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我的邻居是个麻烦精

*普通人AU,没有超级英雄,无明显年龄差。


*傻白甜,逗逼爆米花文,不喜勿点,谢谢!


*我看电影又多又杂,某些小场景会代入文中,侵歉![呼,终于填完了一个旧坑


*赶出来的生贺,祝亲爱的荷莱莱 @荷莱 生日快乐哦宝贝!话说我肝生贺的状态好像一直是在赶赶赶……


—————————————————



(1)



史蒂夫拉开车门时,另一侧的车门也被人拽开,一个小胡子男人飞快的钻进来,两个人几乎同时坐到了车后座上。



史蒂夫皱皱眉。男人的右脚正好踩在他左脚的帆布鞋上,毫不客气的在他脚面上留下了一个脏兮兮的湿脚印。



“嘿,是我先坐进来的,”小胡子男人抢先开口,“你下去再叫一辆车,我赶时间。”



“我以为这辆车就是我叫的?”史蒂夫动动脚趾,“而且你踩我脚了,先生。”



“哦,”男人一边漫不经心挪开脚一边语速极快的分辩,“是我挥的手,然后这辆车停下来,然后我跑过来,然后我拉开车门,然后我坐进来——然后你才晃悠过来。”



“是吗?”史蒂夫淡定的挑起眉毛,“如果我不先坐下来的话,你又是怎么踩到我脚的?”



他注意到面前这个蓄着漂亮小胡子的年轻男人有着一双大到不可思议的蜜棕色大眼睛,狡黠灵动,被雨水濡湿的眼睫毛又长又密。



大眼睛男人愣了一下,“呃,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是你把脚硬塞到我鞋底的?”他吸吸鼻子,摊开手耍赖,“反正我是绝对不会下车的,我说了这是我的车它就是我的车!”



史蒂夫不说话,抱起胳膊靠进座椅里。



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一会,谁也没有要率先让步的意思,直到司机不耐烦的按了下喇叭,“喂你们两个,要么都滚出我的车,要么就拼车!”



在这种大雨天被轰下出租车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鬼知道还能不能再等到一辆空车。在史蒂夫反应过来之前,男人已经抢着报出一个地址。



史蒂夫不动声色眯起眼睛——男人报给司机的那个地址,恰好就是他住的公寓楼的地址。



这就非常有趣了,他想。



(2)



托尼穿过雨幕冲进公寓楼,发现那个和他争一辆出租车的金发男人也跟着他下了车时,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大个子,你跟着我干什么?你是无家可归吗?”他气势汹汹叉起腰,“虽然车费是你付的,但是不,我绝不会因为这个就邀请你跟我共进晚餐的。”



“并不。刚好我也住在这里。”史蒂夫一脸无辜。



托尼懒得搭理他,转身朝楼梯跑去。



老式公寓楼没有配备电梯,不紧不慢盯着托尼形状优美的翘屁股一口气爬到四楼时,史蒂夫忽然觉得有点莫名的期待。



他就住在五楼,他隔壁的那套房子自从老威廉夫妇半年前搬去费城跟儿子同住以后,就一直空着没有租出去。



“如果你想玩尾随然后伺机实施入室抢(算你狠)劫的卑鄙行径,大个子,”小胡子男人停下来扶着楼杆大口大口喘气,“那你选错人了,跟我一起住的是个很厉害的大侠,”他眨眨眼,撩起黑T恤下摆胡乱抹抹脸上的汗水(史蒂夫的眼睛不受控制的溜到了对方肉乎乎的小肚子上。非常可爱的小肚子,他想。),“中国功夫你听过没有?就,很牛逼的东方咏春拳那种。”



史蒂夫好笑的耸耸肩,“先生,事实上我真的住这里。”



托尼转转眼珠,上下打量了一圈金发青年扣得严严实实的格子衬衫和卡其休闲裤,“我到了。”最后,他果断指指身后的房门。



“你跟艾伦小姐一起住?”史蒂夫瞥了一眼那扇门,“哇哦,艾伦小姐居然是个隐居的功夫大侠?那她的拐杖一定是用来伪装身份的道具喽?”他绕过紧张兮兮的小胡子男人继续向楼上走,控制不住弯起嘴角,“男朋友?”



“什……什么?”



