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黄金羽

*脑洞来源于@八一 妹子给我讲的一个漫画小故事,我百度了一下时间线,羽毛笔做为书写工具被大规模使用是在中世纪到十九世纪左右,这里设定还是现代吧。

*盾铁AU文,不喜请点X,谢谢!

*ooc预警,以及不管什么严肃题材都能被我给掰成傻白甜,绝望。

*群新年活动文,一个梗两个人分别写出be和he两种结局,我负责发糖我搭档负责捅刀,想自虐的戳我搭档@八一 主页吧

————————————————————

(1)「冲着合租广告来的但是没钱付房租的大眼睛男人」

临近打烊,史蒂夫正低着头整理抽屉里散落的零钞和几枚硬币时,门框上悬挂的铃铛发出一声悦耳的脆响,有个男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

那是个身形匀称的小个子男人,戴着一顶跟他的笔挺西服有点格格不入的黑色宽边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楚他的脸。

“我就随便看看,你忙你的。”男人在史蒂夫开口之前抢先一步示意对方不必招呼他。

一边磨磨蹭蹭继续清理抽屉,史蒂夫一边悄眼打量弯腰俯在柜台上的男人。修身西服勾勒下的腰线和臀线流畅性感,从他站着的角度看不到男人的正脸,只能勉强看到男人棒球帽下蓄着小胡子的侧脸,鼻梁高挺唇形优美。

小胡子男人慢吞吞绕着玻璃柜台挨个瞧了一圈,最后在屋子中间的玻璃小展柜前停下脚步。

红榉木笔托上放着一枝通体金黄色的羽毛笔,闪着细碎金光的羽翼修剪整齐,翎管粗细均匀,保持着羽毛的天然弧度。

“哈,终于找到你了,黄金羽。”男人轻轻弹了下舌头,抬起头把棒球帽略略推高一点,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和一双大到不可思议的眼睛,“我能看看这枝羽毛笔吗?”

史蒂夫的视线接触到那双灵动晶亮的蜜糖色瞳仁时,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抱歉先生,那枝是非卖品,”他阖上抽屉走过去,“或者您可以再看看其他的?我向您保证这里的每一枝羽毛笔都……”

“真是太遗憾了。”男人打断史蒂夫的话,屈起指关节在玻璃台面上轻轻叩击了几下,“那我可以摸摸它吗?”他停顿了一下,歪着脑袋看史蒂夫,“拜托?”

屋子里的氧气好像一下子变得非常稀薄。

没有人能够拒绝那样一双眼睛。史蒂夫催眠似的把展柜玻璃门打开时想,尤其当它们还饱含恳求意味的时候,不管它们的主人对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满足他。

大眼睛男人拈着那枝羽毛笔翻来覆去仔细察看了很久,递还给史蒂夫时轻快的说,“托尼.斯塔克。”

“什……什么?”史蒂夫兵荒马乱的从对方翕动的长睫毛上收回视线,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我说托尼.斯塔克,呣,那是我的名字,我想?”男人斜倚着柜台,口气轻描淡写,“即使它不是一件非卖品,恐怕我也不会无聊到砸一大笔钱去买一根轻飘飘的破羽毛,”他垂下眼皮专注的看着史蒂夫把那枝破羽毛小心翼翼重新放回笔托上,“好吧,其实我是冲着店门口贴的那张合租广告进来的。”

“你……你想要跟我合租……”史蒂夫心跳加速手心冒汗,结结巴巴说话都不利索了。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帅哥,你想要先听哪一个?”

史蒂夫犹豫了一下,“呃,那就坏的?”

