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文梗待领


*手头有几个没有肝完的文,哪位太太感兴趣就拿去接着写完吧,不必爱特我了。心情不好暂时不想写了。

———————————————

【双双受伤梗】

托尼醒过来时有短暂的记忆模糊,他茫然的盯着惨白的天花板,然后想起来坍塌的巨大横梁狠狠砸向他的瞬间,那个拼命扑过来把他圈进怀里,试图用自己身体保护他的金发青年。

托尼急促的呻吟了一声。

“嗨铁罐,你醒了?”克林特站起来的又急又快,椅腿跟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你感觉怎么样?”他小心翼翼的摸摸托尼放在被子外面的手。

“嘿……”克林特的触摸让托尼感到不舒服,他动了动那只插满针头的手,试图躲开胖特工,“史蒂夫……”他费力的说,嗓子干得像两张粗砺的砂纸在互相摩擦。

“队长没事,他守着你好几天刚刚回去,现在应该在睡觉,”克林特迅速接口,一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放了根吸管进去,“要不要喝点水?”

脖子上的固定器让托尼转头都很艰难,他微微侧头叼住吸管,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克林特。

“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不相信我说的话?”克林特撇撇嘴,“你可以打电话过去吵醒他,反正他有四倍精力缺少几天几夜的睡眠又不会死。”

“几天几夜?”托尼用舌头推开吸管,声音嘶哑,“我睡了几天?”

“没几天,也就七八天吧,”克林特转身放水杯,感觉托尼的视线紧追着他,“不过以史蒂夫的愈合能力一周时间已经足够长了,”他停顿了一下再次强调,“他没事。”

托尼狐疑的皱起眉毛,在他来得及问出下一个问题之前,房门被推开了。

“感谢上帝,你终于醒了托尼,”布鲁斯大步走进来,脸上挂着浓重的黑眼窝,后面跟着娜塔莎,“比我预计的苏醒时间提前了十二个小时,”他凑近围绕着病床的各种仪器仔细察看,“一切正常。好样的伙计。”

“史蒂夫怎么样?”托尼马上放弃从狡猾的胖特工嘴里挖答案,把目标转向布鲁斯,“楼板砸下来时史蒂夫挡在我上面 ,他肯定比我伤的严重。”

“他在补觉,”娜塔莎回答,“至少我从大厦出来时他还呆在自己房间里,”她坦然的跟托尼对视,“盾牌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史蒂夫只是皮外伤。托尼,你男朋友没有破相,他颧骨上那点小划伤早就看不出来了,”女特工抱起胳膊语气轻松,“乖乖躺着,晚上他就会来陪你了。”


(这个梗的构思是要写史蒂夫其实重伤还在昏迷不醒,很可能会挂,然后大家商量后决定瞒着托尼,所以各种善意的谎言。我的构思是有一幕是史蒂夫进手术室时要从托尼病房门口过去,但是手术风险很大,谁也不知道这个超级大兵能不能从手术台上活着下来,所以在托尼睡着时,大家打开他的病房门,然后史蒂夫的手术推车安静的路过,以这种方式做为万一史蒂夫真的没能挺过手术时盾铁两人最后的告别。当然以我的尿性肯定是有惊无险的大团圆结局,史蒂夫醒来以后听说托尼多日不见自己起了疑心,各种闹脾气不肯配合治疗,就要求跟托尼住一间病房。然后就是夫夫二人互相斗嘴养病的温情幽默小日常。有喜欢的太太就拿去写吧,想写成be也好he也好随自己喜欢。)

———————————————

【撩】

史蒂夫感到很恼火。

周日晚上,复仇者们聚在一起度过了一个其乐融融的电影之夜——托尼难得的没有缺席,他在电影即将开始的前十秒钟离开实验室走进了公共休息室,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工装裤和他最喜欢的安息日黑背心,眼睛周围是一圈护目镜留下的清晰压痕。

