菜多吃健康水果——比如这个有机苹果,”他把那个红苹果送到嘴边啃了一大口,调皮的眨眨眼,“可是我觉得反抗你的老妈子条款就是人生一大乐事,跟你斗智斗勇简直其乐无穷。”

“我知道。”史蒂夫温柔的说,鼻子上沾着滑稽的洗涤剂泡沫,“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很乐于在你熬夜时把你扛到床上,藏起你的咖啡豆并悄悄删掉你手机里的外卖号码,我不介意跟在你后面收拾地板上的脏袜子,也不介意在你感冒时帮你擤鼻涕,”他歪着头想了想,露出一个夸张的苦恼表情,“可是亲爱的,你能不能答应我别在酒会上吸引那么多辣妹?跟布鲁斯研究宇宙射线伽玛粒子时别老搂着人家的肩膀?生日礼物也别再直接买间画廊砸给我?”

托尼咬着苹果吃吃低笑,“那么,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上:你觉得我是不是很烦人?”托尼慢慢靠近史蒂夫,甜蜜的大眼睛亮晶晶的。

“从不。你一直都是最好的,托尼,”史蒂夫抱住托尼把脸埋在他温暖的颈窝里,“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对我大发脾气。”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很爱你,我的金发帅哥丈夫?”

“我很确定没有我对你说的多,我的蜜糖眼帅丈夫。”

两个人默契的交换了一个温馨的漫长的法式热吻。

“现在我要把这些盘子洗完,你可以在草坪上等我,”史蒂夫勾着托尼的后脑勺跟他亲昵的额头相抵,“我会带剩下的蓝莓派出去,然后我们一边看星星一边继续调情,”他笑嘻嘻的再啄一下托尼的嘴角,“那肯定很有趣——我是指挤在一张躺椅上看星星。”

“我同意你说的有趣——我是指挤在一张躺椅上调情。”托尼坏笑着摸摸史蒂夫的裤裆,满意的看着金发青年脸上的红色迅速蔓延到了T恤领口里面。

十分钟后,端着一盘蓝莓派的史蒂夫好笑的看着沙滩椅上睡得四仰八叉的男人。

“好吧,去床上挤着一样可以调情,”他把胳膊穿过男人的膝盖弯腰把托尼抱起来,“前提是你得保持清醒亲爱的,至于星星——”他抬头看看夜空里闪烁的繁星叹了口气,“勉强算是我们一起看过了?”

托尼在史蒂夫怀里动了动,调整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很快就偎着史蒂夫的大胸打起了小呼噜。

(6)

史蒂夫把托尼放到床上帮他脱了鞋袜,憋着笑挠了挠他的脚心。

小胡子男人立刻缩回腿从床上跳起来,“嘿大个子!这样搞偷袭一点都不道德,而且我记得我们好像正在冷战中!”

“有吗?我以为我们已经和好了,”史蒂夫好脾气的伸手摸摸托尼光(敏感了吗)裸的脚背,“在一场敞开心扉的厨房谈话之后?要不是你贪杯睡着了,我们现在没准还在外面的草坪上挤在一张躺椅里看星星呢。”

“比起你把晚餐时那通鬼话当做是我们和好的谈话,我更倾向于那其实才是我们冷战的真正原因,”在史蒂夫握住他的脚踝轻轻摸挲时,托尼顺从的坐到了床上,“呃,我承认我也说了一些很糟糕的话……”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但是,我是不会为了关于浴室那些话向你道歉的,史蒂夫。”

“我们没在冷战,托尼,至少我没有,”史蒂夫温柔的帮托尼整理皱巴巴的衬衫领口,“如果跟我对着干能让你觉得其乐无穷,我很愿意你保留这个小乐趣——我负责继续制定老妈子条款并监督实施,你负责继续表示不满并英勇反抗,”他笑嘻嘻的拍拍托尼的肩膀站起来,“我要去洗澡了,亲爱的。”

“喔,这可真是……说真的史蒂夫,你是不是背着我去学了读心术还是别的什么黑暗魔法,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难道我说了梦话?”托尼一头栽进枕头里,“哦不,我的婚姻生活将要失去最大的乐趣了!”

