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邦德先生的爱情减压班

*减压班脑洞来自一部电影,好像是叫《姐弟恋》,因为我看电影又乱又杂所以记不太清楚名字了,不过除了这个班并没有和电影雷同的地方。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逗逼预警,无聊预警。这么多预警你还是要点开?确定要看?那好,无聊到了别怪我!

(1)

我叫施瓦辛条•史泰糊•邦德,我经营着一家“走出家暴阴影重建昔日信心勇敢面对新生活快乐迎接新恋情自我心理健康调试减压训练班”。

嗯…有点拗口,你们可以简称它为爱情减压班。

来报名减压的都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家暴被背叛被劈腿最后被抛弃的家庭主妇,减压的方法其实很简单,我负责提供人肉沙包让那些可怜的女人们狠狠发泄一通怨气,然后她们就会心满意足掏钱给我。

充当出气筒的都是身体健壮的男人,酬劳按照被揍的时间长短和受伤的严重程度支付——顺便一提,鉴于揍人的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她们擅长的攻击方式除了挠就是咬,所以即便有穿着防护服,活血化瘀药膏还是让我头疼的小问题。

好吧是大量,大量,大量的药膏!老天,如果能省下这笔开支我下个月就可以给邦德夫人换辆她念叨很久的新奥迪了!

总之,信誉良好生意爆满。

直到某天,有一个奇怪的男人走进了我的训练班……

(2)

“老板,你这里需要义工吗?”蓄着一脸络腮大胡子的男人一进来就开门见山,“我不要酬金。”

呣,我之前有没有说过我是个不贪财的纽约业界良心好市民?免费这种事情……好吧,还是很能打动我的。

男人穿着一件式样老土的蓝格子衬衫,纽扣严严实实一直扣到脖子根,卡其色休闲裤洗得发白,一缕金发从旧棒球帽的边缘翘出来,皮肤白皙鼻梁挺拔,瞳色是那种很纯净很深邃的海蓝色。

剃掉落魄的大胡子这家伙一定是个十足的帅哥。我眯起眼睛打量了一圈略显局促的高个子男人,视线落在他胀鼓鼓的胸大肌上。以我的专业眼光鉴定,是个绝佳的人肉沙包。

“请让我来你这里做义工,老板,”察觉到我的狐疑,男人犹豫了一下大声说,“我可以付钱给你,只要价格不是太高我会付现金给你。”

雇佣一个精神病患者来做沙包会被判几年?还是不拿薪水倒贴钱的那种重度神经病人?

“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一边不动声色后退了半步,一边悄悄给坐在旁边椅子上的两个沙包使眼色,“如果你是想来我这里寻开心的,那你找错地方了,你会被修理得……”

很惨……我没说完的话梗在了喉咙里。

两个狗熊似的大汉在扑过去的一瞬间就被干净利落的放翻在地,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个大胡子男人用的什么招式。

“抱歉先生们,我只是对偷袭有本能的反应,”男人把倒霉的偷袭者们从地板上拽起来,后者龇牙咧嘴一个揉着胳膊一个扶着腰,“我有控制力道应该不会伤到你们,”他扯起嘴角露出两排整齐的大白牙,那个表情让他邋遢颓废的脸看上去生动了许多,“如果需要去医院你们可以刷我的医保卡。”

“你被录取了,大个子!”我大喊,一边挥手打发哼哼唧唧的两个倒霉蛋去医疗室涂跌打药,“呃,关于刚才你说的免费……还做数吗?”

“当然,”男人的语气温和真诚,“我一美分都不会问你要,”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青年旺盛毛发下的脸好像红红的,“但是有个条件,我只服务男性顾客。”

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这种好事!从开张到现在我还没有赚到过男人的钱好吧!早该看出来这傻大个就是穷困潦倒想来我这里混饭吃的!