史蒂夫往沙发扶手边挪了挪,给托尼让出一半的位置,顺便把一只爆米花碗塞给他。小胡子男人蜷起一条腿垫在屁股底下,抱着爆米花碗放松的斜靠在沙发里。

电影片头刚放完,史蒂夫就用余光注意到托尼开始打瞌睡了,他的脑袋一点一点朝着自己靠过来,最终在接触到史蒂夫的肩膀时满意的蹭了蹭,找到个舒服的角度迅速睡死过去。

史蒂夫小心翼翼的调整坐姿,一边把托尼怀里的爆米花碗轻轻拿走。

对方无意识的动了动压在屁股下面的那条腿,赤裸的前脚掌紧贴着史蒂夫的大腿,透过一层薄薄家居裤的温热触感让史蒂夫心猿意马如坐针毡,更别说还有同时打在他脖子上的热烘烘的鼻息。

金发青年的脸在黑暗中逐渐变得像熔岩一样滚烫。

在那一瞬间,史蒂夫甚至产生了错觉,他觉得这个睡得人畜无害的可爱男人,跟午餐时敲着盘子拒绝吃胡萝卜时张牙舞爪的难搞男人,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等下,他刚刚是想到用人畜无害和可爱来形容托尼吗?

然而并不。

度过温馨电影之夜的复仇者们在周一早上的五点就被刺耳的警报声吵醒,饿着肚子集合又一次去拯救世界。

战场上的钢铁侠一如既往的冲在最前面,对美国队长所有的作战计划都充耳不闻,只顾闷着头一通狂轰滥炸。

“铁罐一定是疯了,”克林特射中一个八爪机械怪物,在通话频道里大声说,“队长,你要试着阻止铁罐,见鬼,他离敌人的老巢太近了!”

“我不认为有谁能成功阻止一只没喝到咖啡就被迫空着肚子跑来打怪的钢铁侠,”黑寡妇的声音听上去很淡定,“而且还是一只起床气大爆发的钢铁侠。”

史蒂夫皱起眉毛。钢铁盔甲几乎完全淹没在密密麻麻的机械怪物群里,他的四倍视力也只能偶尔瞥见一抹穿梭其中的金红色身影。

“钢铁侠,我们需要一个作战计划,”战甲被一个机械怪物的激光束击中,在半空趔趄了一下撞向另一个机械怪物,很快又被激光束狠狠弹回去,来不及反击的钢铁侠就像一只大皮球被四周包围的敌人踢来踢去,“老天!”史蒂夫心惊胆战,“索尔,托尼需要你的支援,把他从那支该死的外星人足球队里弄出来!”

(这个就不多啰嗦了,就是闹哄哄的复联大家庭旁观盾铁二人各种互撩,然后助攻。想接着写的自取吧。)

———————————————

【冷战】

史蒂夫第三次裸着身子走进卧室时,托尼终于忍无可忍的把平板摔在床上。

“你他妈是故意的吧,史蒂夫?”托尼跪坐在床上,两手叉腰,“说吧,这次又是什么借口?”

“我进来拿一条干净的内裤。”光溜溜的英俊青年耸耸肩,表情无辜。

“这个借口刚才已经用过了,”托尼挑起一侧的眉毛,视线飞快的掠过史蒂夫胯下,“二十分钟前你晃着你的大老二进来时就是这么说的。”

“你真觉得我的老二很大?”史蒂夫憋着笑挠挠鼻子,“抱歉,其实是我不喜欢刚才拿出去的那条。”他走到衣柜边拉开内裤抽屉,磨磨蹭蹭的刨来刨去。

托尼抱起胳膊严厉的盯着史蒂夫。

(日常吵架闹分手然后冷战,铁罐傲娇发脾气,大盾就各种切黑。构思是托尼故意让史蒂夫知道自己在约会,积极准备步入下一段新恋情,然后又故意让约会对象来家里接他出去吃饭什么的想让史蒂夫嫉妒,结果这个约会对象在等托尼换衣服时跟史蒂夫聊起来,发现很有共同语言,两个人兴致勃勃说个没完没了,托尼尴尬的站在一边插不上嘴。至于约会对象是谁没想好。自取吧。)

———————————————

【就想跟你滚个床单,怎么就那么难!】

1.

