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掀桌子的不一定就是大赢家

*突然想撸个小段子,因为怀孕了所以胡搅蛮缠的铁罐和无下限宠爱他的大盾,恶趣味想看肥啾被闪闪闪到生无可恋,所以【摊手】

*ooc,腻死人不偿命。不喜请点X,谢谢!

————————————————————

怀孕五个月时,孕夫钢铁侠终于惹毛了美国队长。

史蒂夫的好脾气人尽皆知,尤其在对待托尼时,不管是对方一团糟的饮食习惯还是一塌糊涂的作息习惯都没能让史蒂夫暴跳如雷。

啊,对着爱人暴跳如雷?听起来那更像是钢铁侠能干出来的事。

史蒂夫对托尼的耐心和包容一向都是底线很低,特别是当他从布鲁斯的医疗桌上拿到那张孕检通知书时——

“不队长,你对铁罐的任性不是底线很低而是根本就没有底线。”克林特的结论一针见血。

托尼怀孕了,这就意味着准爸爸史蒂夫会对托尼更多混蛋的言行表现出相应的、更多的纵容和偏袒。

弓箭手对此义愤填膺。

“千大万大孕夫最大,”史蒂夫笑眯眯的看着小胡子男人拉开冰箱把贴着【鹰眼侠的食物】的保鲜盒拖出来,“怀孕早期孕夫的进食习惯会跟以前截然不同,我正在努力摸索托尼的新食谱,只有让孕夫尽可能多的尝试各种食物的味道他才能最终找出我儿子彼特喜欢的口味。抱歉,克林特。”

胖特工翻了个白眼。

我怎么没听出你的语气里有一丁点抱歉的意思?而且你怎么知道铁罐怀的就一定是个儿子?

他扫了一眼托尼的小肚子。才一个月而已,撑死也就小豆芽那么点大——讲真,给一根绿豆芽取名字?

看来一孕傻三年的说法还应该包括把人家肚子搞大的那个罪魁祸首。

克林特悲愤的看着有恃无恐的孕夫在他的食品盒里挑挑拣拣,而一向正直无私的美国队长托着下巴坐在他对面的餐椅里,挂着一脸宠爱的傻笑。

幸运的是,剧烈的孕吐很快就让托尼对克林特那些芥末味的小甜饼失去了兴趣。弓箭手不知道这算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从托尼第一次呕吐开始,他就再没有吃过一顿味道正常的饭。

以前——在复仇者大厦还没有出现一个臭屁又蛮不讲理的孕夫之前——餐厅曾经是巴顿特工最热爱的公共区域之一。

现在,哦他妈的我恨餐厅!这是弓箭手捏着鼻子又一次逃离餐桌时的全部想法。所有食物的味道都极其诡异,前一天还酸得要死后一天就连华夫饼都被涂了厚厚一层红彤彤的辣椒酱。

鹰眼侠有没有说过休息室宽大柔软的真皮沙发也曾经是他的最爱之一?很好,现在不是了。

托尼四仰八叉瘫在沙发上,一个人占据了至少五个人的位置,腰底下塞着克林特的专用紫色小抱枕,而他们曾经的好队长史蒂夫,正跪坐在地毯上温柔的抱着托尼的一条腿按摩,一边按摩还要一边在托尼懒洋洋的张开嘴时把洗净削皮切成小块的各种水果用小叉子塞进去——拜托,水果盘就在茶几上搁着,铁罐是怀个孕又不是高位截瘫了好吧!

“队长这样惯着铁罐,迟早会把铁罐惯成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鉴于他本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克林特欲哭无泪,“我诅咒他生不出儿子……”

“墨菲定律。”娜塔莎的语气充满同情,“托尼今天刚产检过,布鲁斯说他肚子里是个健康漂亮的男孩。”

“别跟我提漂亮这个单词!”弓箭手在口罩底下咬着牙低吼。

史蒂夫不知道在哪本胎教书上看来的,孕夫如果经常对着谁的脸生出来的孩子就会长得跟谁相似,“我当然明白这是不科学的,”金发青年用恳切的眼神看着克林特,“但是克林特,你也不想我跟托尼的宝宝以后长着四层下巴对吧?”

这就是伟大的鹰眼侠为什么要在温暖如春的家里每天还戴着口罩的原因。

“再说你也确实该减肥了,克林特。”对此,红发女特工不置可否,绿眼睛转向小胡子孕夫时流露出来的母性光辉简直让克林特怀疑这还是不是那个让九头蛇闻风丧胆冷酷无情的黑寡妇。

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克林特看着一片狼藉的餐厅,不厚道的差点笑出声来。

说实话,他现在倒有点感激托尼了。如果不是托尼他或许这辈子都看不到美国队长掀桌子发脾气的一幕。

怀孕五个月的孕夫毫无预兆突然无故失联四个小时,没有留言交代去了哪里,甚至连手机都没有带——感谢上帝,当熟悉的《星条旗男子》铃声从沙发扶手和沙发坐垫之间的缝隙里传出来时,星条旗男子史蒂夫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要冲过去分分钟手撕沙发。