“食宿自理,我还可以兼职打扫卫生,”男人语速极快的说,“另外,我还学过一点防身格斗术,可以免费培训……呃?”他指指身后的医疗室。

“秃顶那个是汤姆,红鼻头那个是杰瑞。”

“我可以教汤姆和杰瑞一些简单的防护方法避免受伤,你会省下一大笔购买消淤药膏的费用。”

我一点都不贪财。

“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先生。”

“叫我史蒂夫,老板。”

(3)

第二天一早我刚转过街角,就看到史蒂夫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还是昨天的贫民打扮,胳膊肘底下夹着一本厚厚的画簿。

我绕过他打开店门,斜了一眼那本画簿,红色封面镶着俗气的金边。糟糕的审美。

“我会在做完自己的工作以后再画画。”史蒂夫说。

说实话我对那些不感兴趣,我开始盘算的是怎么才能吸引到男性顾客来减压。或者,怎么才能说服这个肌肉男改变初衷。

不得不说史蒂夫确实是个好员工,他挽起袖子把训练室的地板足足拖了十几遍,等到地板闪闪发光能照出人影时,他又开始用抹布擦拳击台的木制台面和栏杆。

汤姆或者杰瑞在台上挨揍的时候,史蒂夫就安静的坐在角落的排椅上画画,但是每次他们下台,他总能一针见血的提出几个小建议,“汤姆,杰西卡踹你裆部的时候你应该微微屈膝,脊柱和地面保持不小于75度的夹角同时用前臂外侧护住头部。”

秃顶大汉一脸懵逼。

或者,“不杰瑞,你不能让自己躲避的动作看上去太明显,那样做只会激怒芭芭拉,她会潜力大爆发徒手拔下台栏杆,仅仅就为了在你屁股上狠狠抡一下。”

汤姆和杰瑞哭丧着脸去了医疗室。

我领着心满意足的芭芭拉去交费时听到史蒂夫低着头小声嘟囔,“防护服的设计也不合理,如果托尼愿意帮忙改进的话,防护效果肯定会大幅度提升,托尼就是个天才……”

我顺便瞟了一眼他膝盖上摊开的画簿,纸上是一双漂亮到不像话的大眼睛,史蒂夫正用碳笔认真的给它们勾勒长到不像话的下睫毛。

有着这样一双美眸的人肯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我暗暗叹了口气,不管她是史蒂夫的什么人我都兴趣缺缺,我只关心这金发碧眼的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派上用场?

(4)

接下来的一周风平浪静,史蒂夫不但加固了拳击台被芭芭拉撅掉的硬橡胶栏杆,还补好了杰瑞漏气的防护服,把汤姆变形的防护头盔也修好了。

做完这些他就继续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画素描。

虽然这个温和的大胡子青年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但是不,我还是凭借自己混迹商场多年的经验看出史蒂夫的心情一天比一天低落。

然后那天傍晚打烊后,我目送史蒂夫跨上一辆哈雷轰隆隆离开时,终于恍然大悟这个大块头年轻人给我的诡异感从何而来。

人肉沙包史蒂夫,绝对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看看那辆本身就价值不扉的绝版哈雷机车吧,我敢用我全部的活血化瘀膏发誓,光改装的费用都远远大于机车本身的价格。

这个神秘青年难道是某个小国家被秘密流放到纽约的落难王子?!或许总不会是三个月前从瓦坎达回来的美国队长吧?

据说美国队长也有一辆改装过的哈雷,改装师还是一年前跟美国队长轰轰烈烈打了一场内战的钢铁侠。

我被自己臆想出来的、各种版本的王子流浪记和超级英雄没落记搅得一晚上都没睡好觉。

就在我打定主意第二天无论如何要想法套出史蒂夫的底牌时——一向准时上班的模范义工毫无理由突然旷工了!

好吧,也不能算是毫无理由,事实上那天凌晨有一支外星人大军袭击了纽约——妈的,就想不通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国家,这些杂碎为什么偏偏要盯着美国不放?美国有那么多的城市为什么偏偏又要盯着纽约不放?

不过好消息是新的复仇者联盟战斗力惊人,战场被超级英雄们牢牢控制在迅速辟出的无人区。

钢铁侠的盔甲配色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我抱着爆米花桶坐在电视机前,蜘蛛侠和蚁人一直在镜头前喋喋不休的互损,从美国队长抡着盾牌出现在电视直播现场开始,我的尖叫声就没有停止过(当然其中有几次尖叫是因为我老婆的拖鞋灌顶导致的,我每次给美国队长鼓掌时她的拖鞋就会毫不留情落在我头上)。

战斗快结束时,钢铁侠被激光束击中从空中掉了下来,美国队长狂奔过去试图接住坠落的铁人,“接住他接住他接住他!”邦德夫人紧张到把拖鞋咬在嘴里——一阵乒乒乓乓的杂音过后转播突然中断,显然摄像机被同样紧张的摄像师给摔了。

一直到第二天起床我跟我老婆还在激烈辩论钢铁侠到底有没有被美国队长接住的问题。鉴于她是钢铁侠的狂热拥趸者,问题最后的答案是钢铁侠安然无恙,美国队长自不量力被砸死了。

沃特?!我的偶像居然就这样被铁人给砸死了?!