托尼无精打采的咬着吸管,从垂着的长睫毛底下偷看史蒂夫。

金发青年勾着嘴角,温柔的回视他,蓝眼睛亮晶晶的。

“操!就,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大个子!”托尼垮着眉毛推开喝了一半的橙汁,“所以,一会是科技展还是画廊?”

“你喜欢去哪我都陪着你,”史蒂夫露出标准的牙膏广告笑容,明亮的太阳光反射在他的金发上晃疼了托尼的眼睛,“约会的内容一向你说了算,托尼。”

那不如别再浪费时间一起回去滚个床单好了。托尼及时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不不不托尼•斯塔克,你绝对绝对不能搞砸这个!

“那就……二战历史纪念博物馆?”

“好的,托尼。”

2.

托尼心不在焉的看着史蒂夫的背影,后者正在认真浏览展板上的介绍。

托尼感到非常沮丧。

他跟史蒂夫正式交往已经两个月了,这个博物馆一起来了有五六次——顺便一提,科技馆也去了五六次,市里大大小小的画廊都转遍了,可是他们俩的亲密度还停留在史蒂夫告白时的那个拥抱上。

那是非常纯洁的一个拥抱,就像每次战斗结束后索尔会附赠的那种拥抱,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进展。

哦不,确切的说他跟史蒂夫还有过一次牵手,如果那也能算是牵手的话——上个月他们俩在科技馆约会时被人认出来,史蒂夫拉着他一路狂奔躲避追在后面的市民……老天,他当时跑的肠子都快颠断了!

那次逃亡事件引发的后续恶性连锁反应就是:那天之后,他每天都被他的新任男朋友半强迫性的押去训练场进行两个小时的体能强化训练。

那让托尼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倒不是说他不喜欢史蒂夫陪着他训练,可是身边放着这样一个金发大胸的美人,只能眼巴巴看着却不能拐到床上去,托尼还是很有小情绪的。

在前花花公子的猎艳史上,约会两个月却连一个吻都没有发生,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托尼把手伸进衣服下摆捏了捏自己肉乎乎的小肚子。

没理由啊,老冰棍表白时我肚子比现在还多肉呢,他自暴自弃的小声嘟囔,“可是话说回来,又不是说人人都能有美国队长那样的六块腹肌什么的。”

“托尼你在和我说话吗?抱歉,我没有听清楚,”史蒂夫体贴的转身等着托尼跟上来,“嘿,想要听听亲身参战的美国队长讲解的真实版偷袭九头蛇基地的故事吗?”

不想,劳资都听了一百多遍了!托尼使劲忍住没翻白眼,“好啊,就讲那段美国队长只身捣毁九头蛇基地勇救发小铁胳膊的故事吧!”

“不托尼,那时候巴基还没有装铁胳膊……”

托尼决定不能再这样无限时的跟史蒂夫耗下去了。

(铁罐想上床,大盾想谈恋爱。当然结果还是大盾被铁罐拐上了床,一个关于套路的老梗。自取吧。)

———————————————

【我的邻居是个麻烦精】

1.

史蒂夫拉开车门时,另一侧的车门也被人拽开,一个小胡子男人飞快的钻进来,两个人几乎同时坐到了车后座上。

史蒂夫皱皱眉。男人的右脚正好踩在他左脚的帆布鞋上,毫不客气的在他脚面上留下了一个脏兮兮的湿脚印。

“嘿,是我先坐进来的,”小胡子男人抢先开口,“你下去再叫一辆车,我赶时间。”

“我以为这辆车就是我叫的?”史蒂夫动动脚趾,“而且你踩我脚了,先生。”

“哦,”男人一边漫不经心的挪开脚一边语速极快的分辩,“是我挥的手,然后这辆车停下来,然后我跑过来,然后我拉开车门,然后我坐进来——然后你才跑过来。”

史蒂夫淡定的挑起眉毛,“是吗?如果我不先坐下来的话你又是怎么踩到我脚的?”

