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视而不见

*百日铁受企划第16日,cp盾铁。

*脑洞来源于一则小笑话。夫妻冷战,夫醉酒晚归有意和解,妻不予理睬,家里的猫正好跑过来,夫对猫说:你今天看起来很漂亮。妻:别跟动物套近乎。夫:啊啊啊老婆,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妻:猫猫乖,别理动物。夫:……

*复联全员助攻,注意,全员切黑+助攻!闹哄哄的复联大家庭我的最爱!

*ooc,傻白甜预警,不喜请点X,谢谢!

(1)

钢铁侠掉下来时不偏不倚的砸到了一个垃圾桶里,整个人像被折叠起来似的,四肢挂在垃圾桶外面,屁股深陷桶底。

他费力的撑着桶边挺挺肚子,试图脱离困境,但是倒霉蛋天才显然低估了失去动力时钢铁盔甲的重量问题,那让他徒劳的自救毫无悬念以失败告终。

然后,他用仅剩一半的视线——没错,因为面甲上现在正挂着一条滑稽的香蕉皮,那恰好遮住了他的一只眼睛——看见美国队长拎着盾牌大步朝他飞奔过来,紧身战斗服包裹下的胸肌波涛起伏。

托尼忍不住在面甲后轻弹了一下舌头。不得不说这个肌肉猛男的身材确实火辣,就像钢铁侠有一个人尽皆知的赞爆了的翘屁股一样,美国队长也有一个人尽皆知的赞爆了的大胸。

接着,托尼的一半视线看到史蒂夫紧绷的微微下垂的嘴角。

这个表情可不太妙,托尼想。那通常意味着面前这个男人正在努力压制着怒火,如果你不想收获一个怒气冲冲的美国队长和他烦死人的各种说教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乖乖闭上嘴,然后乖乖认错,然后乖乖保证,最后乖乖装可怜。

这个方法托尼屡试不爽。

钢铁天才三秒钟之内就聪明的下定决心,今天他不跟史蒂夫吵架,毕竟是他不听指挥擅自行动在先。嗯,又一次的。

史蒂夫跑得很快。托尼朝史蒂夫伸出一条胳膊,手指微蜷掌心向上,用全然信任的姿势等待男人握住他的手把他拉起来,就像以往每次战斗中他摔倒了,或者在日常体能训练中他被撂翻在地时一样,史蒂夫总是会有力的握紧他的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托尼勾起嘴角伸着手,眼巴巴的看着——

美国队长像飓风一样擦着垃圾桶径直跑了过去,目不斜视,仿佛垃圾桶里折叠着的是个透明的隐形人,疾跑卷起的强大气流甚至刮掉了钢铁侠面甲上耷拉着的香蕉皮。

这就他妈的有点尴尬了。

托尼困惑的眨眨眼,还维持着抻长一只胳膊等待被解救的愚蠢姿势。

(2)

托尼心神不定的丢开焊枪,一把扯下护目镜扔在工作台上,鉴于今天在战场上美国队长的奇怪表现,他决定放弃继续折腾盔甲去餐厅吃个晚饭。

事实上,不仅仅是在战场上,战后总结会议上的美国队长也同样让托尼有点摸不着头脑。

按照托尼以往的经验,史蒂夫应该在会议室里大发雷霆,喋喋不休的指责钢铁侠不顾全大局,不注重团队合作,不服从指挥,不尊重作战计划巴啦巴啦巴啦——托尼甚至已经暗暗做好跟史蒂夫针锋相对大吵一架的思想准备——毕竟用左右摇晃身体打翻垃圾桶的自救方法看上去太不斯塔克了,尤其是那个狼狈不堪的自救过程还很不巧的就被克林特给看到了。