吃完早餐我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去开店门,转过街角没看到史蒂夫夹着素描簿站在平时站的地方,那让我感到更加沮丧。

(5)

史蒂夫第二天也没有出现在我面前,我几乎已经放弃了他会再来做义工的想法。

然后,第三天史蒂夫出现了。

“嗨,邦德先生,”大胡子青年看上去气色不错,虽然颧骨上有一道正在愈合的划伤,“很抱歉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

我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反正他没来的时候也依旧没有男性顾客光临。

“史蒂夫,你看过新闻没有?”杰瑞拍拍桌上的报纸,“报道说钢铁侠掉下来砸到了美国队长,他们俩双双重伤还在医院里抢救,”红鼻子壮汉一脸八卦,“怎么会那么巧就砸在美国队长头上?你说钢铁侠是不是故意想要和美国队长同归于尽的?毕竟之前的内战他被揍的挺惨的!”

“美国队长没有接到托……钢铁侠,是绿巨人接到的,”史蒂夫皱起眉毛,健硕的肌肉在白T恤下绷得紧紧的,“还有,他们俩也没有受伤,你们不要凭空猜测内战,钢铁侠才不会想跟美国队长同归于尽!”他粗暴的抓过报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杰瑞被他的反应吓了一大跳,“我有说错什么话吗?”他冲着我和汤姆摊开手,“都是报纸上这么说的。”

史蒂夫已经沉着脸去拿拖把了。

“战争,令人暴躁。”汤姆深沉的说。

下午的时候,史蒂夫开始显得坐立不安起来,他每隔几分钟就跑去门口张望一番,回来以后就耷拉着肩膀坐在排椅上盯着他的画簿发呆。

就在我以为今天又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一天时——我的训练班终于迎来了第一位男性顾客。

我错了,我要收回刚才说的“平常”那个单词,因为今天注定就是一个不平常的,噼里啪啦的大日子。

呃,非常,噼里啪啦。

(6)

男人推开门的一瞬间,我用余光瞥见史蒂夫飞快的闪进了更衣室。说实话,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人能跑得那么快,跑步带起的气流把杰瑞的头发都刮成了大背头。

这是个全副武装的小个子男人,灰色连帽衫的帽子兜着脑袋,一副夸张的紫色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他似乎还嫌武装的不够彻底似的,连帽衫下还戴了一顶黑色的旧棒球帽,已经破损的帽檐压得很低。

现在流行故意做旧的破帽子吗?史蒂夫天天戴着的好像也是这个款式的。

“我来减压。”男人把双手一并插在衣服的肚兜里,口气冷淡,“收费不是问题,反正我只是来证明这个方法对我是无效的。”

我注意到这个一点礼貌都不懂的男人蓄着很精致的山羊胡子,唇形优美。

“先生,您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没有效呢,”我对小胡子男人的质疑完全不在意——史蒂夫终于要迎来他职业生涯的处女揍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兴奋的?“请您摘下墨镜,把钥匙和戒指一类会造成身体伤害的东西放在这个小篮子里。”

男人迟疑了一下,把墨镜拿下来丢进篮子里。

我的上帝,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眼睛!我差点没忍住吹个口哨出来——等下,这双大眼睛看上去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准备好了,老板!”史蒂夫已经换好胖乎乎的充气防护服爬上了拳击台,“可以开始了吗?”他的声音透过厚厚的防护头盔显得瓮声瓮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史蒂夫的语气充满兴奋。

切,挨打有什么好兴奋的?

汤姆帮助小胡子男人翻上拳击台,跟同样兴奋的杰瑞做好了围观的准备。

看吧,围观打架才应该兴奋!