他注意到面前这个蓄着漂亮小胡子的年轻男人有着一双大到不可思议的棕色大眼睛,狡黠灵动,被雨水濡湿的眼睫毛又长又密。

大眼睛男人愣了一下,“呃,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是你把脚硬塞到我鞋底的?”他吸吸鼻子,耍赖的摊开手,“反正我是不会下车的,我说了这是我的车它就是我的车!”

史蒂夫不说话,抱起胳膊靠进座椅里。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一会,谁也没有要率先让步的意思,直到司机不耐烦的按了下喇叭,“喂你们两个,要么都滚出我的车,要么就拼车!”

在这种大雨天被轰下出租车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鬼知道还能不能等到再一辆空车。在史蒂夫反应过来之前,男人已经抢先迅速报出一个地址。

史蒂夫好整以暇的眯起眼——男人报给司机的地址恰好就是他住的公寓楼的地址。

这就非常有趣了,他想。

2.

托尼穿过雨幕冲进公寓楼,发现那个跟他争一辆出租车的金发男人也下了车时,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你跟着我干什么?你是无家可归吗?”他气势汹汹的叉着腰,“虽然车费是你付的,但是不,我绝不会因为这个请你吃晚餐的。”

“并不。恰好我也住这里。”史蒂夫一脸无辜。

托尼懒得搭理他,转身朝楼梯跑去。

老式的公寓楼没有配备电梯,不紧不慢的跟在托尼屁股后面一口气爬到四楼时,史蒂夫忽然觉得有点莫名的期待。

他就住在五楼,他隔壁的那套房子自从老威廉夫妇半年前搬去费城跟儿子同住以后,就一直空着没有租出去。

“如果你想玩尾随然后伺机实施入室抢(算你狠)劫的罪恶行径,大个子,”小胡子男人停下来扶着楼杆大口大口喘气,“那你选错人了,跟我一起住的是个很厉害的大侠,”他眨眨眼,撩起黑T恤下摆胡乱抹抹脸上的汗水,“中国功夫你听过没有?就,很牛掰的东方咏春拳那种。”

史蒂夫好笑的耸耸肩,“先生,事实上我真的住这里。”

托尼转转眼珠,上下打量了一圈金发青年扣得严严实实的格子衬衫和卡其休闲裤,“我到了。”最后,他果断的指指身后的房门。

“你跟艾伦小姐一起住?”史蒂夫瞥了一眼那扇门,“哇哦,艾伦小姐居然是隐居的功夫大侠?那她的拐杖一定是用来伪装身份的道具喽?”他绕过紧张兮兮的男人向楼上走,控制不住的弯起嘴角,“男朋友?”

“什……什么?”

“我是说,你是艾伦小姐的男朋友?”史蒂夫笑嘻嘻的问,“据我所知她没有任何亲戚,一直独居。”

托尼犹豫了一下,“呃,没错,男朋友,”他露出个甜腻腻的假笑,“艾伦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懂的,在床上又辣又狂野笑起来尤其性(算你狠)感……”

史蒂夫转身,居高临下看着得意洋洋的小胡子男人,“嗨,艾伦小姐,”他歪着脑袋朝托尼身后挥挥手,“路易(算你狠)三世还喜欢我上次给它选的猫粮吧?”

