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男友力(内含耗油漏气小破车一辆)

*都是盾宠铁,忽然想看一只男友力爆棚的铁罐各种宠大盾,试图在恋爱中占据主导地位,然后……资深老司机被纯情好学生酱酱酿酿到哭着求饶?应该很带感吧科科 ←←


*最近官糖有点太猛,向淹没在糖浆里艰难存活的写手太太们致敬!我要如何另辟蹊径跟官糖抢甜度?话说我都已经是只糖肘子了还能怎么甜?呃……飙车?


*OOC,傻白甜,新手上路车破人怂,不喜勿点,谢谢!


—————————————————


现在的一切都跟美国队长当初的预想,嗯……差距有点大。


史蒂夫一直以为他跟托尼表白成功之后,一向连自己都不怎么会照顾的托尼才应该是他们两个人中间被更多呵护的那个。


但是事实证明,他的预想太武断了。


(1)


史蒂夫有点小尴尬又有点小幸福。


鉴于他跟他表白成功刚刚确定恋爱关系一周的新晋男友正坐在一家浪漫的烛光餐厅里进行他们的首次情侣约会。而现在的情况和他当初的预想有点不太一样。


好吧,事实上是太不一样了。


史蒂夫托着下巴,耐心的看着托尼用餐刀和叉子分解餐盘里的牛排。


小胡子男人对待牛排的态度严苛得就像他对待他的科学实验一样认真。每块被切割开的肉块看上去都大小均匀,偶尔有一块稍微大了那么一丁点,他就会悄悄撩起长长的睫毛瞟一眼史蒂夫——金发青年马上配合的不动声色挪开视线——然后托尼就会切掉一小块迅速塞进嘴里。


史蒂夫觉得他男朋友那个消灭罪证的小举动非常可爱。


“好了,”托尼把史蒂夫的餐盘拖到自己面前,把他刚刚切好的那盘牛排推给对方,“现在你可以开始享用你的晚餐了,甜心。”


“呃,谢谢?”史蒂夫吸吸鼻子,笑眯眯的拿起叉子,“不得不说这真的太贴心了,托尼。”


“不用谢。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男人了,”托尼做了个鬼脸,“你知道我可以做得更贴心——如果你不介意我亲自动手喂你的话。”他把桌上所有的调料罐一股脑都扫到史蒂夫那边,“需要我帮你加胡椒酱吗大兵?”


史蒂夫脑补了一下托尼叼着一块裹满酱料的牛排凑到他嘴边的画面,男人的嘴唇被橘色的烛光渲染得水光潋滟,浓稠的酱汁沥下来滴在他性感的小胡子上……


老天,太色情了!那是几个小时后才会出现的画面,马上停止你的幻想罗杰斯!


“咳咳咳,”史蒂夫红着脸偷偷扫视了一圈餐厅,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我自己来就好,已经很贴心了,托……”他停顿了一下,改口,“呣,亲爱的。”


小胡子男人发出一串轻快的低笑,“如果你觉得突然要改口喊我亲爱的有点别扭——你以后可以继续喊我托尼,甚至喊我斯塔克也没关系,”他挤挤眼,鼻梁上堆起几条可爱的皱巴巴的小褶子,“还有,我看到你的耳朵红了,蜜糖。你在紧张我们今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猜?”


史蒂夫感觉现在不光耳朵火辣辣的,他整个人都活像一只刚被拎出蒸笼的热气腾腾的人形大虾。


(2)


确定恋爱关系的一周之中,史蒂夫利用一切独处的时间和托尼交换了无数个用上很多舌头和口水的那种湿漉漉的热吻,但是他们还没有发展到真正意义上的滚床单那一步。


史蒂夫很矛盾。


一方面他的旧观念促使他拼命压抑着想要撕掉托尼的裤子,把那个他肖想了许久的完美男人压在或者床上或者工作台上或者洗漱池上——随便离得最近的哪个平面上——狠狠贯穿的下流想法;


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交往才几天就胁迫托尼跟他滚上床似乎发展太快了,托尼会不会误会他处心积虑接近自己只是想要急着享用对方的翘屁股?