小胡子男人站在拳击台的一角,上下打量他的人肉沙包。

“揍他!”杰瑞尖着嗓子喊,“先生,沙包是不会还手的,你要做的就是冲过去狠狠揍他!”

“直接踢他的老二!”汤姆跳着脚附和。

男人犹犹豫豫半天,握起拳头摆出一个防御的动作。

“先生,你要主动去攻击沙包,”我拍拍手示意男人看过来,然后薅住汤姆的衣领做示范,“你可以这样用拳头捶他的胸口,也可以这样用脚踹他的屁股,但是注意别试图扇他的耳光,因为头盔会让你的手受伤。”

五分钟后,在我们的鼓励下小胡子男人终于捶了史蒂夫一拳——如果那也能算是捶的话,我相信隔着防护服史蒂夫甚至感觉不到那一拳。

十分钟后,“我做不到,”小胡子男人举起双手投降,“我放弃了,这个可笑的方法对我没有作用,”他拉开橡皮筋准备爬下拳击台,“这纯粹就是浪费时间,我要回去继续催眠我的心理医生了……”

哦不我的钱!请别放弃!!在我来得及哀嚎出声之前——

“先生,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你的男朋友,我在计划跟你求婚的时候,因为信任问题选择了站在你的对立面,”史蒂夫突兀的开口,“我欺骗你隐瞒你,甚至伙同别人打了你……”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怎么激怒他的顾客,再开口时闷闷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挑衅意味,“没错,我跟我的……旧情人不但骗了你,还一起揍了你,而你这个胆小鬼居然连打我一顿的勇气都没有!”

“想想吧先生,他们不但把你揍得半死还狠心把你丢弃在寒冷的……”杰瑞回头寻求帮助,“呃,世界上哪个地方最寒冷,汤姆?”

“西伯利亚!”汤姆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西伯利亚!你当时又冷又饿还浑身是伤,眼睁睁看着你的未婚夫搂着他的姘头离开,却连爬都爬不起来!”

我满意的看到小胡子男人开始愤怒到微微发抖。

“不不不汤姆,他们没有急着离开,”杰瑞继续煽情,用食指指着史蒂夫大声说,“先生,他们当着你的面亲热羞辱你……”

“闭嘴!!”史蒂夫和小胡子男人同时大吼。

杰瑞缩缩脖子躲到汤姆身后。

接下来的一幕只能用惨烈来形容了。

男人扑过去对着史蒂夫的裤裆就是狠狠一脚,然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就再也停不下来了。不得不说史蒂夫相当敬业,他敞着双臂门户大开,完全没有用他传授给别人的方法试着减低伤害。

该死!我开始暗暗计算这个该死的大块头要消耗掉我多少瓶药膏了。

单方面的残暴殴打在男人拽着史蒂夫的防护服开始用上牙齿时,我觉得我应该出言阻止了,“先生,用牙齿是被严格禁止的!”

“不,没有什么动作是被禁止的!”史蒂夫一只胳膊防护性的半圈在男人腰后,以防他因为撕咬的过于剧烈而失去平衡摔倒,“只要你能解气就好,先生,任何动作!”

汤姆和杰瑞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卧槽,我们绝对,绝对,绝对拒绝服务男性顾客!”他们默契的转向我,眼神惊惧。

厚厚的防护服终于开始发出嘶嘶的漏气声时,小胡子男人也折腾累了,双手撑着膝盖呼哧呼哧喘粗气,史蒂夫体贴的弯腰帮他顺气。

“先生,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松了口气走到台边,“是不是觉得浑身轻松心情愉悦?”

“并不!”男人咬牙切齿,“我要打第二轮!”

“……”我要想个什么理由说服这个暴怒的大眼睛男人明天再来第二轮?

在我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男人突然脱下鞋子转身一鞋底子扇在毫无防备的史蒂夫头上。

头盔应声落地,在光滑的木质台面上骨碌骨碌滚了几圈,撞到栏杆才停了下来。

“史蒂夫•罗杰斯?!!”

“托尼我很抱歉,听我解释!啊啊啊,别冲动托尼!我没有盾牌!”

(7)

我跟我的沙包们灰头土脸站在倒塌的房子前时,我的心情是崩溃的,“谁看到他的腕表是怎么变成一个火箭筒的?”

