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谎言之下

*必须要在第一行艾特@妮妮的反应堆 堆堆小天使,感谢你提供这么棒的脑洞,啾咪~我的小心心都给你❤



*OOC,大概傻白甜?不喜请点X,谢谢!



~~~~~~~~~~



堆堆的话:



托尼.斯塔克的一生伴随着无数大大小小的谎言,有来自朋友的,有来自竞争对手的,还有来自形形色色陌生人的。



这些谎言有的善意也有的恶意,有的就像没什么大不了的玩笑话回头即忘,有的却像插在他胸口的一把利刃。



而托尼.斯塔克本人也撒过数不清的谎,违心的,或者心甘情愿的——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他自己。



他说过次数最多的谎言是“我很好这一点都不疼”,“我没事我一个人可以搞定这个”,还有,“别靠近我,让我自己待着”。



不管他愿不愿意,托尼.斯塔克的一生都注定会被谎言围绕。



然后有一天,托尼发现他突然再也无法开口说谎了……



——————————————



用掌心炮轰翻最后一个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外星怪物,托尼喘了口气,变形的坚硬金属外壳硌得他的肋骨隐隐作痛。



在冲过去替娜塔莎挡下那束激光攻击时,他的盔甲右侧就凹陷变形了,而那已经是几个小时前的事了。



不用贾维斯的战损扫描托尼也知道他又受伤了。至少半个月都不会消褪下去的大片淤青,他想,运气足够好的话说不定还会有骨裂。



泡在实验室里连续两天两夜加上一场超过六小时的高强度打怪,托尼现在觉得体力透支疲惫不堪,他只想马上飞回大厦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睡个昏天黑地。



但是,“托尼,我想搭个顺风车,”美国队长在钢铁侠准备溜走的前一秒拦住了他,“捎我一程?”



虽然史蒂夫的搭车请求他向来不会拒绝,但是现在可不是跟美国队长搂搂抱抱的好时机,钢铁侠提醒自己。如果让这个最讨厌他挂彩的大兵发现他受了伤还企图一个人偷偷溜回大厦处理,一顿啰啰嗦嗦的说教肯定逃不掉。



神盾的战机再过几分钟就到了。或者——



我的推进器出了点小麻烦这趟顺风车将非常颠簸我担心你如果晕车会吐在我的盔甲上。或者——



你可以让索尔捎你一程他的神域出租车比较刺激。再或者——



我看到班纳骑过来的摩托车就停在那堵墙后面它居然在一场星球大战中毫发无损你相信吗史蒂夫这简直他妈的就是个奇迹对吧!



“唔,”托尼在面甲后面舔了舔嘴唇。一个小小的谎言而已,这对他来说毫无难度,只需要在以上几个选项中随便扒拉出来一个做借口就好,“我……”



“你已经至少翘掉了十一次战后总结会议,钢铁侠,”史蒂夫的视线绕着托尼转了一圈,落在对方试图遮遮掩掩的腋下,“你的战甲凹进去了一大块,这个凹进去的程度你绝对不可能完好无伤!老天,你又受伤了托尼,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我才没有受伤,我的感觉该死的好,而且我的盔甲内壁垫了厚厚的防护层,那就像躺在暖洋洋的棉花糖里一样舒适,这点外部的小磕碰还伤不到我。



“感觉糟透了,我想最少两根肋骨上会有裂缝,”钢铁侠哐当一声捂住面甲上嘴的位置,但那个滑稽的补救措施并没有什么用,“而且我现在又困又饿,头昏眼花还尿急……”



妙极了。托尼想,我的舌头终于修炼成精了,它现在他妈的都开始自说自话了。



史蒂夫显然被眼前这个双手捂着面甲的钢铁侠吓了一大跳,“呃……”他眨眨眼,不确定的问,“托尼,我记得你的盔甲有配备尿液净化系统?”



“没错。嘿老冰棍,想听听它的工作原理吗?第一步先收集排泄物,然后……”托尼恨不得捏住自己胡说八道的嘴,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专业术语脱口而出之前,他迅速启动了推进器,“我要先走一步了美国队长,我还是更喜欢尿在马桶里以及非常抱歉再一次翘掉了今天的战后总结会!”



“见鬼,”史蒂夫看着钢铁侠金红色的身影一溜烟消失在天边,一脸懊恼,“我好好的提什么尿液净化系统……”



托尼在贾维斯指挥着小机械爪子笨手笨脚给他敷药时,就已经彻底理清了战场上的小插曲。



钢铁天才把那场谈话归结为激战引起的肾上腺素飙升导致大脑短暂性缺氧反应迟钝,从而短时间内失去了对语言中枢神经的控制权。



你瞧,一切所谓的未解之谜用科学的方法解释起来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小胡子男人裸着上半身站在洗漱镜前刷牙,乌青的淤痕从后背和侧腰一直蔓延到他的右胸,触目惊心。



吐掉牙膏沫,托尼艰难的套上T恤衫决定下楼去吃个早餐。



毕竟他昨天不但拒绝了美国队长正当的搭车请求,还在对方回家后跑来询问他的伤势时把人家无情拒之门外。



虽然他让贾维斯锁门的意图更多的是担心他当时的大脑还没有完全拿回对舌头的支配权,万一不受控制再说出什么夸大其词的大实话就很尴尬了。



托尼都能想象得出金发青年站在门外时充满担忧的蓝眼睛,那让他无比自责。



“至少应该在早餐时间露个面让老冰棍知道我昨天没有撒谎,”托尼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完美!”


(待续)


————————————————————


哈哈哈试阅结束,这篇刚刚肝完,会收录进《心跳快门》里面,虽然堆堆的脑洞看上去有点虐,但是到了肘子这里——抱歉什么是虐?完全不存在的!货真价实的高糖小甜饼一枚哦😝


喜欢甜饼文的妹子关注一下肘子正在预售的新本《心跳快门》,凛冽寒冬给自己一个贴心小火炉,嗑嗑甜腻腻的盾铁糖吧!😘😘😘


吃糖快速通道↓↓↓戳我脱单吧仙女们(⁎⁍̴̛ᴗ⁍̴̛⁎)

http://yaoraodezhuzhouzi.lofter.com/post/1dad9caf_11cb5575






评论(28)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