不,我一点也不急,虽然托尼的屁股确实赞爆了。史蒂夫默默打开科普网页,红着脸认真温习他都能够倒背如流的做爱步骤,他缺少的只是一次真枪实弹的实战演习机会罢了。


那个让史蒂夫又期待又纠结又跃跃欲试的机会很快出现了。


“今晚我们俩情侣约会?烛光晚餐怎么样?”史蒂夫被托尼灵活的舌头挑逗得双腿发软眼冒金星时,小胡子天才喘着粗气提议。


“好……”史蒂夫的大脑一片混乱。


托尼屈起膝盖隔着裤裆磨蹭史蒂夫支得高高的小帐篷,“然后看一场无聊的爱情电影?”


“好……”


“然后牵着手散步回家?”


“好……”


“然后把你的绣花小枕头抱到我房间的大床上?”


“好……什么?!”史蒂夫吓了一跳。


“我在邀请你今晚跟我一起睡觉,大兵。”托尼贴着史蒂夫的嘴唇吃吃的笑,一只手不安分的滑进了史蒂夫的T恤衫里,“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不用那么紧张。”


史蒂夫结结巴巴重复托尼的话,“只……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我可以应付那个,我已经把所有步骤都记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出什么意外状况的。“我叫不紧张……”


糟糕,润滑剂是要在一开始就用还是等到产生实质性插入行为时才用?!


“一切有我,亲爱的百岁老处男。”托尼笑嘻嘻的搂着面红耳赤的金发青年,眼睛亮晶晶的,“准备好迎接你的初夜了吗?我建议我们应该把今天命名为‘美国队长和钢铁侠首次约会纪念日’,呣…‘首次滚床单纪念日’?或者你更喜欢叫它‘老冰棍脱处周年纪念日’?”


在小胡子天才灵感爆发冒出更多下流话之前,史蒂夫果断低头堵住了他的嘴。


(3)


从餐厅出来时,托尼细心的帮史蒂夫把外套领子翻起来,又把羊绒围巾在青年脖子上绕了两圈,耐心的挽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我的男朋友帅毙了,”托尼捋了捋史蒂夫的金发,后退一步,满意的弹了下舌头,“所以,电影?”


史蒂夫勾着嘴角,眉眼温柔。他好脾气的纵容小个子男人帮他整理头发时踮着脚飞快的把一个带着红酒香味的吻印在他的下巴上。


也许我们可以略过无聊的爱情电影和手牵手散步直接打个的闯红灯回家开始第一次肉体亲密接触?史蒂夫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这句话给吞回肚子里去,“好的宝贝,电影。”


“这次好多了,甜心。我喜欢你红着脸喊我宝贝,”托尼严肃的挑起一根眉毛,“我想我也会同样喜欢当你的老二黏糊糊塞在我屁股里时你用这个口气喊我宝贝。”


小胡子男人用过于一本正经的表情开黄腔让史蒂夫觉得裤子紧绷绷的,他窘迫的虚握起拳头放到嘴边干咳了一声,“我的荣幸,呃…宝贝。”


托尼的大眼睛笑成了两弯快活的月牙儿,映着餐厅门口的霓虹灯星河流转熠熠生辉。


老天,那对我紧绷的裤裆完全没有一点帮助。史蒂夫有点沮丧的叹了口气,推开玻璃门,把托尼的一只手用力团在掌心塞进自己厚外套的口袋里。


大雪初停,深冬的曼哈顿街头到处都还残留着圣诞节的气息,道路两边堆着厚厚的积雪,风景树上悬挂的小彩灯一闪一闪。


托尼在衣袋里摸索着抽出手跟史蒂夫十指紧扣,两个人肩并肩沿着人行道慢慢拐过街角,在一个插着胡萝卜鼻子的雪人前面停下脚步。


歪着脑袋打量了很久,托尼给出结论,“很丑。”


“很丑。”史蒂夫耸耸肩表示同意,“但是也很幸运,”他侧过头看托尼,蓝眼睛里燃烧的热情瞬间灼痛了托尼,“因为我就要在它蠢兮兮的胡萝卜鼻子前面吻你了,蜜糖,”他勾起托尼的下巴,充满暗示的舔舔嘴唇,“上帝,在你偷吃我的牛排时我就想这么干了,我想我一秒钟都等不下去了!”