两脸懵逼。

“他们俩还要这样减压多久?”汤姆看着废墟上被火箭炮追得狼狈不堪的史蒂夫咂咂嘴,“老板,你敢问那位先生索要减压费吗?”

我叫施瓦辛条•史泰糊•邦德,我曾经经营着一家“走出家暴阴影重建昔日信心勇敢面对新生活快乐迎接新恋情自我心理健康调试减压训练班”,但是由于对男性顾客潜意识的破坏力预计不够充分,我极有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老婆用拖鞋拍死的男人。

(正文完结)

番外之: 复联大厦里邦德先生不知道的故事

托尼晃悠进布鲁斯的房间时,老好人博士正盘着腿坐在地毯上练习腹式瑜伽。

“你最近来找我唠叨的次数好像有点多,托尼,”布鲁斯看看托尼的黑眼圈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正处在一段焦虑情绪当中,但是托尼,”他站起来倒了一杯花草茶端给托尼,“我们俩都很清楚,我……”

“不是那种医生。”托尼打断布鲁斯的话快速接口,一边像往常那样走向落地窗边的竹摇椅,“这句话我每次来找你的时候,你都会不厌其烦的反复申明,”他毫无形象的四仰八叉瘫进摇椅里,“我不期望你能给出我什么专业性的建议,你甚至都不需要一字不漏的听我说完,布鲁斯,”小胡子男人垂下眼皮看着放在扶手上的玻璃杯,茶水在午后明亮的太阳光照射下呈现出琥珀一样澄澈的浅棕色,五颜六色的花瓣在琥珀里慢慢沉淀,“我只是想找个愿意听我唠叨的人。”

“可是我每次听到一半都会睡着……”

“你说的那是第一次亲爱的博士,之后的每次你都是在五分钟之内睡死过去的,”托尼撇撇嘴,食指下意识在杯壁上轻轻叩击,“我说了你不需要从头到尾听我说完。就,做个安静的聆听者就好。”

布鲁斯疲倦的捏捏鼻梁,“史蒂夫从瓦坎达回来快三个月了,有差不多九十天他都在拼命寻找一切可能的契机想跟你搭上话,”他走过去把玻璃杯从焦虑的男人手里抽走,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托尼,你有没有考虑过给史蒂夫一次开口的机会?”

“嘿,我一直都有跟他讲话,”托尼抓着躺椅扶手小声辩解,指节微微发白,“钢铁侠才不是个小气的人!”

“哦?是吗?在战场上?以'队长'开头,或者结尾?”布鲁斯又叹了口气,拖过一把椅子坐在托尼正对面,“不托尼,你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打着呼噜流着口水的不称职的倾听者,你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正规的心理咨询师,能帮助你减轻心理压力的那种医生而不是我——你知道我跟浩克都不希望看到你的焦虑症复发对吧?”

“可是你既不打呼噜也没有流过口水,”托尼皱着一张脸,“布鲁斯,你也知道我最讨厌的人就是医生对吧?即使佩珀挥着高跟鞋威胁也休想把我赶到他们那里去,关于这个我绝不会妥协的!”

“我有个建议,”博士犹豫了一下,掏出张名片塞进托尼手里,表情温和却语气坚持,“当然,如果无效你可以继续来催眠我,但是答应我托尼,至少去尝试一次。”

“走出家暴阴影重建昔日信心勇敢面对新生活快乐迎接新恋情自我心理健康调试……训练班 ?!这是什么鬼医院?”

“不是医院也没有医生,只是一个减压班而已。”

“拒绝,我很轻松没有压力可减,而且我非常肯定我不喜欢那种地方!”

布鲁斯不说话,抱起胳膊靠进椅背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一会。

“见鬼!告诉我你不是那个什么奇怪训练班的股东,伙计,”托尼率先移开视线,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那张小纸片晃了晃,“而且你保证,我只要去过之后你就不能再找理由把我轰出你的房间。”

“我保证。”老好人松了口气露出个和蔼可亲的笑容。

接下来的一周,托尼在去那个减压班报名和把名片直接扔进马桶按下冲水钮然后向布鲁斯宣布无效——两种选择之间左右摇摆举棋不定,直到外星人又一次入侵,浩克又一次接住他为止。

“托尼,如果我慢一步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布鲁斯裹着军毯靠坐在一截断墙边,脱掉盔甲的托尼垂着头跟他并排挤坐在一起,“就算史蒂夫有血清,他也完全不可能接得住你,需要我帮你代入公式计算出你砸中史蒂夫时的精确重量吗?”

