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让我监测你的睡眠,托尼!

*拖延癌晚期压着死线赶出来的生贺,匆匆收尾是肯定的,不管怎么样还是祝光光小可爱@怀光生日快乐啊宝贝,年年十八岁!么么哒~

*脑洞来自@霁茗小天使,手动比心。梗超级棒写崩我的锅【其实是时间来不及!这锅我不背!

*OOC,傻白甜。不喜请点X,谢谢!

——————————————

钢铁侠觉得,他本人和他天才的大脑都受到了严重冒犯,来自美国队长史蒂夫和邪神洛基的,双倍冒犯。

那让他感到超级不爽。

美国队长觉得,钢铁侠糟糕的生活作息必须要受到正规的监管和纠正,特别是对方经常熬夜不睡觉的坏习惯。

那让他感到忧心忡忡。

不管什么样的故事都会有个起因,这就是这个故事的起因……

(1)

每次看到托尼挂着两个浓重的熊猫眼出现在公共休息室时,史蒂夫都会很焦虑。

他曾经一度十分怀疑,这个总是一大早拎着马克杯迷迷糊糊晃荡到厨房寻找咖啡的小胡子天才,一定患有严重的憎恨枕头综合症之类的疾病——如果世界上真有这种奇葩疾病的话。

如果可以,他很愿意搂着这个不爱睡觉的家伙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摇晃,一边给他哼唱摇篮曲。史蒂夫想,他一点也不介意每晚都这么做。

只要这么做托尼就肯乖乖听话上床去睡觉的话。

为此,美国队长一直在坚持不懈的尝试用各种方法试图矫正托尼的坏习惯——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各种方法。威,逼,利,诱。

强制性把沉迷科学的小胡子男人拖离实验室是个虽然简单粗暴,但却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前提是如果他能成功忽略掉托尼对他的愤怒和反抗的话。

史蒂夫很确定自己一点也不希望被托尼讨厌。好吧,事实上他更希望托尼能够喜欢他,而不是被拖出实验室时死死扒着门框对他流露出控诉的眼神。

有没有什么完美的方法,既能保证托尼有充足健康的睡眠,还能让他心甘情愿自己乖乖爬上床呢?

就在史蒂夫一筹莫展的时候,索尔给了他一个小礼物。

注意:这个小礼物,才是故事的主角。

(2)

日常体能训练结束后,索尔在走廊里追上史蒂夫塞给他一个小东西,“吾友,这是吾和吾兄弟的一点心意,”大个子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洛基说,非常感谢你说服吾友钢铁之人让他来大厦小住。”

“不客气。谢谢。但是索尔,”史蒂夫翻来覆去察看那个像耳机一样的小东西,“方便告诉我这是什么吗?”

“安眠器。吾弟说你可以用此物引诱吾友钢铁之人安眠,”索尔一脸自豪,围绕脸庞的金色胡须都在闪闪发光,“洛基是阿加神域的骄傲,没有什么难题是吾弟解决不了的。吾兄弟之于吾就如同甘露之于饥渴的旅人,伟哥之于疲软的疾者……”

“你还知道伟哥?!咳咳,抱歉打断一下,”对于神祗兄弟一个月以来在大厦里随时随地到处乱秀恩爱的举动,史蒂夫是从内心深处拒绝的,他甚至有点后悔当初说服托尼让邪神来中庭度蜜月是个错误的决定。特别是现在,他对暗恋很久的男人束手无策的非常时期,还要被惨无人道的强塞狗粮,“我只想知道这个小玩意要怎么用,索尔。”

“吾兄弟说了,”索尔拿起红色的小耳机做示范,“只需让吾友钢铁之人睡觉前把这个塞在耳朵里就好,”他又拿起蓝色的那只,“吾友,你可以戴着另外这个监测吾友钢铁之人是否安眠。至于要用什么方法让吾友钢铁之人接受这个,”大个子雷神耸耸肩,“吾以为很有难度。不过,吾弟说你可以做到。”

(3)

对于邪神给的东西,史蒂夫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他犹豫了一整天到底要用什么方法让托尼愿意接受戴着这个神域安眠器睡觉,直到贾维斯通知他——

“罗杰斯队长,先生说未来一周他有个重要的实验必须完成,请你保持以工作室为原点半径一百米的安全距离,”智能AI停顿了一下,“我的理解,先生的意思就是让你离他远点。如果那根老冰棍再跑来骚扰我,就收回他的最高权限让他夹着他的老二滚蛋——这句是来自于先生的原话,罗杰斯队长。”

史蒂夫的老二不受控制的在裤裆里抽动了几下。他几乎立刻下定决心,要把那个红色小玩意儿塞进小胡子男人的耳朵里。

不管用什么方法。塞进去。

(4)

晚餐后,史蒂夫出现在地下室。

“托尼,我患上了很严重的病。”金发青年皱着眉毛,手心里攥着那只红色的小耳机。

“贾维斯没有告诉你我很忙吗大兵?而且现在纽约时间才晚上九点,就连彼特都不会这么早上床,”托尼不耐烦的把护目镜推到额头上,刚回头就被金发青年沉痛的表情吓了一大跳,“老天,你还好吧史蒂夫?”

