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It is the right time【第一章】

么么哒!哇塞我要消化不良了😁

谢迷花的贺文!*٩(๑´∀`๑)ง*

迷华a姬:

给肘子的生贺!!!!!!! @妖娆的猪肘子 爱你!!!!!!


这次想尝试一下连载类型的小长篇,估计剧情会九曲十八弯,不过要看我咸不咸鱼【瘫软】


这是试水的第一章,可以尽情的把意见传达给我,我一定会看的!!1


最后重申,爱肘子一万年!!


------------------------------------


一。




史蒂夫第一次见到托尼的时候,托尼的情况与其说是不容乐观,倒不如说是让人绝望。


那位名叫佩珀的女士几乎是撞进宠物诊所的大门里的。从她的衣着来看,是一位优雅贤淑的公司高层主管人员。可此时她扎在脑后的红色长发基本上全部散开了,凌乱地披散在额前,更别提在奔跑中早就乱成一团的高级套装,叫得上牌子的高跟鞋把平滑的瓷砖地面踩得咚咚响。当她看到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史蒂夫时,双手瞬间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力气之大让作为前特种部队成员,练就了一身肌肉的史蒂夫都感到了一阵尖锐的疼痛。


“医生!医生!”


面前的女士几乎是慌极了,史蒂夫赶忙忍着痛意安慰起她来。他宽厚的大掌有规律的拍在她颤抖不停的肩膀上,放低了声线温柔的劝慰: “女士,我理解你的情况。是您的宠物出了什么问题吗,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帮助您的,请相信我,我就是为了处理这个而工作的。”


不得不说,史蒂夫天生的男低音在这个时候起了大作用。佩珀终于慢慢的冷静下来。她抱紧了双臂,深呼吸了几下,朝着一脸严肃的史蒂夫心痛的说道:


“求你,救救托尼,求你救救他!”


 


当史蒂夫从前去救援的警察手里接过那只小黑猫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那个正一脸严肃的要警察让开一条路,并宣称自己的律师将会狠狠的控告他们的不法行为的光头男子是生了一副何等让人作呕的可怕心肠,才会这样折磨一个幼小的生命。


看看现在躺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小东西吧-------他的腿绝对是被划伤了,尤其是后腿,红色的血肉外翻着,有的地方伤口甚至已经可以见骨了。他的脖子上鼓起一个大包,手指按下去可以感觉到里面有玩意在动------寄生虫,该死的寄生虫。史蒂夫拿来干净的注射器,往伤口里滴了几滴药水,瞬间怀里的猫咪发出了一阵让人心疼至极的嗫喏------他太虚弱了,甚至连因为剧痛而产生的反射性颤抖,史蒂夫都几乎感受不到。


最可怕的是,当史蒂夫把这只叫做托尼的小猫给整个翻过来的时候,他胸前那个大洞简直要让史蒂夫发疯。上帝啊,上帝啊,史蒂夫在心里悲怆的呼喊到。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遭受这些?他把小猫轻轻托举到了随行带来的宠物垫上,自己的好友克林特迅速接手了急救工作。尽管作为急救师的克林特已经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和重伤,可这一次,就连他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快速的例行检查后,望着史蒂夫带着恳求的双眼,克林特什么插科打诨的话语都说不出来,只能有些艰难的,但依旧很诚实的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这个小家伙绝对命不久矣,与其让他继续受罪,不如执行安乐死来的痛快。


史蒂夫有些头晕目眩的抬起头,耳边除了嗡嗡的蜂鸣声,还有那个光头男人嚣张的叫嚣声。面对佩珀女士的指责和警察的问讯,这个男人依旧像是站在会议室里一样,舌灿莲花地进行着不要脸的回击,并努力为自己开脱。史蒂夫的拳头不断的收紧,直到骨节间都充满了因为过度紧缩而造成的可怕声响,他才挥挥手让克林特赶快带着托尼回医院,自己则走到了人群之中-----


------然后狠狠地给了那个男人一拳。


 