“我是说,你是艾伦小姐的男朋友?”史蒂夫笑嘻嘻的问,“据我所知她没有任何亲戚,一直都是独居。”



托尼犹豫了一下,“呃,没错,男朋友,”他露出个甜腻腻的假笑,“艾伦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懂的,在床上又辣又狂野笑起来尤其性(算你狠)感……”



史蒂夫转身,居高临下看着得意洋洋的小胡子男人,“嗨,艾伦小姐,”他歪着脑袋朝托尼身后挥挥手,“路易(算你狠)三世还喜欢我上次给它选的猫粮吧?”



托尼下意识回头。



皱巴巴的老妇人一手拄着拐杖,怀里抱着一只肥胖的橘猫站在门里,冲着他咧开嘴露出两排假牙。



这就他妈的有点尴尬了。



“你他妈的套路我!”一直到转过楼梯的拐角,托尼才愤怒的低吼。



“咏春拳,笑起来尤其性(算你狠)感,嗯?”史蒂夫努力憋着笑,肩膀抽搐,“床上又辣又狂野……”



“闭嘴混蛋!”托尼没好气的竖起一根中指。



史蒂夫掏出钥匙晃了晃,“看来我们还真的是邻居,”他悠闲的背靠着楼杆看对方握着拳头擂门,“你是昨天搬进来的?昨天我刚好出城去写生了……”



“托尼你回来了!”房门突然打开,屋里的男孩就像一发热情的小炮(算你狠)弹射进托尼怀里。



“虫虫——”托尼拉长声音。



“抱歉我又忘了,你现在是杰瑞不是托尼,”男孩不好意思的吐吐小舌头,视线越过托尼的肩膀落在史蒂夫脸上,“站在你后面的那个帅哥是谁?”



“他是汤姆。”托尼迅速抢答。



史蒂夫无视托尼的恶作剧,友好的对小男孩招手,“嗨虫虫,我是你们的新邻居史蒂夫•罗杰斯。”



“虫虫只有我能叫。这是彼特,我儿子。”托尼干巴巴的介绍。



“收养的。”小豆丁忽闪着睫毛郑重补充,一边搂住托尼的脖子,“托尼,我饿了。”



托尼在彼特的胖脸蛋上使劲啵了一口,“晚饭想吃什么,意式披萨还是芝士汉堡?”



“咳咳咳,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冰箱里好像有一块上好的牛排,”史蒂夫赶在托尼甩上门的前一秒大声说,“我还会烤巧克力蛋挞和蓝莓小蛋糕,配方绝对正宗。”



金发青年同时收获了两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



这一大一小看上去还真像是亲父子俩,史蒂夫把钥匙插进锁孔时想。



(3)



“罗杰斯先生不像坏人。”



“你才见过他一面而已,虫虫。”



“可是他烤的蛋挞确实很好吃啊!”



“我觉得牛排也不错。”



“所以,罗杰斯先生肯定不是坏人!”



“……”



(4)



史蒂夫背着画夹抱着两个超市的购物袋走出电梯时,他的新邻居托尼正跟他的儿子彼特在走廊里吵架。



绕过吵得不可开交的父子俩,史蒂夫磨磨蹭蹭伸手在外套口袋里摸钥匙。



“你是个坏蛋老爸,托尼!”小豆丁凶巴巴叉着腰,气势上一点都不输给他的坏蛋老爸,“我才只有六岁,没有哪个六岁孩子的老爸会让他的心肝宝贝儿子去打扫爆(算你狠)炸现(算你狠)场!”



史蒂夫听到爆(算你狠)炸现(算你狠)场吓了一大跳。他悄悄侧过头偷看,小个子男人顶着一头蓬松的泡面头,黑色工字背心上溅满各种颜色乱七八糟的污渍,脸上也黑乎乎的。



而他儿子彼特……好吧,这个脏兮兮的小家伙现在看上去完全就是缩小版的邋遢托尼,父子俩相同的狼狈相就像从火灾现(算你狠)场刚刚死里逃生出来的幸存者。



托尼翻了个白眼,“所以,你现在又肯承认我是你老爸了?”他一手支着门框,用威胁的口气一字一顿的说,“虫虫,我再说最后一遍,去把你炸掉的那些试管清理干净,就现在,立刻!马上!”