那让钢铁侠感到颜面尽失。

但是出乎托尼预料的是,战后总结会风平浪静。美国队长一句都没有提及钢铁侠有组织无纪律的个人英雄主义做法,他只是简单概括了一下战况就直接宣布散会了。

托尼打好腹稿的冷嘲热讽之词全部化成了一腔铁式懵逼,感觉就像蓄力已久狠狠出击,却一拳打在了软趴趴的棉花堆里,收也收不回来放也放不出去。

走进餐厅时,心不在焉的托尼差点跟史蒂夫迎面撞个满怀,托尼注意到史蒂夫的白T恤胸口位置有一大片烤肉酱汁留下的污渍。

金发青年一言不发,匆匆绕过他消失在门口。

“嘿队长!我就当你刚刚跟我说过对不起了,以及没关系!”托尼朝着史蒂夫的背影喊,“真不敢相信,我们的道德楷模居然没有开口向我道声歉就跑了,”他不高兴的拖开椅子坐下来,“真是没礼貌。”

没有人搭理他。

克林特正忙着用刷子往松饼上涂蜂蜜,索尔鼓着腮帮子嘴里塞满了烤肉,布鲁斯在帮娜塔莎往餐盘里盛水果沙拉。

托尼撇撇嘴拖过松饼篮,“肥啾,把蓝莓果酱递给我。”

克林特还在忙着用刷子往松饼上涂蜂蜜。

“肥啾?死胖鸟?”托尼抓起餐巾丢过去。

胖特工连眼皮都没撩,精准的用手背挡开托尼的餐巾攻击,把抹了厚厚一层蜂蜜的松饼送进嘴里大声咀嚼。

愣了一下,小胡子男人干脆撅着屁股爬到了餐桌上,“嘿小鸟,你有听到我跟你说话吗?”他叉开手指在克林特脸前晃来晃去,想引起对方的注意。

克林特不动声色的站起来避开托尼的手掌,一手举着蜂蜜刷,探身去拿第二块松饼。

托尼翻了个白眼,“幼稚鬼,”他抓起果酱瓶试图倒退着爬回自己的座位上,然后非常倒霉,他的脚踹到了花生酱瓶子,“哇哦,”在瓶子砸到地板上的同一时间,托尼迅速抬手做出召唤手甲的动作,一边紧张兮兮看向布鲁斯,“别激动亲爱的班纳,我可以解释这个的!”

老好人博士推了推滑到鼻尖的眼镜,端起玻璃杯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牛奶,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花生酱瓶子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的巨大碎裂声。

托尼环视一圈围坐在餐桌边的复仇者们,“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迷惑不解的眨眨眼,“是你们集体都瞎了聋了哑巴了还是我突然变成透明人了?”

每个瞎子聋子和哑巴都在专心致志对付自己盘子里的食物,丝毫不在意桌子中间,烤肉旁边——还趴着个姿势诡异的钢铁侠。

史蒂夫换好衣服走进餐厅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金发青年挑挑眉毛在自己座位上坐好,抖开餐巾把一个角塞到衬衫衣领里,神态自若。

“嘿,别跟我说你也看不到我,”托尼小心翼翼的凑到史蒂夫跟前,“史蒂夫 ? ”

史蒂夫显然刚刚冲过澡,一缕湿润的金发垂下来搭拉在额角,看上去阳光又性感,托尼忍不住嘬起嘴对着那缕头发吹了一口气。

史蒂夫抬起好看的蓝眼睛跟托尼近距离对视,两个睫毛怪的长睫毛几乎要暧昧的纠缠在一起——然而片刻之后,金发青年就若无其事的挪开视线开始用叉子往自己的餐盘里搬运烤肉。

“好吧,至少这说明你还是能看到我的,”托尼悻悻的爬下餐桌,“我讨厌你,美国傻大兵,”他拧开果酱瓶狠狠挖了一大勺蓝莓酱堆到松饼上,“以及,我讨厌你们在座的所有人!”

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理睬小胡子男人的地图炮。

娜塔莎优雅的用餐巾擦了擦嘴表示用餐结束。索尔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惬意的拍拍肚皮。

(3)

第N次差点戳到自己手上时,托尼认命的丢开了螺丝刀。

“贾维斯,你说他们是不是有个邪恶的计划,呣,比如想要逼疯我?然后趁机霸占我的大厦什么的?”托尼揪着头发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不,我得说这些家伙还是太天真了!佩珀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即使那个家伙是美国队长,小辣椒也一定会毫不留情的用高跟鞋重敲他的脑袋!”

“我相信如果是出于保护您的目的,波兹小姐肯定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先生。”

“甚至包括用高跟鞋敲晕美国队长?”