托尼下意识的回头。

皱巴巴的老妇人一手拄着拐杖,怀里抱着一只肥胖的橘猫站在门里,冲着他咧开嘴露出两排假牙。

这就他妈的有点尴尬了。“你他妈的套路我!”一直到转过楼梯的拐角,他才愤怒的低吼。

“咏春拳,笑起来尤其性(算你狠)感,嗯?”史蒂夫努力憋着笑,肩膀抽搐,“床上又辣又狂野……”

“闭嘴混蛋!”托尼没好气的竖起一根中指。

史蒂夫掏出钥匙晃了晃,“看来我们还真的是邻居,”他悠闲的背靠着楼杆看对方握着拳头擂门,“你是昨天搬进来的?昨天我刚好出城去写生了……”

“托尼你回来了!”房门突然打开,屋里的男孩就像一发热情的小炮(算你狠)弹射进托尼怀里。

“虫虫——”托尼拉长声音。

“抱歉我又忘了,你现在是杰瑞不是托尼,”男孩不好意思的吐吐小舌头,视线越过托尼的肩膀落在史蒂夫脸上,“站在你后面的那个帅哥是谁?”

“他是汤姆。”托尼迅速抢答。

史蒂夫无视托尼的恶作剧,友好的对小男孩招手,“嗨虫虫,我是你们的新邻居史蒂夫•罗杰斯。”

“虫虫只有我能叫。彼特,我儿子。”托尼干巴巴的介绍。

“收养的。”小豆丁忽闪着睫毛郑重补充,一边搂住托尼的脖子,“托尼,我饿了。”

托尼在彼特的胖脸蛋上使劲啵了一口,“晚饭想吃什么,意式披萨还是芝士汉堡?”

“咳咳咳,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冰箱里有一块上好的牛排,”史蒂夫赶在托尼甩上门的前一秒大声说,“我还会烤巧克力蛋挞和蓝莓小蛋糕,配方绝对正宗。”

金发青年同时收获了两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

这一大一小看上去还真像是父子俩,史蒂夫把钥匙插进锁孔时想。

3.

“罗杰斯先生不像坏人。”

“你才见他一面而已,虫虫。”

“可是他烤的蛋挞确实很好吃啊!”

“我觉得牛排也不错。”

“所以,罗杰斯先生肯定不是坏人!”

“……”

4.

史蒂夫背着画夹抱着两个超市的购物袋走出电梯时,他的新邻居托尼正跟他的儿子彼特在走廊里吵架。

绕过吵得热火朝天的父子俩,史蒂夫磨磨蹭蹭的伸手在外套口袋里摸钥匙。

“你是个坏蛋老爸,托尼!”小豆丁凶巴巴的叉着腰,气势上一点都不输给他的坏蛋老爸,“我才六岁,没有哪个六岁孩子的老爸会让他的心肝宝贝儿子去打扫爆(算你狠)炸现(算你狠)场!”

史蒂夫听到爆(算你狠)炸现(算你狠)场吓了一大跳。他悄悄侧过头偷看,小个子男人顶着一头蓬松的爆(算你狠)炸头,黑色工字背心上溅着各种颜色、乱七八糟的污渍,脸上黑乎乎的。

而他儿子彼特……好吧,这个脏兮兮的小家伙现在看上去简直就是缩小版的邋遢托尼,父子俩相同的狼狈相就像从火灾现(算你狠)场刚刚逃生出来的幸存者。

托尼翻了个白眼,“所以,你现在又肯承认我是你老爸了?”他一手支着门框,用威胁的口气一字一顿的说,“虫虫,我再说最后一遍,去把你炸掉的那些试管清理干净,就现在,立刻!马上!”

“不然你要怎么样?打我的屁股还是罚我不准吃晚饭?”彼特满不在乎的吸吸鼻子,“我也可以像你一样吃甜甜圈当晚饭的。”

史蒂夫皱皱眉,终于忍不住插嘴,“那个,打扰一下,甜甜圈不能代替正餐,蔬菜和……”

“闭嘴!”父子俩同时回头尖着嗓子喊。

史蒂夫缩缩脖子,“如果有人想吃烤肉的话,”他漫不经心的推开房门,“条件是任何人的盘子里都不准剩下西兰花和胡萝卜。”

彼特冲过去拥抱史蒂夫时发出一声欢呼。

5.

