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射咚英雄传

* 也可以叫【亲爱的,你的咚上插着一枝爱神之箭】

*当做给自己的贺文吧,最近真的太忙了呜呜

*感谢所有天使们给的贺文贺图,还有语音唱歌和语音祝福以及这么~~~~~多的私信祝福,好感动!

*逗逼向甜饼,祝大家吃粮愉快!

——————————————————

                                              

内战过后两年,在托尼•斯塔克的多方斡旋下,被美国队长带到瓦坎达的一部分复仇者终于洗脱通缉犯的罪名回到了纽约。

复仇者大厦重新热闹起来。

(1)

克林特很心塞。

原因的一部分是,他知道了西伯利亚发生的全部事情:被九头蛇洗脑的冬日战士,伪装成车祸的谋杀,二打一,盾牌插反应堆。

那让克林特觉得自己在海上监狱里对托尼所表现出来的冷嘲热讽的态度,更像是某个混蛋的所作所为,而鹰眼侠的一向自我定位是,他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个混蛋。

原因的另一部分是,他早在内战爆发前,就察觉到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之间超越队友情谊的暧昧关系。

明察秋毫的鹰眼侠坚信,如果没有那场该死的狗熊内战——不不不,不是这个词,更正一下——是没有那场该死的英雄内战的话,复仇者联盟的两大首领肯定早就已经光着屁股滚到一张床上去了。

而跟史蒂夫呆在瓦坎达的那些日子,让克林特的这个大胆推测获得了更多确凿的理论上的支持。

两年里史蒂夫几乎没有笑过,也不怎么和人交谈,除了严格保持他之前在复仇者大厦的作息习惯,晨跑和闷着头打沙袋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把自己整天整天的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美国队长一点都不像他之前在公众面前表现出来的那样亲民,”斯科特看着史蒂夫走出餐厅的背影松了一口气,“话说他是怎么做到几个月都精确保持着同一种面部表情的?”他惟妙惟肖的模仿史蒂夫皱眉的表情,“而你,克林特,“喋喋不休的蚁人用叉子指指餐桌对面的胖特工,”你又是怎么做到跟这样一个冷冰冰的怪物一起生活那么久的——抱歉无意冒犯,但是美国队长给我的印象确实就像是一个难以相处的怪物。”

“嘿,说话注意点小蚂蚁,”山姆用勺子敲敲餐盘,“史蒂夫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还记得我给你们讲的'在你左边'的那个故事吗?”

“拜托别再讲第一千五百六十八次了!”斯科特大声抗议,“你的左边故事对我来说没有帮助,老兄。我完全不能把你描述的那个美国队长,”他朝黑人青年摊开一只手,着重强调了'那个'词,“和我身边现在的这个美国队长,”他朝走廊摊开另一只手,着重强调了'这个'词,“重叠成同一个美国队长。”

一直没说话的克林特叹了口气。

“或者,你应该去偷看下队长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干什么,巴顿先生,”绯红女巫充满希望的问,“你会去偷看的,对吧?”

“你可以直接脑一下他。”

“我不会再没有礼貌的随便闯进别人的脑袋里了,巴顿先生。我现在明白当初斯塔克先生把我软禁起来的良苦用心了。我想跟斯塔克先生说一声对不起,还有幻视。”

克林特环视一圈餐桌边眼巴巴盯着他的新复仇者们,无可奈何的打了个OK的手势。

“画画,以及攥着一只旧手机发呆,”晚些时候,在通风管道里潜伏了十几个小时的弓箭手一瘸一拐的走进客厅,“整本素描簿画的都是铁罐,手机里只存着一个号。不难猜出那个号码是谁的吧?没错,也是铁罐的,”他捶着僵硬的膝盖摔进沙发里,小声抱怨,“瓦坎达皇宫的通风设施还没有复仇者大厦的宽敞!”

一阵诡异的沉默过后,“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美国队长是在……”斯科特小心翼翼的问,“思念钢铁侠?”

(2)

克林特回头看看挤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的山姆和斯科特。

回到复仇者大厦的生活比想象中的要更加尴尬一些,显然新加入进来的猎鹰和蚁人是感觉不到这种微妙的尴尬气氛的,但是克林特就不一样了。

小胡子天才偶尔会出现在餐桌边,穿着脏兮兮的工装裤和他最喜欢的安息日背心,挂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额头上沾着邋遢的机油渍——那是一天中气氛最尴尬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安静的把脸埋进盘子里,连幻视端到桌上的味道奇特的土豆泥都没有人吐槽。