“不然你要怎么样?打我的屁股还是罚我不准吃晚饭?”彼特满不在乎吸吸小鼻子,“我也可以像你一样吃甜甜圈当晚饭的。”



史蒂夫皱皱眉,终于忍不住插嘴,“那个,打扰一下,甜甜圈不能代替正餐,蔬菜和牛奶……”



“闭嘴!”父子俩同时回头尖着嗓子喊。



史蒂夫缩缩脖子,“如果有人想吃烤肉的话,”他漫不经心的推开房门,“条件是任何人的盘子里都不准剩下西兰花和胡萝卜。”



彼特冲过去拥抱史蒂夫时发出一声欢呼。



(5)



“史蒂夫是好人。”



“食物的味道不是评判好人和坏人的标准,虫虫。”



“可是你连最讨厌的花椰菜都吃得干干净净!”



“那是为了迷惑敌人,不然他会以为我们不喜欢他的厨艺——恶性循环就是我们再也别想去蹭饭吃了。”



“明天我们还用吵架的办法去史蒂夫家吃晚饭吧托尼,我想吃奶油芝士鸡胸焗饭!上次吃那个还是我们没有搬到这里来的时候……”



“饭后甜点我想吃蓝莓派!”



“所以,史蒂夫肯定是好人!”



“……”



(6)



史蒂夫接到警(算你狠)察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厨房里烤蓝莓派。



他把搅拌好的面糊注入模具推进烤箱,慢条斯理调好时间,又用抹布仔细清理了一遍流理台,才解下围裙开着哈雷不紧不慢的去了警(算你狠)察局。



轻车熟路办好手续交了保释金,史蒂夫推开关押室的门。



托尼挂着一只黑眼窝盘腿坐在铁栏杆里面的地板上,小胡子得意洋洋的翘着。三四个小警(算你狠)察凑在铁笼子外挤成一堆,表情激动兴致勃勃。



不管托尼又在吹什么牛逼,显然故事正讲述到高潮部分。



视线接触到托尼手里握着的咖啡纸杯,史蒂夫不动声色虚握起拳头放在嘴边干咳了一声。



“嗨汤姆,你来了!”托尼跳起来,隔着铁栅栏笑嘻嘻的跟史蒂夫打招呼,“其实你不用这么着急赶来,我在这里很好……”



“是啊,还有咖啡可以喝,”史蒂夫看着小警(算你狠)察们有点意犹未尽的散开,其中一个拿了钥匙过去开铁门,“我不知道现在的警(算你狠)局对待被关押的犯人都提供这么人性化的服务了,”他挑起一侧的眉毛,“所以,这次又是因为什么?托……杰瑞?”



“喂,首先我不是犯人!”托尼不满的大声抗议,“事实上我跟彼特今天见义勇为了——没错,我们差点就抓到一个企图在超市行窃的小偷。”



“很好,这次你把彼特也扯进来了?”史蒂夫盘起双臂。



男孩脏兮兮的小脸从托尼身后探出来,“嗨汤姆,”小家伙攥着托尼的衣服下摆,眨巴眨巴大眼睛,“杰瑞说,你会给超市赔钱,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会还钱给你的!”托尼抢着说。



“上次在酒吧闹事的保(算你狠)释金和赔偿金你还没有还我,你砸了吧台上最贵的一瓶酒,那差不多花掉了我四个月的生活费。”史蒂夫耸耸肩,“而我更感兴趣的是,见义勇为的人怎么会被抓起来?”



托尼挠挠鼻子,有点小尴尬,“他们说在那个家伙身上没有搜到赃物,”他偷看了一眼金发青年严肃的板砖脸,“好吧好吧,也许我冲过去的有点早,他还没来得及偷东西……”



“他冲过去时撞翻了一排货架,还有一个奶粉罐金字塔,”彼特细声细气补充 ,“我是自愿跟着他被关起来的。”



“切,说的好像那个家伙屁股上的牙印都是我留下来的一样。”托尼小声嘟囔,一边在史蒂夫看不到的地方对男孩挥了挥拳头。



史蒂夫头疼的捏捏鼻梁。



(7)



“史蒂夫是好人,虫虫觉得你也该嫁人了,托尼。”



“不准这样跟老爸讲话!呃……亲儿子,你真觉得我跟那个死板的家伙很般配?”