“我没有钱可以付房租。”男人笑嘻嘻地挑起一侧的眉毛,“不过好消息是我可以用一样东西折抵租金,”他凑近面红耳赤的金发青年,贴着后者的耳朵一字一顿地说,“我很确定你会非常,非常,感兴趣的,一样东西。”

一语双关。史蒂夫转身时没出息得膝盖发软,差点左脚绊右脚摔到地板上去。

(2)「困境还没有解决就又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被规律的生物钟唤醒时,史蒂夫头昏脑涨,简直比没有睡觉感觉还要累。

事实上他差不多失眠了整晚,一想到现在除了他还有一个刚认识的陌生男人就睡在他房间对面的客房里,史蒂夫就觉得心神不定。

这栋两层小楼是史蒂夫过世的母亲留给他的,临街的一层是店面,沿着最里侧那排货架背后的木质楼梯爬上去,二楼是一套小小的两居室,一间卧室和一间客房面对面各占据了小客厅的南北两面,靠近楼梯的一侧是开放式厨房和餐厅,另一侧是卫生间。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溜进来投射在天花板上,史蒂夫翻了个身,听着窗外渐渐热闹起来的人声发了一会呆。

羽毛笔从必备的书写工具到演变成纯粹的艺术品,已经鲜少有人出钱收藏,生意不怎么好,他又实在不愿意把母亲留给他的小店转租给别人开酒吧或者快餐店,只好打起了合租的主意。

但是很显然,由于他昨天一时头脑发热做出的那个冲动决定,他不仅给自己找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最终还很有可能会失去母亲留给他的这间羽毛笔小店。

可是谁又能做到对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说不呢?

史蒂夫扯着头发懊恼的同时又忍不住替自己开脱,归根结底,这不能只怪他一个人,他是不应该草率的去偷看一个陌生男人的大眼睛,但是——哪个男人会长着那样漂亮的一双眼睛?天使吗?

(3)「史蒂夫的新房客」

史蒂夫坐在餐桌边心不在焉吃着早餐时,他的新房客趿拉着拖鞋睡眼惺忪出现在了客厅里。

小胡子男人看上去神采飞扬,棕栗色的卷发乱糟糟的,“嗨帅哥,有那种黑色的液体吗?就,”他刨刨乱七八糟的鸡窝,打着手势努力向史蒂夫描述,“闻起来很香喝起来也很爽的那种,就,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史蒂夫摸摸鼻子,不确定的回答,“呃,你是指咖啡?”

男人打了个响指忙不迭的点头。

“很抱歉斯塔克先生,我不喝咖啡,所以冰箱里只有牛奶。”

男人沮丧的拖开餐椅坐下来。餐桌太小,他在把自己瘫进椅子里时,两个人的膝盖在桌子下面亲昵地抵到了一起。

史蒂夫猛地被牛奶呛到了,咳得翻江倒海。

“既然我们现在合住一间房子——你可以叫我托尼,金发甜心,”男人翘着兰花指拎起史蒂夫餐盘里的半个煎蛋塞进嘴里,“这个很好吃,我喜欢。”他鼓着腮帮子口齿不清的宣布。

史蒂夫目瞪口呆,“你……你喜欢的话,我,我可以每天早餐都煎给你吃,”他飞快的瞄了一眼托尼油光光的嘴唇,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转开视线,“关于……”

“关于我们昨天谈到的房租问题,”托尼接话,一边抓起史蒂夫面前的牛奶杯,仰头灌了一大口,“操!”他的脸瞬间皱成一团,“这个我不喜欢!”

“对不起,那我,我今天就去买咖啡机……”史蒂夫嗫嚅,表情内疚,就像抢喝了他牛奶的男人讨厌他牛奶的味道都是他的错一样。

“嗯哼,”托尼很大度的挥挥手表示他已经原谅了对方,“我们接着谈租金的事,”他变戏法似得从睡衣口袋里掏出几根羽毛放在餐桌上,“验货,房东先生。”

桌子上的羽毛在清晨明亮的太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活泼跳跃的光斑铺满了客厅墙壁和天花板。

“老天!你怎么会有这种金色的羽毛?”史蒂夫小心翼翼拿起一根举到眼前,对着阳光用拇指和食指捻动翎管,“太完美了,”他惊叹,又拿起一根,然后再一根,“每一根都可以做出一枝精美绝伦的羽毛笔,我的上帝……”

“那个老头子可没有长着这种漂亮的黄金羽,”托尼得意洋洋的翘着小胡子,“看起来你对我的租金相当满意,史蒂夫,我可以按日支付你租金。那么,”他挪挪屁股俯身过去,“我猜我们现在算是正式的合租伙伴了?”