克林特一点都不怀疑史蒂夫做那个绝对轻而易举,美国队长的四倍担忧随着时间的流逝正在转化为肉眼可见的,熊熊燃烧的,四倍怒火。

“对不起罗杰斯队长,先生给他的行踪设置了最高权限,即使是您,从我这里也得不到您想要的答案。”

跟托尼同流合污的智能管家是引爆美国队长四倍怒火的那根火柴。

温和有礼的超级准爸爸一把掀翻了餐桌,盘子和果酱瓶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哇哦,”胖特工幸灾乐祸的摊开手,“美国队长的雷霆之怒。”

索尔一脸懵逼。大厦里不是只有他一个雷神吗?

“如果托尼存心不想让人找到他,我认为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个,”布鲁斯安抚的拍拍史蒂夫的肩膀,“对托尼有点信心,史蒂夫。即使怀孕了他也还是钢铁侠,”他回头对着屋顶的摄像头打了个手势,“通知波兹小姐,贾维斯。”

“如果他被骑脚踏车的冒冒失失的小屁孩撞到了怎么办?如果他的增高鞋不合脚在台阶上葳了脚摔倒怎么办?如果……”

“呼吸,史蒂夫!试着呼吸!”

“老天,如果托尼被坏人绑架了怎么办?他还怀着孩子……”

克林特被脑补能力超凡出众的美国队长打败了。他很想安慰眼前这个崩溃的傻爸爸:我老婆怀着第三个孩子八个月时还想自己动手铺餐厅地板的瓷砖呢。

但是他不确定这句话说出口下一个被掀翻在地的是不是他,所以他想了想还是聪明的选择了闭嘴并悄悄把口罩拿下来塞进口袋里。

自由呼吸的感觉真他妈的爽!

“不,托尼绝对没有被绑架,”小辣椒走进客厅时踩到了撒落一地的红樱桃,趔趄了一下,“相信我史蒂夫,没有哪个坏人能跟一个难缠的斯塔克共处一室超过四个小时,”她叉着腰宣布,“而且还是一个因为怀孕被他男朋友惯坏了的,讨厌的,无法无天的,斯塔克。”

史蒂夫松了一口气。

“我要是那些坏人也会选择叫一辆出租车,付足车费,然后拜托司机赶紧把他送回家去,”娜塔莎抱着胳膊靠在窗户前面,“史蒂夫,恕我直言,除了你恐怕没有人能受得了你男朋友的孕期臭脾气。”

“吾友无需担忧,吾弟洛基怀孕时也经常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但是最后还是会乖乖回家。”

“所以,托尼为什么会突然离家出走?”佩珀问。

史蒂夫吭哧了半天,“我昨晚临睡前跟托尼说到了彼特的户口问题,我想让彼特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长大,”他沮丧的耷拉着眉毛,“但是托尼显然不这么想。他不想被婚姻束缚,不想被我和彼特捆住手脚……”

用高跟鞋痛殴美国队长会判几年?

“我有不同看法,史蒂夫,”佩珀叹了口气,“托尼四个月前就向我咨询,度蜜月要去哪个国家最好——我想他只是等你求婚等得太心焦了,”她弯起嘴角,“恭喜你美国队长,你就要有一个超级不省心的麻烦精合法丈夫了,五个月后你还会迎来你的麻烦精合法儿子,从此走进一段暗无天日的麻烦合法婚姻。”

才怪。克林特想,史蒂夫才不会觉得麻烦,他巴不得天天被麻烦缠着。

而史蒂夫瞠目结舌。

“顺便一提,我给出的蜜月参考地,威尼斯。托尼跟我说你一直希望能亲眼去看看威尼斯的落日。”

(正文完结)

蛇精病彩蛋一

“我饿了,”趾高气扬的小胡子孕夫挺着大肚子踏进餐厅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吃樱桃,史蒂夫。”

克林特看看小辣椒细长的鞋跟上扎着的一串红樱桃,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上。

蛇精病彩蛋二

“从挑选钻石原石,到打磨切割,再到看着他们按照设计图纸镶嵌抛光——四个小时过分吗美国队长?嗯?”

“都是我的错,托尼,你别动怒对孩子不好。你要我怎么补偿你都行。”

“我要你五个月后补一场蜜月给我。”

“好。”

“我还要你赔我一张新餐桌。”

“好。”

“餐桌上要印着《钢铁侠永远是对的——来自美国队长的沉痛教训》。”

“……好。还有吗?”

“当众求婚,说你心甘情愿跟我结婚,我没有逼婚。”

“这个绝对是我心甘情愿的,托尼。”

“那就在婚礼上心甘情愿穿紫色露背婚纱。”

“……”

“取消咖啡限量和甜甜圈唔唔唔……该死的你别动那里甜心!”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腻腻歪歪的夫夫孕期小甜饼,艾玛被自己的糖齁到了,去刷牙了!

评论(68)

热度(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