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谎言之下

*A3上映之前我想要咸鱼一下了(说得好像你之前不咸鱼似的),事多就是各种累,让我缓缓。


*梗来自my小天使 @妮妮的反应堆 堆堆的脑洞一级棒写崩都是我的锅,麽叽叽咸鱼堆~


*ooc预警,傻白甜预警,高甜预警,不喜请点X,谢谢!


————————————————


堆堆的话:


托尼.斯塔克的一生伴随着无数大大小小的谎言,有来自朋友的,有来自竞争对手的,还有来自形形色色陌生人的。



这些谎言有的善意也有的恶意,有的就像没什么大不了的玩笑话转头即忘,有的却像插在他胸口的一柄利刃。



而托尼.斯塔克本人也撒过数不清的谎,违心的,或者心甘情愿的——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他自己。



他说过次数最多的谎言是“我很好这一点都不疼”,“我没事我一个人可以搞定这个”,还有,“别靠近我,让我自己待着”。



不管他愿不愿意,托尼.斯塔克的一生都注定会被谎言层层围绕。



然后有一天,托尼突然发现,他再也无法开口说谎了……



(1)



用掌心炮轰翻最后一个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外星怪物,托尼重重喘了口气,变形的坚硬金属外壳硌得他的肋骨隐隐作痛。



在冲过去替娜塔莎挡下那束激光攻击时,他的盔甲右侧就凹陷变形了,而那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



不用贾维斯的战损扫描,托尼也很清楚他又受伤了。至少半个月都不会消褪下去的大片淤青,他想,运气足够好的话,说不定还会有骨裂。



泡在实验室里连续两天两夜再加上一场超过六个小时的高强度打怪,托尼现在觉得体力透支疲惫不堪,他只想马上飞回大厦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睡个昏天黑地。



但是,“托尼,我想搭个顺风车,”美国队长在钢铁侠正准备悄悄溜走的前一秒拦住了他,“捎我一程?”



虽然史蒂夫的搭车请求托尼向来都不会拒绝,但是——现在可不是跟美国队长搂搂抱抱的好时机。钢铁侠提醒自己。



如果让这个最讨厌他挂彩的大兵发现他不但又受了伤,而且还企图一个人偷偷溜回大厦独自处理,一顿啰啰嗦嗦的说教肯定逃不掉。



神盾的战机再过几分钟就到了。或者——



我的推进器出了点小麻烦这趟顺风车将非常颠簸我担心你如果晕车的话会吐在我的盔甲上。或者——



你可以让索尔捎你一程他的神域出租车比较刺激。再或者——



我看到班纳骑过来的摩托车就停在那堵墙的后面它居然在一场星球大战中毫发无损你相信吗史蒂夫这简直他妈的就是个奇迹对吧!



“唔,”托尼在面甲后面舔了舔嘴唇。一个小小的谎言而已,这对他来说简直毫无难度,只需要在以上几个选项中随便扒拉出来一个做借口就好,“我……”



“你已经至少翘掉了十一次战后总结会议,钢铁侠,”史蒂夫的视线绕着托尼转了一圈,敏锐地落在对方试图遮遮掩掩的腋下,“你的战甲凹进去了一大块,以这个凹进去的程度你绝对不可能完好无伤!老天,你又受伤了托尼!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我才没有受伤,我的感觉该死的好极了,而且我的盔甲内壁垫了厚厚的防护层,那就像躺在暖洋洋的棉花糖里一样舒适,这点外部的小磕碰还伤不到无坚不摧的钢铁侠。



“事实上感觉糟透了,我想最少两根肋骨上会有裂缝,”钢铁侠哐当一声捂住面甲上嘴的位置,但那个滑稽的补救措施并没有什么用,“而且我现在又困又饿,头昏眼花,还尿急……”



妙极了。托尼想,我的舌头终于修炼成精了,它现在他妈的都开始自说自话了。



史蒂夫显然被眼前这个双手捂着面甲的钢铁侠吓了一大跳,“呃……”他眨眨眼,不确定地问,“托尼,我记得你的盔甲有配备尿液净化系统?”