离得太近了,太超过了。

金发青年惊跳起来时,手忙脚乱打翻了桌上的玻璃杯,大片鲜艳的粉红色从他的脸上迅速蔓延进了他格子衬衫的领口里面。

(4)「我们会有很多钱会一起去环游世界」

史蒂夫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快速适应了他的小楼里有个合租的漂亮男人等着他投喂的生活。

托尼几乎不怎么出门,也很少会出现在客厅,事实上他的房间门总是关得严严实实。

史蒂夫在去敲门喊托尼出来吃饭时,好奇的往里面偷看过几次,靠近窗户的小书桌上乱七八糟堆着很多图纸,地板上散落着他按照托尼开出的购物清单买回来的各种工具。

“我在搞大事,”小胡子男人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黑色工字背心,额头上顶着一大块机油渍,“过不了多久你就不用再辛辛苦苦做羽毛笔了,”他阖上房门走出来,顺手拍拍史蒂夫的胸脯,在史蒂夫的白T恤领口留下一个黑乎乎的手掌印,“我们会有超多钱,会有超牛逼的大厦住,差不多有一百层那么高,我想?”他甜蜜的大眼睛弯成了两轮快活的月牙儿,亮晶晶的,“我们可以一起去环游世界,去看威尼斯的落日,去普罗旺斯吃鲜奶芝士,还有中国的长城——甜心,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史蒂夫手脚麻利的摆放餐具,一边提醒喋喋不休的憧憬者去洗手,眉眼温柔。

他二十七年的孤独人生里从来没有遇到过托尼这样的男人,聪明,自信,乐观,有时候又好像不谙世事,带着孩童般可爱的纯净和一点点小幼稚,固执己见,对咖啡和牛奶爱憎分明,热爱甜甜圈痛恨花椰菜。

等到史蒂夫惊觉的时候,这个小太阳一般温暖鲜活的陌生男人,已经潜移默化的,强势的,一点一滴的,慢慢渗透进了他古板枯燥的生活中。

一切都很完美。史蒂夫侧头看托尼扭着屁股在洗手池边洗手,嘴里一刻不停叽里呱啦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太完美了,他想。

除了这个毫无预兆突然闯入他生活的男人绝口不提的神秘身世,和那些每天源源不绝出现在餐桌上的闪闪发光的金色羽毛。

史蒂夫满足的叹气,蓝眼睛里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宠爱。

(5)「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天使你信吗」

史蒂夫把酱汁浇到烤肉上,醇厚的香味缓缓弥漫在空气中。

他摘下围裙回头看看客房,开始在心里默数。

“甜心,你做了烤肉!”史蒂夫默数到三的时候,紧闭的房门哗啦一声被大力拉开,托尼探出头抽抽鼻子,“操,我爱死这个了!”

“别说脏话,托尼,”史蒂夫勾起嘴角,从身后拿出一瓶红酒,“上次你说喜欢这种红红的液体,我打烊后特意去买了一瓶。”

“要加冰块!”

“当然。”

“等下!这不会有什么阴谋吧?”看到流理台上放着的甜甜圈盒子时,已经冲到餐桌边的小胡子男人狡黠的眨眨眼,“哈,这是个坑大个子,”他无视了金发青年提醒他先去洗手的命令,用食指蘸了蘸肉酱含进嘴里响亮地吮吸了一下,“除非你亮出底牌史蒂夫,否则我拒绝进餐!”

“你确定?”史蒂夫不动声色斟满高脚杯,“神秘先生,呣——不如我们来做个小交易,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今天晚上你想吃多少甜甜圈都行。”

托尼在坚持原则和放弃诱惑两种选择之间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史蒂夫扶着椅背,眼神清亮温柔,耐心等待他做出最后的决定。

漫长的对峙过后,小胡子男人垮下肩膀,“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史蒂夫。”他彻底自暴自弃,拉开餐椅一屁股坐下去,迎着史蒂夫不赞成的眼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是个天使,你会不会认为我疯了?”他警觉地盯着史蒂夫手里拎着的红酒瓶,“以及不准用那个敲我绝顶聪明的天才脑袋——除非你决定放弃去看威尼斯的落日和中国的万里长城!”