托尼抿着嘴不说话。

“所以,你会听从我之前的建议,我猜?”

托尼沉默,攥着面甲的指关节用力到发白。布鲁斯耐心等着。

“给我一天时间准备,”沉默过后,托尼拍拍布鲁斯的胳膊,“我要回去找找你给我的那张名片,我还要准备去减压时穿的衣服,”他抬起视线,史蒂夫正在远处指挥清障车清理战场,金发黯淡,“就,后天下午。”

老好人给了托尼一个拥抱。

“你知道吗布鲁斯,我一直都不喜欢他的大胡子,那太蠢了。”托尼在博士耳边小声抱怨。

彩蛋一

黑寡妇离开餐厅时不小心把一张名片落在了餐桌上,美国队长收拾餐具时捡到了。

美国队长离开训练场时不小心把一张名片落在了箭靶下,鹰眼侠拔箭头时捡到了。

鹰眼侠离开公共休息室时不小心把一张名片落在了花草茶罐子边,班纳博士泡茶时捡到了。

这张神奇的名片现在正捏在史蒂夫手里,“托尼,我想用这张名片做个书签,”他牵起托尼的手亲吻他无名指上的指环,“就夹在我的素描簿里。”

“用来提醒你记住我差点把你揍死?”

“下次再揍我的时候能不能别踢,咳咳……那里?”

“除非你让我踢你旧情人那里,否则免谈。”

“随便踢!还有,巴基不是我旧情人,托尼,我会昧着良心那么说只是想让你揍我时下手别太轻。”

“你这个自虐狂!”

“只要你能消气就好,托尼。还有,我爱你。”

彩蛋二

我叫施瓦辛条……算了,那些广告我现在不需要打了,自从钢铁侠是在我的爱情减压班减压成功的消息不胫而走以后,我的生意已经忙不过来了。

而在我向顾客暗示美国队长会经常来客串人肉沙包以后,我的顾客已经从单一的家庭主妇发展到了涵盖单身男女、资深超英粉、小报记者等各方面人群,这些人中有一个发际线堪忧的黑西装男人特别执着,每次来都会隔着展示柜玻璃痴痴的盯着史蒂夫曾经穿过的那套防护服抹眼泪。

神经病,要不是看在他每次都给我付双倍减压费的份上,我早把他轰出去了。

什么?你问我防护服放展示柜里了汤姆和杰瑞穿什么?你是不是傻啊,有钢铁侠亲手制作的带空调带环绕音响的新防护服谁还穿那些破玩意儿?再说他们俩现在已经跳槽去SI集团做保安了。

至于我的人肉沙包,没有金发碧眼大络腮胡子和硕士学位就别梦想了,去洗洗睡吧。

最后还要啰嗦一句邦德夫人,在钢铁侠出资修建的新训练班开业那天,当美国队长把新奥迪车钥匙放在她手心里时,她已经成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绝对拥趸者。

总之,皆大欢喜。

彩蛋三

“再不把你的大胡子剃了就别想上床!”

“可是克林特他们说我蓄胡子很man。”

“你不是想在我们的婚礼上还留着这倒霉胡子吧?你是不是又想挨揍史蒂夫?”

“托尼,你自己都留胡子,为什么要那么讨厌我留胡子?”

“我留胡子一看就是霸道总裁,你留胡子一看就是被男朋友赶出家门的落魄野猴子——所以你是要选择继续做野猴子还是剃掉大胡子?”

“剃掉!!别再赶我走托尼!!”

——————————————

完结!

碎碎念:

哈哈哈被无聊到了没有?话说看到铁罐揍大盾那段有没有被大盾的痴心打动?大盾表示:没有什么问题是让男票狠狠削一顿解决不了的!铁罐表示:如果有那就多削几顿!

马上要科二考了好焦虑,真想找个减压班揍人肉沙包!而且我觉得在拿到驾照之前我会先变成一个非洲妞的,掉进煤球堆就自动隐形那种,呜呜

最后祝天使们食用愉快!

评论(34)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