“一点都不好,”史蒂夫虚弱的扶着椅背,“我想我大概快要死了。”

“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托尼丢开焊枪用脏兮兮的手背触碰史蒂夫的额头,“血清失效了?操,我最害怕的事终于还是来了!贾维斯,马上通知布鲁斯来工作室,”他安抚的拍拍史蒂夫的肩膀,语气轻松,“别担心,大兵,我保证你不会死的。呣,至少在你成功脱处之前我会……”

“失眠症。”史蒂夫说。

“什么症?!”

“我去找过洛基了,他给了我这个,”史蒂夫摊开手心,“我需要你帮我测试它的性能以及提出改进意见,托尼。”

托尼突然很想收回放在史蒂夫肩膀上的手,然后换成拳头狠狠砸在对方完美的大白牙上。

史蒂夫患上了很严重的疾病居然没有想到第一时间来向他求助,而选择跑去找洛基解决?!

钢铁天才压抑的怒火连笨笨都感应到了,小机械手臂拖着一只比它还要高的消防栓咯吱咯吱冲过来。

“家里有那么多人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美国队长,如果你只是想找个人陪你玩数羊羊睡觉觉的互动游戏,我隆重推荐鹰眼侠。你知道的,肥啾最喜欢来自神域的东西,”托尼把护目镜重新戴回去,“而且他很闲。”

“可我需要的是你,托尼,”史蒂夫坚持,表情真诚,“我只相信你的测试,因为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全宇宙最了不起的天才。”

全宇宙最了不起的天才护目镜下的脸鲜红得就像一瓣英俊的猴屁股。

(5)

“所以,你说这是洛基给你的?”托尼嫌弃的用食指戳了戳工作台上外形看起来像普通耳机一样的小玩意,“呣,安眠器?我听到你刚刚是这么称呼它的对吧?恕我直言美国队长,这个傻【鸡鸡复唧唧和谐复和谐】逼名字让我联想到了套着黑袍子的秃顶红鼻子牧师和挂满鸟屎的墓碑……”

“托尼——”史蒂夫有点无奈的拉长声音打断托尼的胡说八道,“你会戴着这个安眠器的,即使它让你联想到了鸟屎。就今晚”。

“我不会。”托尼迅速回答,“只有傻蛋才会随便试用邪神给的东西,我信不过他。万一这小玩意儿是智商抑制器或者精神控制器之类的外星武器,”他叉着腰摆出一副无论如何都坚决拒绝合作的姿态,“不,我才不要变得像索尔一样傻,而且我一点也不喜欢无论走到哪儿怀里都抱着个蠢兮兮的大号炸鸡桶!”

史蒂夫的肩膀和嘴角同时耷拉下来。

“嗨,”接触到对方沮丧的蓝眼睛时,小胡子男人忍不住抬手挠挠鼻子(史蒂夫无比熟悉托尼这个习惯性小动作,那表示他开始心软了),“除非你……”

“求你,”金发青年马上勾起嘴角,眼睛亮晶晶的充满期待(说实话他现在做这个挺轻车熟路的),“求你。托尼。”

“……”事实证明,钢铁侠永远无法抵抗来自美国队长湿漉漉的狗狗眼,“就他妈,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史蒂夫!”

“这句话我可以理解为你已经同意今晚会亲身帮我测试这个安眠器吗?”史蒂夫瞬间点亮的笑容让托尼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谢谢你托尼,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

“我可以做出比这种外星狗屎更牛【鸡鸡复唧唧和谐复和谐】逼的安眠器治疗你的失眠症,”托尼强迫自己从对方的甜心笑脸上挪开视线,一边示意贾维斯开始扫描那只红色小耳机,“而且,我坚持保留对这个傻【鸡鸡复唧唧和谐复和谐】逼名字的唾弃权!”

“别说脏话,托尼,”史蒂夫悄悄在裤兜里握紧另外一只安眠器,“那么,我等着你明天告诉我测试结果。”他笑眯眯的说。

(6)

史蒂夫心满意足离开后,托尼握着焊枪纠结了一会,还是决定离开心爱的实验室。

没有什么实验能比身患重病快要死掉的美国队长更重要的了——虽然十点钟就上床睡觉对钢铁侠来说简直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巨大挑战——托尼不确定他是不是可以那么早顺利入睡。

磨磨蹭蹭洗完澡换好睡衣,托尼把自己舒舒服服埋进羽绒枕头里,小小的打了个呵欠开始认真酝酿睡意。

他用指尖敲了敲耳朵里那个小玩意,好像没什么感觉。

至少明天有理由给史蒂夫做个新的安眠器了,托尼翻了个身。而且还可以顺便使劲嘲笑一下邪神的小玩具low爆了。

呣,还是应该先给我的斯塔克安眠器换个酷炫的新名字,美国队长睡觉器?大胸甜心入睡器?金发猛男呼呼器?