“呃……天使先生?这些跟我用红酒瓶敲醒你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

“两点:一,把我敲傻了我们就不会有超多的钱去环游世界了。”托尼摊开手耸耸肩,映着吸顶灯的大眼睛星河流转光彩熠熠——缺氧的感觉瞬间㩴住了史蒂夫的肺叶,他攥紧拳头强迫自己拼命深呼吸。

“二,敲傻了你的天使,你就只能得到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托尼微妙地停顿了一下,迎着金发青年幽深的翠蓝色眼眸绽开一个灿烂的笑颜,“白痴男朋友。”

史蒂夫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你一直都是生活不能自理,天使斯塔克?”他慢慢拉开托尼对面的椅子落座,“现在告诉我全部,男朋友。”

(6)「为了爱你即使要我放弃整座天堂也没有关系」

天堂里有一种特殊的天使,跟别的天使不同,他们翅膀上覆盖的羽毛不是白色的,而是璀璨炫目的金色。

上帝说,那是黄金羽。

拥有黄金羽羽翼的天使,会有一次寻觅灵魂伴侣的机会。但是——

首先,他必须得放弃天堂和永恒的生命,还要历经艰辛寻找到他前世失落在人间的羽毛。

然后,他的黄金羽翼会慢慢凋零,直至完全消失。

最后,不管他找到的那个人会不会爱上他,失去翅膀的天使都将再也不能够飞回天堂。

跟爱人厮守一生。或者孤独终老。

这是一场和命运的残酷赌博,成功者寥寥无几,就像小美人鱼用百灵鸟一样美妙的声音向海巫婆换来的双腿——要么得到王子的爱情,要么在天亮之前化为海面上漂浮的泡沫。

所以,拥有黄金羽羽翼的天使大多会选择放弃寻找爱人,孤独享受永生。

托尼.斯塔克就是这样一个拥有黄金羽的天使。

“如果你已经决定了,我的孩子,”上帝指给托尼一扇门,“找到他,守护他,让他爱上你,”白胡子老人挥挥手,大门隆隆开启,门外是一个让天使托尼满心期待的新世界,“你很幸运我的孩子,在你翅膀上的美丽羽毛凋零怡尽之前,你有一次返回天堂的机会——那是你父亲最后的心愿。”

“我父亲?操!他也是个拥有黄金翅膀的天使吗?”

“不,霍华德只是个普通的天使,但是他自愿放弃了自己的翅膀,为他儿子争取到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霍华德很爱你,托尼。”

“很感动,但是他妈的不——这个机会我可以让给别的天使,因为我很确定我不会再回来了,”天使托尼踌躇满志信心满满,“我会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倒霉家伙并让他死心塌地爱上我,我他妈一定可以做到那个!我只有幸福一辈子才不会辜负老头子的牺牲,我想那才是我父亲真正的愿望。”

“……你可以走了,就现在。祝福你梦想成真,我的孩子。”

上帝保佑,让这个年轻天使顺利找到他的灵魂伴侣……不对,我好像就是上帝吧?!一个拥有珍稀金翅膀却整天在天堂里乱说脏话的天使实在是太他妈的烦人了,头疼!

(7)「我想我的母亲也是个天使」

史蒂夫安静的搂着托尼。

“被我的魔幻故事吓坏了?”托尼抬起头笑嘻嘻的亲吻金发青年的下巴,“甜心,关于我说我是个天使这件事——你为什么表现得一点都不惊讶?”