“好吧我交代,其实我脑过你了斯塔克,因为我是个……就像电影里那个X教授一样的变种人,”史蒂夫笑着看男人在床上滚来滚去,他扶着门框故作神秘的把食指和中指并拢放在太阳穴上,“啊哈看我又脑出什么来了……你想知道你丈夫对你那些自以为烦人的小伎俩怎么看?这个吗,”他愉快的挑挑眉毛向浴室走去,“乖乖在床上等着我回来就告诉你,麻烦精先生。”

“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答案了,X教授我讨厌你!”托尼冲门外喊。

“我也爱你,托尼。”金发青年在隔壁回喊。

(7)

史蒂夫围着浴巾走进卧室,托尼正靠在床头玩手机,被单松松的搭在身上,裸(敏感了吗)露出肌肉匀称的肩膀和大半个麦色的胸膛。

他爬上床钻进被窝里,侧脸枕在托尼肉呼呼的小肚子上,“在干什么?”他从下往上看托尼垂着的长睫毛,凑过去吻了吻眼前圆圆的肚脐眼。

“回复佩珀的邮件,她提醒我后天下午有一场重要的董事会,”托尼从手机上挪开视线,捋了一把史蒂夫泛着潮气的金发,“想做?嗯?”

史蒂夫不动声色的移动了一下脑袋,后脑勺正好压在托尼半(敏感了吗)勃的老二上。

托尼笑着丢开手机俯身去啃史蒂夫的嘴。

气氛正好时机正好暧昧正好情调正好,史蒂夫勾住托尼的脖子想,以一场超棒的性(敏感了吗)事给今天做个收尾——七年前的今晚可是他们俩的最后一个单身汉之夜。

一切似乎都非常完美,他们交换了几个或十几个激烈的舌吻,托尼喘着粗气翻过身……

史蒂夫喷薄的欲火在看到托尼背后紫红色的吻痕时,瞬间像被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浇成了一堆灰烬。

他的手指抚过那些淤痕时控制不住的在微微发抖。

“史蒂夫?”托尼疑惑的回过头,脸颊潮红眼角湿润。

“对不起托尼,我……好像忘记把保险套和润滑剂放进行李箱带来了,”史蒂夫艰难的把视线转回托尼脸上,“老天,这肯定是个噩梦……”他咬着牙拂过对方手感极好的屁股,浑圆的臀肉上有一排清晰的手指印。

史蒂夫的心脏疾速坠下去,像沉入了无底的冰海。

“偶尔一次不用套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我又不会怀孕,”托尼体贴的捏捏史蒂夫的大腿,“也许我们缺少的正是一点新的体验?”

“绝对不行托尼,”史蒂夫神情复杂的看着托尼笑吟吟的大眼睛,“不如……我们说说话?”

托尼安静的盯着史蒂夫阴晴不定的蓝眼睛良久,兴趣缺缺的翻身躺回枕头上,“好吧老古板,看起来今晚不会再有性的部分了,”他拉起被子一直盖到下巴,“或者你想要给我念个睡前故事?阿拉丁神灯还是狼外婆?开始吧罗杰斯老爸,我准备好了。”

“托尼,你在生气?”

“没有。”托尼迅速回答,“你是为了我的健康着想我怎么会生气——就像你哄骗我吃那些粘糊糊的菠菜和胡萝卜,用恶心的白色液体换掉我心爱的咖啡,一大早把我从被窝里挖出来强迫我跑完半个纽约,”他的声音不自觉的越来越高,“这些他妈的都是为了我好!我要是再他妈的不知好歹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了!”

“托尼!”

“生活有时候也需要一点无伤大雅的突破,一成不变的婚姻只会让人疲劳,”托尼叹了口气,“史蒂夫,我不是因为你见鬼的固执生气,我只是……”他垂下眼皮平复了一会难过的情绪,“事实上,我看到你整理行李箱时放进床头柜抽屉里的保险套了,一整盒。我拿手机充电器时看到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枯燥死板遇事不懂通融,既不幽默又不会讨你欢心,远没有外面那些男人有吸引力,如果有可能的话即使他们会伤害你,你也会想要离开我……”

“什么?!”托尼跳起来的太急差点滚到床下,“你他妈的什么毛病罗杰斯?!你如果嫌弃我中年危机的大叔身材,没问题,我们回去就分居!”他抱起被子光着脚冲出门外,“就,别他妈只管撩不管操,老子受够了!”

“托尼•斯塔克•罗杰斯!我是不会同意跟你离婚的!”史蒂夫愤怒的一拳砸在床板上,回答他的是起居室惊天动地的甩门声。

“这不公平……出轨的那个人又不是我,”史蒂夫揪着头发挫败的把脑袋埋进两腿之间,“糟透了!这该死的七年之痒!”

(待续)

评论(7)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