而史蒂夫……

克林特偷看从托尼走进餐厅开始就肌肉紧绷的超级大兵。

好吧,史蒂夫正在用叉子喝汤。

克林特很清楚史蒂夫一直在寻找机会想跟托尼谈谈,但是很显然,精明的钢铁天才并没有打算给史蒂夫任何可趁之机,美国队长在大厦里仍然拥有仅次于大厦主人的最高权限,可是不再包括托尼的房间和实验室。

“托尼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包括克林特——那不公平!他甚至会主动询问斯科特新换的游戏机手柄是否操作起来更加灵活,”克林特有一次听到史蒂夫在训练室和山姆抱怨,“可是他除了在战场上跟我说话,”金发青年沮丧的耷拉着嘴角,“以'队长'开头,或结尾。”

做为对这些牢骚的回应,猎鹰给了美国队长一个充满同情的肩膀拍拍。

不,史蒂夫需要的才不是这个不痛不痒的队友拍拍。克林特想,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帮助他把暗恋对象搞到手的寮机。呣,不光搞到手,最好能搞到他的硬板床上的那种,神级寮机。

而克林特十分,极其,非常,特别——心甘情愿想做这架寮机。

(3)

“我看起来长得很像丘比特吗?”克林特从洛基手里接过箭翻来覆去看,“你不会是想不出办法就随便变出个小玩意来糊弄我的吧?”

那是一枝金光闪闪的箭,箭尾是裁剪整齐的白色羽毛,箭头部分装饰着一颗小巧精致的金色桃心。

邪神眯起狡猾的绿眼睛,“我很确定丘比特如果像你这么胖的话,肯定飞不起来,”他优雅的竖起一根手指,“弓兵,你只有一次机会,要记住一箭穿心。”

“我不知道你突然大发善心想要得到什么好处,如果是企图再次统治地球,不,想都别想,”克林特狐疑的转转眼珠,“别跟我说是因为你听到了我的睡前祷词,鹿角怪。我很肯定即使我有祈祷过也不是向你祈祷——我们俩都很清楚你不是那种神。”

“愚蠢的中庭蝼蚁,”邪神嗤之以鼻,“我们俩也都很清楚你现在无计可施。”

弓箭手在相信洛基的魔法和放弃爱神之箭两种选择之间左右摇摆举棋不定。

“我帮你搞定这件事,然后,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邪神不耐烦的挑起细长的眉毛,身体四周开始浮现出绿色的光斑,“你有三秒钟可以考虑,蝼蚁。”

“不会造成身体伤害?不会流血?不会觉得痛?不会……”

“答案是不会不会和不会。事实上这枝箭在你射出去以后自己都会看不到,”邪神修长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绿色的光团里,“只有深爱中箭之人的人才能看到——别急着质疑我,蝼蚁,你对美国队长的深爱显然不是那种想要狂吸对方老二的深爱。还有,记住你欠我一次,胖丘比特。”

“我他妈一点都不胖!”克林特冲着散开的光斑忿忿的挥挥拳头,“以及没有帮你把地球装进口袋那个操作!”

(4)

克林特趴在通风管道里,弓弦已经拉满,桃心箭头正对着史蒂夫的左胸。

被爱神之箭瞄准的人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摊着一本厚厚的素描簿,从克林特的角度能看到画纸上托尼的眼睛,金发青年正在用碳笔认真的给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勾画下睫毛。

弓箭手屏住呼吸松开箭羽,紧盯着那枝金色的小箭头朝着史蒂夫的心脏精确疾射出去,然后……

史蒂夫突兀的站起来,素描簿啪的摔在了地板上。

操!

克林特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应该终结在史蒂夫心脏上的金光不偏不倚正好命中对方的裤裆,然后调皮的闪了闪消失在空气中。

这他妈什么情况?!

弓箭手茫然的回头。

托尼拎着马克杯出现在休息室门口,他没有搭理手足无措的史蒂夫,径直穿过客厅去流理台边倒咖啡。

史蒂夫紧张兮兮的站在沙发前面,手里攥着被捏成两截的碳笔。

一口气喝完整杯黑咖啡舔了舔嘴,小胡子男人又重新续满马克杯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房间,全程目不斜视,就好像沙发边杵着的大个子是个透明人。

隐形美国队长垂头丧气的弯腰去捡画本时,射咚鹰眼侠正在通风管里扯着自己的头发无声哀嚎。

(5)

克林特整晚都在用网上搜集到的各种通灵方法,试图召唤阿斯加德的邪神前来他的卧室一晤。

画符、焚香、吉普赛纸牌、泼洒圣水等等奇招都统统失败之后,他甚至冒着被阿加魔法变成一只胖啾啾鸟的生命危险,勇敢尝试了对着空气诅咒邪神一辈子得不到真爱孤独终老的恶毒方法。