“甚至包括用高跟鞋敲晕美国队长,先生。”

托尼心满意足的叉着腰安静了一会。

“这可是他们先来挑战钢铁侠的,”他捏着下巴想了想,“每次当我试着降低自己的底线时,这些家伙总是恰好在我的底线之下——贾维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现在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他们都不会理我。”

“我完全赞同您的观点,先生,您尽可以随便胡说八道,”智能管家停顿了一下,语气轻快的建议,“而且您还可以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把平时不方便说出口的话都轻轻松松说出来。比如,您早就想对罗杰斯队长说的那些话。”

“静音,贾维斯!”托尼凶巴巴的对着摄像头瞪起大眼睛,耳朵粉红,“你知道的太多了,这样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的,老伙计!”

托尼抓起螺丝刀开始接着拧之前的一颗螺丝。

“贾维斯,你觉得那些话真的可以说?”他低着头使劲拧拧拧,“就,那些话……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话对吧?”

“……”

“贾维斯?”

“我正在静音,先生。以及我必须指出您使力的方向是错误的,我认为您正在拧松螺丝而不是拧紧它。”

“见鬼,”托尼挫败的捂着额头呻吟,“你一定是美国队长派来潜伏在我身边的卧底,”他赶在智能管家开口之前厉声说,“你还是继续静音吧,老滑头!”

(4)

托尼拎着马克杯走进公共休息室。

“我的箭头升级以后真是带给我很多意外的惊喜,”克林特正在大声跟娜塔莎抱怨,“我以为它射中靶心时应该爆炸而不是嘭的爆出一连串粉红色的小桃心——毕竟它是一枝爆破箭头而我也并不是忽扇着短翅膀的小天使!”

托尼去流理台边接咖啡,小胡子得意洋洋的翘着。

“比起一个充满暴【河蟹河蟹】力的鹰眼侠,也许有人觉得九头蛇们更喜欢一个充满爱心的丘比特?”娜塔莎不置可否。

“对于体重超标的丘比特会不会飞着飞着就啪叽一声突然掉下来,我持保留意见,”托尼喝了一大口咖啡,悠闲的斜靠着流理台,“你太胖了啾啾,而且我只要脑补你光着胖屁股飞来飞去的场景就忍不住想吐。”

克林特无动于衷,他吃完最后一块小甜饼,拍拍腿上的甜饼渣,“大块头,我们再来一局飞行棋怎么样?”

“然!”索尔兴奋的搓着大手。

“嘿,做为一只肩负重大使命的神王子是不应该整天沉迷于中庭游戏的!”托尼尖着嗓子抗议。

“吾友鹰之眼,为何你每次都能轻松掷出六点?”索尔问。

“因为我人品好?我想?”克林特回答。

“因为肥啾作弊,傻锤子!”托尼耐心的等了一会,弓箭手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跳起来气急败坏的反驳他,大个子雷神也没有质疑对手的骰子。

那让托尼觉得既无趣又沮丧,“好吧,”他把注意力转向在沙发上看书的史蒂夫,“看来我是真的融入空气了。呃,今晚有人想要去看一部二战时期的黑白老电影吗?我口袋里恰好有两张电影票。”

史蒂夫翻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飞快的抬头扫了托尼一眼,又低下头接着看书。

“没人想要去?”托尼晃晃手里的电影票,“看来我只好另外约人了。说到约会,当然要做足全套——”他拖着脚步磨磨蹭蹭的向门口走去,“贾维斯,帮我在电影院对面的酒店订间情侣套房,床上要铺满玫瑰花瓣那种。”

“如您所愿,先生。”

书掉在地板上的声音极大的取悦到了托尼,他得意洋洋勾着嘴角转过身。

“有人想来一杯鲜榨柠檬汁吗?”史蒂夫捡起书倒扣在沙发扶手上,从容绕过茶几走进厨房。

“我和索尔,双倍加糖。队长,谢谢!”克林特大声说。

“不史蒂夫,我还是更喜欢花草茶,”布鲁斯微笑着举起杯子,午后明亮的阳光穿过玻璃杯,在桌面投下一小团细碎的茶色光斑,“我和浩克都不喜欢太酸的东西。”

“队长,能帮我冰镇一杯用来做睡前面膜吗?”娜塔莎说。

“操!”托尼愤怒的攥紧了拳头,“你们他妈的还真当我是个死人啊?!”