“那个死板的家伙这个月已经从警(算你狠)察蜀黍那里把你领回来三次了,麻烦精老爸。”



“……”



(8)



晨跑回来洗完澡,史蒂夫系上围裙正准备开始做早餐,就听到彼特带着哭腔的砸门声。



他拎着锅铲拉开房门,男孩光着小脚丫冲进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史蒂夫,他死了!”



史蒂夫吓了一大跳,“慢慢说宝贝,谁死了?”



“托……托尼死了!”小家伙显然也被吓坏了,小脸蛋憋得通红,一副随时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我试过用拖鞋扇他的脑袋,可是他都没有吼我,我想他已经死了!”



史蒂夫围裙都来不及解,抱起男孩就往隔壁跑。



托尼脸朝下四仰八叉埋在枕头里,身上套着皱巴巴的西服,一只脚上的皮鞋还没有脱下来,另一只脚上挂着拽到脚尖的条纹袜子,后脑勺上扔着彼特的蜘蛛侠小拖鞋。



闻到卧室里弥漫的呛人酒味,史蒂夫松了一口气,“没事了,你老爸只是喝多了而已,”他把紧张兮兮绞着他衣领的男孩放到地板上,“小伙子,现在去换掉你的睡衣然后洗脸刷牙,吃过早餐我送你去学校。”



“可是……你确定他真的没有死?”



“我很确定。但是宝贝,”史蒂夫蹲下来握着彼特的小肩膀,示意男孩看着自己的眼睛,“你还需要向我保证,你以后都不会再拿拖鞋抽托尼的脑袋,你知道,那是非常糟糕的行为,乖孩子绝对绝对不可以那么做,”他温和的揉揉彼特乱糟糟的小卷毛,口气却十分严肃,“我等着呢,彼特。”



男孩吭哧吭哧掰着手指头,“我,我保证,罗杰斯先生。”



(9)



把彼特送到学校以后,史蒂夫绕去超市买了煮粥的食材匆匆忙忙赶回家。



用储物柜里的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后,他把购物袋放在流理台上,先跑去卧室看了一下床上的醉汉。



被他扒光衣服洗过脸又重新塞进被窝里的小胡子男人正抱着被子睡得天昏地暗,口水流了一大滩。



史蒂夫跪在床前看着托尼低垂的长睫毛和酡红的脸颊,忽然就面红心跳起来。



这个平时总是牙尖嘴利麻烦不断的家伙现在看上去就像个纯净可爱的天使,卸下那些张牙舞爪的伪装,显得柔软又乖巧。



把托尼杵出来的一只脚握住轻轻塞回被窝里时,金发青年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弯起的蓝眼睛过于温柔。



煮粥的时候,史蒂夫挽起袖子把厨房彻底清扫了一遍,又把客厅里彼特扔得到处都是的钢铁侠玩偶和美国队长玩偶收进玩具箱。



做完家务用小火温着麦仁粥,史蒂夫坐在卧室阳台的藤椅上,一边心不在焉翻看小桌上摊着的一叠图纸,一边耐心的守着托尼。



一直到快中午的时候,大床上的男人终于嘟嘟囔囔翻了个身,史蒂夫使劲竖起耳朵也只勉强听到包括操、头疼、该死的、见鬼——几个模糊不清的单词。



“托尼?”史蒂夫试探着喊了一声,对方撅着光屁股,两腿夹着被子没有回应他。



两个人安静了一会。



托尼突然掀开被子猛地坐了起来,“虫虫!”他顶着一头鸡窝惊呼,“不能再喝了,我儿子还他妈一个人在家里等着我回家呢!”他的视线扫过屋角好整以暇抱着胳膊的金发青年,落在自己光裸的蛋蛋上,愣了几秒又快速转回史蒂夫身上,再愣了几秒,手忙脚乱扯起被子把自己裹得像只大蛹。



“操!!!”



史蒂夫好笑的站起来,“别遮了,酩酊大醉先生,你还记得你有个叫虫虫的儿子?”他叹了口气停在床尾,“托尼,肚子饿了没有?”



“你有没有……”



“没有!”史蒂夫耳尖粉红,“不管你想问什么,托尼,答案都是没有!”