托尼紧贴在史蒂夫胸前,感觉到青年健硕的身体因为渴望在微微发着抖,他安抚的踮起脚尖,然后……


一个大雪球啪的砸在史蒂夫肩膀上,冰凉的雪沫子溅得到处都是。


在史蒂夫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托尼已经冲出去把那个一边吐着舌头扮鬼脸一边企图肇事逃逸的小胖墩给拎了回来。


“跟这位叔叔说对不起,”托尼攥着男孩的蝙蝠侠披风笑眯眯的命令,“就现在,布鲁斯.韦恩先生。”


胖蝙蝠侠拼命挣扎,布满雀斑的小脸憋得通红。


“算了托尼……”


“我说了,跟-这-位-叔-叔-道-歉,蝙蝠侠,”托尼和颜悦色,阴森森的口气听上去却让史蒂夫都觉得不寒而栗,“别让我再重复一遍,做为刚刚来到地球的超人,我的脾气不大好,”他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不然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对……对不起,叔叔!”熊孩子停止挣扎,看看皱着眉毛的金发男人,再看看和蔼的大眼睛男人,一脸惊恐,“我错了!”他老老实实面对托尼站好,两只胳膊背在身后,“现……现在我可以走了吗超人先生?”


史蒂夫努力绷着脸才没有笑出声,“记住别向任何人透露我身旁这个外星人的真实身份,”他俯下身给男孩把披风拉正,拍拍他的小肩膀,“我是指关于他其实就是超人——你会保守那个秘密的对吧,蝙蝠侠?”


小家伙眼巴巴看着托尼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超人先生严厉的挥了挥手才慌慌张张绕过雪人一溜烟跑远了。


“棒极了,”史蒂夫揽住托尼的腰继续往前走,“呃,我现在该叫你克拉克还是托尼?”


“别担心大个子,以后有钢铁侠罩着你呢,”托尼的小胡子得意洋洋快翘到天上去了,“感动不感动?”


“不敢动。”史蒂夫毫不犹豫回答,“我能请求你做我一个人的专人贴身保镖吗?”


“那要看你今晚的表现了,钢铁侠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雇得起的,大胸甜心。”


史蒂夫的心脏不受控制跳得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4)


钢铁侠抱着史蒂夫降落在天台上。


“打开,宝贝,”史蒂夫屈起手指用指关节敲敲盔甲的脑袋,“如果你不想我在这里徒手撕了你的战甲的话。”


“放松,超级大兵。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慢慢来。”


房门一阖上,史蒂夫就急不可耐的把托尼狠狠压在门板上索吻。


他们刚刚看了一部浪漫的爱情电影,两个人都有点进入状态,尤其是史蒂夫,每次电影里出现激情四射的吻戏和床戏时,他就觉得他痛苦不堪的裤裆又缩紧了几分。


更可恶的是托尼放在他大腿上四处引火的那只手,那让美国队长的四倍欲火在血管里左冲右突却无处宣泄。


史蒂夫口干舌燥眼冒绿光。


好在托尼默契的召唤了盔甲,感谢上帝。史蒂夫想,他可不想他跟托尼第一次滚床单就丢脸的先交代在裤子里。


(5)


上车戳我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我的妈,原来飙车是这么高难度的一项运动,好奇害死蠢肘子,为了初次上路不至于丢脸的车毁肘亡,硬着头皮去啃了一堆科普文,结果还是不伦不类,死心了,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做个清水糖肘子好了。


没错,肘子终于开车了……大家将就着看吧,反正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评论(109)

热度(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