托尼正抱着被子无聊到准备开始数反应堆助眠时,他的卧室门被轻轻敲了几下。

“托尼,你睡了没有?”在托尼来得及做出任何回应之前,门已经被推开,穿着睡衣的史蒂夫探头探脑站在走廊里,“我可以进来吗?”

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的关系好像还没有亲密到可以深夜凑到一起开睡衣派对的程度吧?这也太他妈诡异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托尼。”史蒂夫转身小心翼翼的阖上门,托尼从睫毛底下偷看到他是光着脚进来的。

年轻男人走到床边时安静的站了一会,像是在观察托尼有没有睡着。然后,“嗨,这只是你的梦而已史蒂夫,”他突然俯下身掀开被子,“那么托尼,你也肯定不会介意跟我分享你的枕头,我想?”

托尼吓得头皮发麻差点从床上蹦起来。这太超过了,他想,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老天,我终于做到了,”史蒂夫紧贴着托尼,超级大兵略高于常人的体温让托尼麻酥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托尼,你不知道我想这么做多久了。”

史蒂夫揽住托尼的腰把鼻子埋进他的头发里深呼吸,托尼被对方热烘烘的鼻息撩得想缩脖子,他用力蜷起脚趾,僵硬的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史蒂夫轻声哼唱的催眠曲和托尼反应堆发出的轻微嗡嗡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两个人在被子底下用暧昧的体位拥抱了很久,久到托尼觉得困意开始慢慢侵蚀他的大脑,他紧绷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下来。

窝在史蒂夫怀里的感觉比托尼想象中的还要棒,他整个人就像一块懒洋洋漂浮在热巧克力里半融化的粉红色棉花糖。

“我喜欢你,托尼。”沉入睡眠的前一秒,史蒂夫贴着托尼的耳朵说,“喜欢到愿意一辈子都被困在自己的梦里。”

(7)

史蒂夫发誓,他一开始决定使用另外那只安眠器时,只是想要监测托尼有没有好好睡觉,并没有任何其他邪恶的想法。

十点刚过一刻,史蒂夫就从贾维斯那里得知托尼已经戴着耳机上床了,他迅速把耳机塞进耳朵里躺好。

良好的作息习惯让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进入了深度睡眠,然后……

他坠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美梦里。

他梦到自己穿着睡衣站在托尼的房间门口,还光着脚。

这太糟糕了,史蒂夫面红耳赤。如果被八卦的克林特看到,肯定要误会他跟托尼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正当的男男关系。

然后他马上又记起,现在他是在自己的梦境里——那是不是代表他可以做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说一些平时不敢说的话?

史蒂夫犹豫了不到两秒钟就抬手轻轻敲了敲门,“托尼,你睡了没有?”然后他试着推了一下——既然是美梦房门当然是没有上锁的——他深呼吸,勇敢的推开门走进去,“我可以进来吗?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托尼。”

(8)

托尼叉着腰站在工作台前面。

“您已经维持这个姿势盯着桌上的安眠器快一个小时了,我建议您改变一下身体重心,先生。长时间保持一个固定姿势会让您的膝盖不舒服,”贾维斯的口气充满担忧,“您还好吧先生?”

“你确定昨晚没有人悄悄溜进过我的卧室?”托尼换了个姿势,继续盯着那个红色的小玩意,“没有人分享我的羽绒枕头没有人唱歌也没有人跟我表白说喜欢我?”

“您是说有人唱着歌溜进您的房间抱走了您的枕头?”智能AI迷惑不解,“虽然每个人都很喜欢您,先生。但是,并没有。”

托尼刨刨乱糟糟的头发,小声嘟囔,“真的只是个梦?”可是也太真实了吧?他捏着下巴想了想,“贾维斯,你觉得我如果做了梦的话会不会跟这个安眠器有关?”