托尼挪挪屁股,“好吧,我好像也没有觉得菊花疼,”他有点失望的眯起眼睛,“所以隔壁的肌肉猛男,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半夜三更出现在我的卧室里吗?而且我还他妈的光着屁股?是你脱了我的裤子?呣,虫虫在哪?”



史蒂夫红着脸干咳了一声,“托尼,我以为你醒来之后更关心的是彼特在哪而不是谁脱了你的……咳咳咳——我已经把彼特送去学校了,”他停顿了一下,抬起胳膊看了看手表,“而且现在也不是半夜三更,纽约时间差一刻钟就中午十二点了。”



(10)



托尼捧着粥碗靠在床头,小口小口抿着热腾腾的麦仁粥,眼神飘忽。



“我希望你能戒掉那个,至少看在你儿子的份上。”史蒂夫把洗净烘干的衣服折叠整齐一件一件放进衣柜,“托尼,彼特正处在性格可塑期,如果你不给他做出个好的榜样,几年后他可能会变得非常叛逆,到时候……”



托尼看到史蒂夫低着头仔细折叠他的内裤,心里痒痒的,“到时候我就拿拖鞋扇他!”他脱口而出。



史蒂夫习惯性皱皱眉,“很好,我总算弄明白彼特那些荒唐的小举动来自哪里了。”他在床沿坐下来,一只胳膊很自然的搭在托尼弓起的膝盖上,大腿隔着薄薄的被单紧贴着对方,“既然你已经清醒了,我想现在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杰瑞鼠先生。”



托尼的身体在史蒂夫碰到他的一瞬间崩得紧紧的,头皮发麻。谈话而已,你他妈的有必要凑得这么近吗?



托尼不确定面前这个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英俊青年是想要通过非正常的肢体接触试图引起他全部的注意力好让他们俩接下来能顺利进行一场主题严肃的谈话,还是……在撩他?



当然托尼满心期待后者。或者在主题严肃的谈话中,至少带有那么一丁点点点点点点的后者——也是好的。



“看着我,托尼。”史蒂夫捏捏托尼的膝盖——小胡子男人差点扔掉碗惊跳起来,“如果你想让我在你手机里继续保持第一紧急联系人的身份,”青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戒酒。”



“我知道我今天的表现糟透了,但是,”托尼终于从被电击的状态中挣扎出来,“你都不想要问一下我为什么会丢下虫虫跑出去喝酒吗?”



“为什么?”



“因为你!”



“我?!”



“对,如果我昨晚不去谈那个项目,你就永远也别想得到你替我缴的那些该死的保释金了!”托尼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摊开手,“我没钱了,史蒂夫。”



史蒂夫又好气又好笑,“所以,这一切归根结底都要怪我咯?”



“没错。”小胡子男人笑嘻嘻的含着勺子,厚颜无耻的回答,“除非你愿意包养我……和彼特,甜心。不然我恐怕不能保证还会不会有下一次。”



史蒂夫的脸一下涨得通红。



“看吧亲爱的,这场愚蠢的谈话根本就是一堆无法达成共识的狗屎!我要赚钱养儿子,要独立,要交房租,还要……”



“我包养你。”



“别他妈打断我的话大个子!我还要跟霍华德抢生意,还要……什么?!”



“我说,我可以养你和彼特,条件是你会戒酒。”史蒂夫认真重复。



托尼张张嘴,一向引以为傲的毒舌头像被胶水粘在了嘴里。



“所以,成交?”



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外表看起来正正经经的家伙绝对就是在撩汉。托尼握住史蒂夫伸过来的手时,迷迷糊糊的想,所以,我这就算草率的把自己卖给他了?而且还是超值优惠大促销?买个大的还搭出个小的?



(11)



“跟我谈谈你的家庭,蜜糖。”



“呃……没什么好谈的,我老爸开了一家小杂货店,在他眼里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所以我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然后就碰到了你。”



“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不然呢?你还以为我是瓦坎达落难的王子?隐姓埋名带着私生王储来体验民间生活的?”