无果。

抓狂的弓箭手差点就大半夜跑出去抓一只乌鸦带回大厦来充当信使。

折腾一晚上的结果是,他第二天睡过了头没有像平时那样第一个到达餐厅。

后来每次回想起来,克林特都想要为自己错过的那短短的,精彩纷呈的几分钟——而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6)

托尼全副武装打横抱着史蒂夫冲出餐厅,后面紧跟着半绿的布鲁斯——克林特目瞪口呆的揉揉眼。

没错,被钢铁侠用公主抱的姿势搂在怀里的正是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眼神清亮整个人却红得活像一颗熟透了的美国大番茄。

复仇者们满脸懵逼的站在七倒八歪的餐椅边。

“哇哦,发生了什么?”胖特工看着一片狼藉的地板,“别告诉我今天是浩克跟你们共进早餐的。”

“队长被斯塔克抓住的前一分钟企图拒捕,”山姆抱着双臂干巴巴的说,“于是他们俩你追我赶的绕着餐桌跑了大概三圈半,或者四圈?然后斯塔克就突然召唤了盔甲。”

“呃…他们俩为什么要你追我赶的绕着餐桌跑圈?”克林特花了一点时间去消化猎鹰乱七八糟的解说。

“托尼坚称史蒂夫受了很严重的伤,虽然大家都有不同看法,”娜塔莎在唯一一把没有被撞翻的椅子上坐下来,“'不大兵,你不能讳疾忌医,虽然我了解那对你来说确实有点难以启齿,但是不,你必须要让布鲁斯帮你搞定这个,我会陪着你的——   ’  ”女特工从容的拿起餐刀往吐司片上抹果酱,“托尼的原话。”

克林特愣了一下,捂着脸发出一串呻吟。

“我觉得钢铁侠在撩美国队长,”斯科特耸耸肩,表情困惑,“可是他昨天还对着他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冷漠脸,没理由今天他就突然对他又追又抱就差没有当众啃上去,而他居然在他没有穿盔甲的情况下被他给抓住了,并且他不但没有再反抗还乖乖让他抱着他离开了房间……老天,我快要被自己绕死了……”

“我现在回想起美国队长搂着钢铁侠脖子露出的那个羞涩笑容还忍不住会发根直立毛骨悚然,”山姆摸摸自己满是鸡皮疙瘩的胳膊,“这太诡异了!”

娜塔莎不动声色的瞟了克林特一眼,后者神情复杂。

(7)

史蒂夫平躺在医疗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跟布鲁斯并排站在扫描仪后面的托尼。

“史蒂夫很健康,托尼,”布鲁斯把滑到鼻尖的眼镜推上去,“他的所有器官都非常强健,没有发现任何肌肉组织或者内脏组织损伤。”

托尼极快的用手指戳了下扫描仪的屏幕,“不不不亲爱的,别跟我说你看不到这个,”他探头去看史蒂夫,视线在接触到对方温柔的蓝眼睛时,瞬间充满了担忧,“嗨,你感觉怎么样大兵?如果很疼布鲁斯可以给你一点吗啡什么的,我保证手术会很顺利,该有的功能不会受到一丁点影响。”

“他不需要任何手术,托尼!”老好人博士严厉的说,“现在停止你的无理取闹,如果你不想一大早就跟浩克互道早安的话!”

“你们究竟都他妈的什么毛病!”托尼马上用比布鲁斯更加严厉十倍的口气吼回去,“史蒂夫的蛋蛋上插着一枝箭,而你们居然他妈的都选择视而不见?讲真?班纳博士,难道他不再是跟你并肩作战的队友?仅仅就因为他在西伯利亚揍了我一顿?嗯?”

史蒂夫瞠目结舌,悄悄支起身体察看自己两腿之间。

“一枝,呃,什么?”布鲁斯看看扫描仪屏幕,再看看莫名其妙的史蒂夫,最后看回暴跳如雷的托尼,慢吞吞的问。

“一枝有着桃心箭头的他妈的箭!”

“就像……爱神丘比特射出的那种,呃,箭?”

“该死的,我怎么知道丘比特射出的是什么样的箭?我只知道史蒂夫的老二上现在插着一枝箭……老天,那感觉一定糟透了!”钢铁侠的表情就像他正在感同身受美国队长被一箭穿咚的莫大痛苦。

“史蒂夫的感觉我不敢断言,但是托尼,即使不用仪器检测我也能感觉到你的心动已经过速了,”布鲁斯安抚的拍拍小胡子男人的手背,“现在跟着我深呼吸托尼,呼——,吸——,呼——……”

做为对布鲁斯瑜伽养生的回应,托尼直接拉开腕表里的轻便手甲,怒气冲冲的一个掌心炮轰了扫描仪。

(8)

彻底弄清事情的经过没有费多少劲,清理和修复被浩克砸塌的大厦足足用去了两周的时间。

没有盾牌的美国队长为了护着钢铁侠不惜用自己的大胸去挡绿巨人的拳头,看到被一拳揍飞的、裤裆上还颤微微的插着一枝箭的史蒂夫,托尼召唤了反浩克装甲愤怒的痛殴了浩克。

“浩克不喜欢丘比特!浩克讨厌插蛋蛋!浩克痛恨桃心箭!”