史蒂夫开始把柠檬切块放进榨汁机。

克林特又扔出了六点。

索尔捂着脸哀嚎他又双叒叕被撞回大本营的飞机。

布鲁斯给娜塔莎的杯子续满花草茶,五颜六色的小花瓣在玻璃杯里欢快的上下翻滚。

“我喜欢史蒂夫。”托尼干巴巴的说,“喜欢很久了。”

诡异的沉默过后,史蒂夫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得面红耳赤。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克林特翻了个白眼,“情侣套房?铺满玫瑰花瓣的大床?”他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拜托铁罐,别让我知道更多细节了!”

“恭喜吾友钢铁之人,恭喜吾友美国之队长!”索尔咧着大嘴隆隆的说。

“所以,现在你们又他妈的都能看到我了?”托尼狡黠的眯起眼睛,“抱歉史蒂夫,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千万别当真。”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史蒂夫冲过去一把抽走了托尼手里的电影票,“我可不这么认为,口是心非侠,”金发的英俊青年皱着眉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严肃一点,但是红到快要滴血的耳尖出卖了他,大片的粉红色从他的脸颊一直蔓延到他格子衬衫的衣领底下,“现在,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托尼。”

“好好,谈谈。”娜塔莎摊开手耸耸肩,“各种意义上的。”

(正文完结)

彩蛋一

“你这样跟托尼吵来吵去是行不通的,史蒂夫。”

“托尼讨厌我,娜塔。”

“老天,没有见过比你们俩情商更低的家伙了!”

“可是托尼讨厌我……”

“打起精神来大兵。相信我,托尼他一点都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讨厌你,呣,事实上我觉得他喜欢你。”

“不可能。托尼讨厌我……”

“闭嘴史蒂夫!显然你对托尼的关注太多了,我们需要一个小小的计划。”

“?”

“计划就叫'视而不见'你觉得怎么样?”

“?”

彩蛋二

“电影很好看,玫瑰花瓣很浪漫,床也很舒服。当然,最棒的还是你,托尼。”

“这不是你把老二塞在我屁股里整夜不拿出去的原因,猛男。你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保险套这种东西吗?”

“我很抱歉,托尼。可是我不想隔着一层橡胶制品去感受你,那总让我觉得我们俩不够亲密无间。”

“而且你的口【河蟹河蟹】活简直糟透了!”

“托尼,我会勤奋学习,请毫无保留的教导我。”

“而且你都没有不应期!”

“呃,我可以把这句理解为是对我体力的夸奖吗?”

“哼,还好你的大胸勉强弥补了以上这些缺憾。”

“1到10,托尼——你觉得我初夜的表现可以打几分?”

“吻技0,技巧0。”

“这可真伤人,托尼。”

“耐力100,体贴120,情话140,按摩服务160,尺寸180以及告白200。”

“我爱你,托尼。”

“告白再多次也没用,甜心,我评分制的上限是200,没有更多了。”

“对此我持不同意见。我认为你肯定会为我拉高上限的,不如我们再试一次?”

“唔,我的腰要断了……”

彩蛋三

“托尼,今天你已经喝了太多咖啡了,要知道那对你的睡眠一点帮助都没有——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托尼?亲爱的?宝贝儿?蜜糖?”

“……”

想要如法炮制的钢铁侠表示,视而不见那一套对他的甜心男朋友完全没有效果,即使你能忽略美国队长凶残的胸器,你也绝对忽略不了他卖萌的狗狗眼。

“一物降一物。”对此,黑寡妇一针见血的给出了谜底。

————————————————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哈哈哈复联全体切黑助攻带感不 ? 难得这次就连锤哥都没有穿帮,大家都演得好卖力,我铁毫无疑问又被套路了【摊手】

好吧,这其实是本子未放出的小甜饼一枚,最近状态不是很好在努力调整。

爱盾铁爱大家,最后祝天使们食用愉快!


评论(36)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