事实证明,史蒂夫那健硕的体型可不是仅仅为了吸引女孩子的注意或者是恐吓那些来店里闹事的无聊客人的。只一拳,就打的面前的男人口吐鲜血再起不能。肉体碰撞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等到光头男人在地上抽搐了好几下之后,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才后知后觉地把史帝夫拦到一边。当然,与其说是拦住了他,不如说只是他稍稍带离了现场。因为那些阻碍他的力量是如此的虚假和脆弱,说白了只是为了堵住那些如狼似虎的律师的嘴巴而已。史蒂夫甚至能听到几个女警察冲着倒在地上的男人吐口水。毫无疑问,她们也是猫咪的爱好者。看到这种卑劣的情景,抱着对那种小生物的无限宠爱与怜悯,恨不得一人一脚踹碎他的balls才好。


在被微微地呵斥几句之后,史蒂夫毫不在意的抹掉了手上的血迹,朝着脸上不自觉露出了痛快表情的佩珀走去。


此时这位美丽的女强人已经恢复了往日潇洒的做派。看着警察将昏迷不醒的男人生硬地拖走,她的嘴角弯出了一个相当恶意的弧度。而看到迎面走来的史蒂夫时,佩珀再次扑了上去,焦急地询问他托尼的情况。


史蒂夫相当羞愧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资格回应那份期待。他只能勉强的组织自己的语言,尽力把猫咪的状况反应给她。果不其然,听到托尼的胸口被人为的破坏出一个巨大的洞状伤口后,佩珀不可置信地向后退了几步,脸上绝望的神情就像重重一拳打在了史蒂夫的胃上,生生让他生出了呕吐的念头。


佩珀跌跌撞撞地向着自己的车辆走去,想要立刻开车赶往医院。史蒂夫慌忙拦住了她,在这种情况下让这位女士开车无疑是自寻死路。史蒂夫尽量动作轻柔的把佩珀安置在了后座,自己爬上驾驶座启动了汽车,对留在现场的善后的警察们短暂的问候了一声,便驱车返回医院。


车辆在道路上平缓的行驶,可坐在车里的两人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静。史蒂夫明白她很想询问托尼的情况,但谁都深知上帝已经无法再对那个脆弱的小生命施展自己的奇迹。而他也心存一份疑惑----那只小猫,到底是什么来头?


 


“托尼他……是霍华德先生和玛利亚女士的猫。”


 


正当他苦恼于如何询问这个可能会触及隐私的问题时,一直将脸藏在双手之后的佩珀缓缓地开了口:“你知道的吧……斯塔克企业的负责人,总裁,或者其他什么的。”


“我知道。”史蒂夫沉稳地点了点头。只要你还生活在地球上,就一定会知道这两个名字。“全球首富,清洁能源的倡议者和执行者,在联合国都说得上话的资本家,据说他们以买军火发家。不过很不幸,据说两位已经……上帝,请原谅我没有冒犯的举动。”


“不……没有关系。”佩珀轻轻摇了摇头,些许的红色发丝像流水一样从她的指缝中流淌出来:“那只是形势所迫,不可抗拒。你懂得,作为在二战时期出名的资本家,左右都绕不过贩卖军火这一项。但霍华德先生比起那些无良的吸血虫来的善良太多了。”


“他是如此善良,可上帝并不厚爱他。虽然他为这个世界创造了许多,可是他的妻子-----玛利亚夫人,却因为战时恶劣的环境,身体受损,终生无法怀孕。霍华德是如此爱玛利亚夫人,即使无法传承斯塔克的血脉也不愿和她分离。所以他们放弃了,只是安安静静地清享晚年。”


“可是就在这时,托尼出现了。”


史蒂夫有些惊讶地在后视镜瞥了一眼后座,却发现佩珀的脸庞因为陷入了珍贵的回忆而难得的变得轻松平静,便不愿意打扰她,只让她慢慢回想。


“托尼是……如此神奇。霍华德先生曾经为他做过智力测试,事实证明,他的智力如果和人类的数值互换,甚至比那些知名的科学家来的还要高,而且是高得多。他可以识字,精通好几种人类的语言,精通工程学知识和物理知识,还可以使用一些人类的工具。到了后来,在霍华德先生的教导下,他甚至学会了最难的编程工作。你知道吗?当一只猫,在实验室里捣鼓出了一个AI系统,霍华德先生几乎要骄傲地昏死过去的样子吗?