“那虫虫……”



“虫虫是我捡来的,他的父母死于一场空难。开始我只是想向老头子证明,如果我有一个儿子的话,我做老爸肯定不会像他那么失败。”



“彼特原来是你拿来跟你老爸赌气的试验品?托尼,我们需要好好谈……”



“打住甜心!别再用这种教育儿子的口气跟我讲话,特别是在你刚刚操完我之后!我和虫虫只是去氧核糖核苷酸碱基对特有排列顺序没有相同点……”



“说人话托尼!”



“……彼特就是我亲儿子。我很爱他。如果你不能接受虫虫,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一掰两散了……唔,从我身上下去……唔,就是那里……使劲猛男……”



(正文完结)



番外



史蒂夫接到托尼打来的电话时,正在画室给他的约稿做最后的润色。



“来帮我揍个人史蒂夫!他妈的有人威胁要打断你最挚爱的漂亮男朋友的狗腿!”小胡子男人在手机里咬牙切齿,声音震得史蒂夫的耳朵嗡嗡作响,“你有左轮手枪没有?没有就带把菜刀过来!不,两把!!”



史蒂夫扔下颜料盘,连脏兮兮的工作服都来不及换就一甩门冲了出去。



按照托尼提供的地址骑着哈雷一路狂飙到目的地时,史蒂夫彻底傻眼了。



气派的镂花大铁门,纯金门牌上龙飞凤舞刻着「斯塔克巨宅」。



麻烦精祖宗,你这是要坑死顶着一张花猫脸屁颠屁颠跑来替你出气的男朋友吗?怀着悲壮心情按响镶嵌八克拉南非钻石门铃时,史蒂夫绝望的想,蜜糖我真的超级爱你,岳父大人用左轮手枪射我时你能替我求求情吗?



(番外完结)



彩蛋一



史蒂夫一瘸一拐搂着托尼走出豪华别墅的大门时,恍恍惚惚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小杂货店?嗯?”



“搞砸了你和老头子的第一次会面我很抱歉,甜心。但是我是真的想帮你挡几拐杖的——要不是贾维斯死抱着我不放的话。”



“一点都不疼。但是亲爱的小骗子,我拿不出你老爸索要的聘礼,下辈子我都挣不到那个天文数字……”



“没关系还有我啊,大不了我包养你就好了。”



“你拿什么养我?”



“我的那些图纸,我想?每一张都足够买下一座斯塔克巨宅,你跟虫虫就是想去火星上度假我都可以帮你们实现愿望。”



“……包养我!但是我们在床上的地位不能变!一个家庭和谐的首要条件就是家庭中的每个人都要安心于自己的角色并努力扮演好它,不要心存幻想,不要试图改变,巴拉巴拉巴拉……”



“……”



彩蛋二



“喂,是罗杰斯先生吗?彼特上课总是睡觉,他说他每天熬夜——做为家长你要监督孩子早睡早起,别让孩子沉迷夜间游戏!”



“虫虫,你每天晚上不睡觉是不是躲在被窝里偷偷玩游戏?”



“……”老爸们,我真的很想睡个好觉,再这样下去我也想离家出走了!



彩蛋三



“外公,我能搬回来跟您一起住吗?”



“小宝贝,是不是那个绣花草包虐待你了?!”



“并没有。史蒂夫对我很好,就是……”



“贾维斯,我们现在就去拜访一下我儿子包养的那个小白脸!”



“外公!我只是觉得托尼和史蒂夫每天晚上都好吵,托尼又哭又喊,史蒂夫一定有严重的夜间哮喘!再上课打瞌睡的话,老师就要请家长了!”



“……”我他妈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呃,那他们有告诉你……他们每天晚上都在干什么吗?”



“托尼跟我说,他们在炒冷饭。外公,他们俩为什么喜欢晚上在卧室里炒饭吃?再说,史蒂夫每天都会把饭端去卧室喂托尼,托尼现在胖得就像个球!”



“我马上去把孙少爷的行李搬过来,先生,我想少爷和罗杰斯先生现在需要一点私人空间……呃,吃炒饭。”



“……”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呃,收尾有点仓促而且逗逼得极度放飞自我了,前后文简直画风突变,那是因为放置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说实话,我看前面时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当时的脑洞是要接着写什么了,只好现编现肝临场发挥了。



大家凑合着看吧,最后祝大家吃糖好心情!再祝荷莱莱宝贝生快!快生!

评论(114)

热度(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