史蒂夫捉住托尼到处捣蛋的手,用嘴唇虔诚触碰他的指尖,“因为我打从记事起就知道,我的灵魂伴侣是个与众不同的天使,”他把托尼的手拢进自己温暖干燥的掌心里握着,“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出现,托尼,等了很久等得我都开始不耐烦了。”

托尼瞠目结舌,“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母亲把那枝黄金羽交到我手上时就告诉我,这是我未来丈夫放在我身边的信物,”史蒂夫揉揉怀里男人毛茸茸的头发,“你迟到了,亲爱的。”

“可,可是如果有其他人对那根破羽毛感兴趣的话……”

“没有那种可能。你看到的黄金羽在别人眼里只不过是一枝普通的旧羽毛笔而已。并且,”史蒂夫弯起嘴角,“就是一根破羽毛——字面意思上的,‘破’羽毛。”

“嘿!托尼.斯塔克的羽毛才不会破破烂烂!它们世无仅有光彩夺目价值连城金光灿灿!你他妈……唔……”

(正文完结)

彩蛋一

“史蒂夫.罗杰斯,你再给我规定那些该死的甜食限量和咖啡限量,我就飞回天堂再不回来了,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傻大个!老子是认真的!”

“……”

彩蛋二

“甜心,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笨笨。笨笨,跟你另一个老爸打个招呼……不不不小笨蛋,别用油腻腻的抹布给史蒂夫擦鞋!操,你是机器人不是宠物狗,别试图用晃屁股取悦史蒂夫!而且你也没有一条蠢兮兮的狗尾巴……”

“我觉得它喜欢我,蜜糖。”

“我要调整一下这个小笨蛋的数据处理系统,做为马上就要推向市场的家庭智能机器人,它要做的是家务!不是对着主人晃屁股!”

“叹为观止。这就是你说的你一直在搞的大事情?”

“不,还有更大的——贾维斯,你在吗?”

“随时为您服务,先生。”

“谁?!托尼,是谁在说话?上帝吗?!”

“放开我大个子……咳咳……我快喘不上气来了……咳咳咳,我发誓即使上帝亲自来扛我我也不会跟他走的,放松史蒂夫……咳咳……而且老贾也不是他妈的上帝好吧!咳咳咳咳……你再不松手老子就要拿掌心炮轰你了!”

彩蛋三

“托尼,我觉得我们大厦的图纸太丑了,看上去就像一只倒扣着的长筒雨靴……”

“我叫它斯塔克大厦你没意见吧甜心?”

“我还是舍不得我的羽毛笔小店……”

“我没有羽毛给你付房租了亲爱的,没有了那些黄金羽做羽毛笔,你会穷得只剩下丁字裤。”

“我的画展很成功,没有黄金羽我也一样养得起你,蜜糖。”

“操,我恨你这副暴发户的丑恶嘴脸史蒂夫!”

“要我提醒你多少次别说脏话?我觉得上帝都会很头疼的。”

“……”

彩蛋四

关于托尼还有一次重返天堂的机会这件事,一直都让史蒂夫提心吊胆。

直到某次火爆的床上运动之后,他哄着神志不清的小胡子(前)天使给他展示了那对翅膀——史蒂夫才彻底放下心来。

一副没有羽毛的,光秃秃的翅膀。

“我会永远守着你,托尼,”史蒂夫搂住迷迷糊糊的小胡子男人,眼眶湿润,“以后换我守护你,我的堕入凡间的黄金天使。”

对此,托尼在心里悄悄表示鄙夷:蠢蛋罗杰斯,这点小问题恐怕还难不住一只天才斯塔克,只要老子想飞,分分钟他妈的飞给你看!

彩蛋五

“我拒绝在我们的婚礼上戴着这堆傻逼鸟毛!而且那些啰啰嗦嗦的白纱和金色蕾丝边简直蠢透了!”

“求你,宝贝!这是我亲自设计的黄金羽羽翼,我要你婚礼那天惊艳全场。还有,注意语言亲爱的,身为天使不应该整天说脏话。”

“就,他妈的……不,忘记我刚刚说的上一个单词!以及收起你的狗狗眼……上帝啊,我恨你史蒂夫!”

“我也爱你,托尼。”

————————————————————

真完结!

碎碎念:

一个自愿堕入凡间寻找爱人的天使,一个拔光了自己翅膀上羽毛的天使,虐不虐?然而我又把虐梗给改造成了一颗齁甜齁甜的怪味糖[得意洋洋翘着斯塔克同款小胡子摊手

最后祝大家昨天情人节快乐今天除夕快乐明天春节快乐!

吃糖好心情,天使们我们明年见!

评论(54)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