闻讯赶来的复仇者们被迫卷入了这场混战,直到克林特第N次差点被巨大的水晶吊灯砸扁时——气喘吁吁的弓箭手终于忍无可忍的尖叫,“你们都他妈的给我住手!!”

闹哄哄的打斗停止了一秒钟就热火朝天的继续进行。

“史蒂夫蛋蛋上的箭是我射的!!”克林特又尖着嗓子喊。

所有人都齐刷刷看过去,包括举着钢琴正要砸向钢铁侠的绿色大块头,“好吧我可以解释这个。就,给我一点时间解释就好,”灰头土脸的弓箭手摊开手,“如果我说这都是洛基的错,你们相信吗?”

黑寡妇饶有兴趣的挑起眉毛,“克林特,你该庆幸的是现在雷神不在大厦里,那个弟控神祗可不会认同你随便甩锅给他兄弟的幼稚行为。”

克林特沮丧的耷拉着脑袋,“事实上也有我百分之十七到十八的错——闭嘴斯科特!好吧,百分之十九点三,不能更多了……”

从天而降的巨大钢琴差点把他压成一张等身相片。

(正文完结)

彩蛋一

“所以肥啾,你的解释是你一不小心射偏了?”

“那真的不能怪我,铁罐!谁让你突然出现打乱计划的,我怎么会想到史蒂夫会毫无预兆站起来?我用我的节操发誓:我瞄准的真的是他的心脏!”

“哦,是吗?你怎么说服我相信你不是因为嫉妒我和我男朋友完美的性生活所以才故意射偏的?还有,别拿自己从来没有过的东西随便发誓,小鸟。以及顺便一提,你是我见过最烂的丘比特射手。”

“……我究竟为什么要去做一架操蛋的、出力不讨好的寮机!?”

“因为你想用这个蠢办法跟我表达歉意?我猜?”

“……”

彩蛋二

“弓兵,现在该兑现你当初的诺言了。”

“我没看错吧?那又是一枝爱神之箭吗?!不不不把那个破玩意从我眼前拿开鹿角怪,我是鹰眼侠不是他妈的丘比特!”

“那就执行另一种操作,胖蝼蚁。”

“绝无可能,我们说好没有帮你统治地球那种操作!而且,老子不胖!”

“那就把这枝爱神之箭射到那个蠢锤子身上。记住,是心脏。再射错地方我就把你变成真正的丘比特,光着屁股那种。”

“……”

彩蛋三

“亲爱的,我们再来最后一次,我保证两个小时就快速结束。”

“上帝,我的腰就快要断了……该死的肥啾射哪里不好非要射超级大兵的超级老二!我现在有理由怀疑这一定是射错部位以后引发的亢奋后遗症……”

“你想多了托尼,要知道我之前只是幻想你光着屁股被我压在床上的样子都能硬一整天。”

“……”

彩蛋四

“所以亲爱的,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看不到那枝箭的?”

“肥啾说只有深爱中箭之人的人才能看到爱神之箭,然后你当着一屋子人的面突然就冲过来亲了我——说实话你吓了我一大跳,甜心。”

“嗯哼?”

“然后我就发现我看不到它了。”

“你是说我刚刚亲过你并鼓起勇气跟你表白的时候,你居然只是惦记着我的小兄弟会不会丧失应有的功能?”

“如果你只想跟我谈一场没有鸡鸡也没有蛋蛋浪漫恋爱,甜心——就别在你的老二还黏乎乎塞在我屁股里的时候说这种话!”

“……”

彩蛋五

“我受伤了迪底救我!”

“卧槽,你能看到那个?”

“别忘了我也是神。还有,不用这个方法我也非常非常爱你,迪底。”

“……”

(真完结!)

————————————————

碎碎念:

今天刚过0点我就收到了一百条生日祝福,简直要幸福到昏古七!没错,整个漫威宇宙都祝我生日快乐了!包括盾铁夫夫!包括红骷髅和奥创!包括EC!包括腋毛侠!

我要下楼去跑圈冷静一下啊啊啊!

比心给大家!❤❤❤❤❤❤❤❤❤❤❤❤



评论(41)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