史蒂夫张目结舌了一会才忍不住喃喃说道:“那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听到这些阐述,要不是知道这位女士不会骗人,他几乎要觉得这是佩珀在过于伤心之后因为幻想而产生的胡言乱语了。说到底,史蒂夫并不相信这些话。这实在是太过于神乎其神,他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令人惊讶的传闻,如果一只猫尚且可以做到这些,那让那些努力钻研科学深渊的学者们还有什么脸面继续他们的探索?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事实上一开始我也不信。”像是看穿了史蒂夫的心口不一,佩珀也没有多加指责:“我在十四岁被他们两位收养。他们给我提供了最好的支持,供我读完了大学,甚至为我提供了一份人人艳羡的工作。”佩珀从脖子里扯出了紧急事件中才会佩戴的员工吊牌,仔细地摩挲了几下上面的花纹:“当时我就决定,要用一生来回报他们。但就是这样,当他们告诉我托尼是如何神奇的时候,我也觉得他们可能陷入了幻想症之类的。”


“在我眼里,托尼-------托尼就只是一只普通的暹罗猫。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比起一般的猫咪更加姿态优美,惹人喜爱。但也仅此而已。”


“但这个见鬼的世界也许真的就像是中学课本上所说的那样,你永远,永远不知道在你身边会发生多么操蛋的事情。”想到这里,佩珀露出了绝对不是抱怨的轻松笑声:“当时他一定是看懂了我的表情,跳到我的肩膀上咬着我的头发,一定要我去实验室。老天,他的小牙齿可真锋利。等我去了实验室看到了眼前的景象,我才明白……这是一个,真正的奇迹。”


“托尼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奇迹。”


 


 


也许是这位女士的语言中蕴含着什么了不起的魔力。当史蒂芬从那明显带有感慨语气的结束词中回过神来。直到刚才为止,在佩珀的描述的牵引下,史蒂夫已经有些不自觉地带入了自己的形象。他深深地明白,如果自己是那只名叫托尼的的猫咪的主人,说不定感受到的情感会比现在这些浓烈一万倍不止。


“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无论他如何神奇,他都不过……只是一只猫咪而已。”


话题不受控制地又转回了悲观的部分。绝望和哀伤的情绪再一次席卷了这位年轻美丽的女士:“斯塔克企业的两位主人去世后……把百分之六十的财产留给了一只猫。你能相信吗?一只猫。斯塔克企业每年能够养活数千万员工,它百分之一的股权价值就可以买下美国市中心几千平方米的空地。而这些……都赐予了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吃鱼的暹罗猫?!所以你能想象董事会那帮家伙有多么气恼发狂。”


“而那个男人,他叫斯坦,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跟着霍华德先生。那家伙的吃相难看简直众人皆知。”提到那个让托尼受伤的罪魁祸首,佩珀的语气没有一丝暖意。“他早就看托尼不顺眼了,像个疯子似的对所有人说霍华德先生是个犯迷糊的老不死。说自己比任何人都有资格继承斯塔克的财产。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垃圾一样的玩意。”史蒂夫猜测如果不是此时正坐在车里,她也许真的会朝地上吐一口口水表示厌恶。但紧接着,她的语气就迅速转化为一种无尽的自责感:“……我早该猜到的……他不是会变得纯良的人。当时他们告诉我托尼被他带走了,我就应该早早地报警……上帝啊,我真的是……太糟糕了……”


眼见着佩珀陷入了可怕的负面情绪,史蒂夫很想劝慰她两句,却发现此时自己的语言匮乏到一种预料不到的程度。他根本无法想象,如果此时渐渐驶入了拥挤的车道,史蒂夫只能闭口不谈,双眼紧盯着窗外奔流不息的车辆,陷入无穷的深思。


几分钟之后,车子顺利在医院门口停下。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