“先生,我扫描不到有用的信息,这就是一只普通的助眠器。我想它的工作原理应该是同步睡眠神经引导失眠者进入睡眠模式,”贾维斯回答,“至于您的梦,您知道从理论上来讲我是不需要睡觉的。或者您可以试着把我导入到您的梦境里?那样我就可以……”

“不。”托尼一口回绝,“我只是梦到克林特在我的甜甜圈里放了芥末酱而已,贾维斯,”他把安眠器收进裤兜里,“告诉史蒂夫,我要接着测试这个小玩意儿,直到确定它对美国队长的失眠绝症真的有效为止。”

“如您所愿,先生。”

(9)

史蒂夫决定今晚要做一件大事。能吓死托尼的那种,大事。

托尼以测试没有完成为借口,一直没有归还安眠器给史蒂夫,那让史蒂夫得以在自己营造的梦境里搂着暗恋许久的男人同床共枕了整整一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在梦里托尼不会回应他的拥抱和表白,但是史蒂夫已经觉得身处天堂了。

金发青年的四倍欲望正在快速膨胀,他开始不满足于每晚只是单纯搂着托尼睡觉(虽然仅是个梦),他想要更多。

比如亲吻。比如爱抚。比如……

史蒂夫拉好被子,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晚上九点。

很好,托尼睡觉的时间越来越早了。他忍不住勾起嘴角,把双手交叉压在小腹上。

(10)

托尼决定今晚要做一件大事。能吓死史蒂夫的那种,大事。

他研究那个安眠器已经好几天了始终一无所获,不过那一点都不令争强好胜的天才感到沮丧,因为他有个大胆的推测。

或许只有雷神的锤子才能砸开来自邪神的魔法道具。托尼漫不经心的想,但是那都不重要,邪神的所谓魔法其实都只是还没有被科学论证成功的小伎俩而已。他一边脱掉睡袍钻进被子,把红色小耳机塞进耳朵里。

闭着眼睛脑补了一下史蒂夫受到惊吓之后的反应,托尼又期待又有点莫名兴奋。

史蒂夫通常会在他上床以后几分钟就鬼鬼祟祟溜进来,光着脚,穿着印有钢铁侠图案的睡衣,有时候金发还泛着浴后的潮气——一切都真实的不像是梦,托尼甚至在每天起床时还能从枕头上闻到史蒂夫洗发水的味道。

每次在餐桌上看到史蒂夫正直的美国队长脸,托尼都忍不住想到梦里他贴着自己小肚子的手掌和温柔的催眠曲。

一周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

(11)

史蒂夫走进托尼的卧室时,小胡子男人像往常一样睡得很熟,纤长的睫毛在眼眶下方投射出一排可爱的扇形阴影,呼吸平稳面色红润。

他轻车熟路爬上床掀开被子,然后……

(正文无责任烂尾完结)

彩蛋一

托尼用食指勾着史蒂夫的睡裤松紧带往里瞟了一眼,“你硬了,队长。”

史蒂夫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粉红,他惊慌失措的向后挪动试图挣脱托尼的魔爪,然后毫无形象的从床上仰面摔了下去。

“我喜欢你丁字裤上缀的紫色蝴蝶结,史蒂夫,”托尼笑嘻嘻的翻过身趴在床沿俯视一脸窘迫的金发青年,“我让贾维斯查了你的网购记录,所以,”他反手拍拍自己肉乎乎的屁股,“我也买了同款。”

“我一定还在做梦……”

“我可不这么认为史蒂夫,毕竟我早就提醒过你邪神的东西统统都不可信。顺便一问,你知道你唱歌跑调吗,美国队长?”

“……那你之前装睡一直都是在欺骗我了?托尼,我想我们需要认真谈谈!”

“穿着缀满粉红色蕾丝花边的情侣丁字裤,还都硬着——谈谈?你确定?”

“……”

彩蛋二

“兄弟,你给史蒂夫安眠器做礼物会不会显得我们神域太小气?”

“相信我,本王送出的礼物从来都是惊喜不断。”

“?”

“事实上它可以联接梦境。没有比这个更适合那两个蠢货的礼物了,索尔。”

“你应该喊我兄长,洛基。”

“滚!把你的手从本王的屁股上拿开!啊啊啊……”

彩蛋三

“见鬼,我不知道我是在梦里操了你,还是真的操了你……”

“注意语言,老冰棍。如果我没猜错,梦境联接。洛基搞的鬼。”

“托尼,明天你醒来不会忘了在梦里你答应过愿意做我男朋友的事吧?”

“我他妈倒是想忘,但是我热辣辣的屁股会不断提醒我:嘿钢铁侠,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是你的新男友,他昨晚操了你一整晚,所以你未来一周都别想舒舒服服的坐着用餐了!”

“我很抱歉托尼,我保证你可以舒舒服服呆在床上享用你未来一周的每顿饭。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还是想要再来一次……”

“……”

————————————

真完结!

碎碎念:

写到最后我自己都精分了,所以别问我大盾究竟是做梦操了铁罐还是真的操了铁罐,我偏向于他是真的操了【摊手

基妹出手助攻没人可以漏网哈哈哈

最后再祝光光生日快乐!以及祝大家重阳节快乐吃粮好心情!

评论(35)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