“史蒂夫是好人。”

“食物的味道不是评判好人和坏人的标准,虫虫。”

“可是你连最讨厌的花椰菜都吃得干干净净!”

“那是为了迷惑敌人,不然他会以为我们不喜欢他的厨艺——恶性循环就是我们再别想蹭饭吃了。”

“明天我们还用吵架的办法去史蒂夫家吃晚饭吧托尼,我想吃芝士鸡胸焗饭!”

“饭后甜点我想吃蓝莓派!”

“所以,史蒂夫肯定是好人!”

“……”

6.

史蒂夫接到警(算你狠)察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厨房里烤蓝莓派。

他把搅拌好的面糊注入模具推进烤箱,慢条斯理调好时间,又用抹布仔细清理了一遍流理台,才解下围裙开着哈雷不紧不慢的去了警(算你狠)察局。

轻车熟路办好手续交了保释金,史蒂夫推开关押室的门。

托尼挂着一只黑眼窝盘腿坐在铁栏杆里面的地板上,小胡子得意洋洋的翘着。三四个小警(算你狠)察凑在铁笼子外挤成一堆,表情激动兴致勃勃。

显然故事正讲述到高潮部分。

视线接触到托尼手里握着的咖啡纸杯,史蒂夫不动声色的虚握着拳头放在嘴边干咳了一声。

“嗨汤姆,你来了!”托尼跳起来,隔着铁栅栏笑嘻嘻的跟史蒂夫打招呼,“其实你不用这么着急赶来,我在这里很好……”

“是啊,还有咖啡可以喝,”史蒂夫看着小警(算你狠)察们有点意犹未尽的散开,其中一个拿了钥匙过去开铁门,“我不知道现在的警(算你狠)局对待被关押的犯人都提供这么人性化的服务了,”他挑起一侧的眉毛,“所以,这次又是因为什么?托……杰瑞?”

“喂,首先我不是犯人!”托尼不满的大声抗议,“事实上我跟彼特今天见义勇为了——没错,我们差点就抓到一个企图在超市行窃的小偷。”

“很好,这次你把彼特也扯进来了?”史蒂夫抱起胳膊。

男孩脏兮兮的小脸从托尼身后探出来,“嗨汤姆,”小家伙攥着托尼的衣服下摆,眨巴眨巴大眼睛,“杰瑞说,你会给超市赔钱,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会还钱给你的!”托尼抢着说。

“上次在酒吧喝醉打架的保(算你狠)释金和赔偿金你还没有还我,”史蒂夫耸耸肩,“而我更感兴趣的是见义勇为的人怎么会被抓起来。”

托尼尴尬的挠挠鼻子,“他们说在那个家伙身上没有搜到赃物,”他偷看了一眼金发青年严肃的板砖脸,“好吧好吧,也许我冲过去的有点早,他还没来得及偷东西……”

“他冲过去时撞翻了一排货架,还有一个奶粉罐金字塔,”彼特细声细气的补充 ,“我是自愿跟着他被关起来的。”

“切,说的好像那个家伙屁股上的牙印都是我留下的一样。”托尼小声嘟囔,一边在史蒂夫看不到的地方对男孩龇牙。

史蒂夫头疼的捏捏鼻梁。

(这篇文的设定是盾铁二人均普通人,无明显年龄差。富豪托尼因为某些原因带着领养的儿子隐居,然后父子俩各种不省心各种惹麻烦,三好邻居史蒂夫自然就跟在他们屁股后各种收拾烂摊子,然后在接触过程中二人慢慢相爱,最后搬到一起共同抚养彼特。有喜欢这个梗的太太拿去写吧。)

———————————————

上面的所有梗感兴趣的太太都可以拿去接着写,就不用爱特我了。

评论(27)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