“没错。嘿老冰棍,想不想听听它的工作原理?第一步当然要先收集排泄物,然后……”托尼恨不得捏住自己胡说八道的嘴,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专业术语脱口而出之前,他果断启动了推进器,“我要先走一步了美国队长,虽然可以净化但我还是更喜欢舒舒服服尿在马桶里。以及非常抱歉我第十二次翘掉了今天的战后总结会!”



“见鬼,”史蒂夫看着钢铁侠金红色的身影一溜烟消失在天边,一脸懊恼,“我好好的提什么盔甲尿液净化系统……”



(2)



托尼在贾维斯指挥着小机械爪子笨手笨脚给他敷药时,就已经彻底理清了战场上发生的小插曲。



钢铁天才把他和史蒂夫战后的那场小谈话,归结为激战引起的肾上腺素飙升,导致大脑短暂性缺氧再导致反应迟钝,从而短时间内失去了对语言中枢神经的控制权。



你瞧,一切所谓的未解之谜,用科学的方法解释起来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小胡子男人裸着上半身站在洗漱镜前刷牙,乌青的大片淤痕从后背和侧腰一直蔓延到他的右边胸口,触目惊心。



吐掉牙膏沫,托尼艰难地套上T恤衫决定下楼去吃个早餐。



毕竟他昨天不但拒绝了美国队长正当的搭车请求,还在对方回家后跑来询问他的伤势时把人家无情地拒之于门外。



虽然他让贾维斯锁门的意图,更多的是担心他当时的大脑还没有完全拿回对舌头的支配权,万一不受控制再说出什么夸大其词的大实话就很尴尬了。



托尼都能想象得出金发青年站在门外时充满担忧的蓝眼睛,那让他无比自责。



“至少应该在早餐时间露个面,让老冰棍知道我昨天没有在撒谎,”托尼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完美!”



(3)



托尼走进餐厅时,复仇者们正围坐在餐桌边,一边吃早餐一边讨论冷兵器在现代战场上的重要性,气氛热烈。



史蒂夫从托尼出现在餐厅门口开始就显得紧张过度。他抿着嘴,上下左右仔细打量收拾清爽的小胡子男人,在看到对方若无其事拉开餐椅落座后,才明显松了一口气。



托尼尽量保持足够自然的动作坐下来,后背在接触到硬邦邦的椅背时疼得龇牙咧嘴,差点爆出一串粗口。



还好,史蒂夫正背对他忙着把牛奶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吾友钢铁之人,做为武器方面的专家,你的发言最具有权威性,”索尔把果酱瓶和面包篮推给托尼,“说到冷兵器——你认为在战场上,吾友鹰之眼的弓箭和吾的雷神之锤,谁的威慑力更胜一筹?”



“你的锤子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能算是冷兵器吧?”克林特跳起来尖着嗓子反驳,“它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件正经的兵器!”



“事实上,我觉得肥啾拉弓的姿势看上去比你抡锤子的形象显然要更酷一些,”小胡子男人耸耸肩,抓起一片面包塞进嘴里,“没错,会射箭还百发百中的男人真的很酷,在酒吧和他玩掷飞镖比赛每次我都输得心服口服,鹰眼的代号很适合克林特。”他接过史蒂夫递给他的玻璃杯仰头喝了一大口牛奶,“虽然味道没有咖啡棒,但是,”他朝金发青年挤挤眼,“温度刚刚好,而且你加了蜂蜜进去?我喜欢这个。”



史蒂夫递杯子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皱着眉毛,露出个困惑不解的表情。



“呃?有什么问题吗?”托尼很奇怪,“你们为什么都一副活见鬼的样子?”他后知后觉地发现,餐桌上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用古怪的眼神瞪着他。



比雷神更酷一些的神箭手丢开甜品篮凑过去,“你没事吧铁罐?不对,这一定有什么阴谋!”他狐疑地眯起眼睛捏着胖下巴,“如果我的理解没有出错的话,你刚刚是在夸我?是你的嘴巴出了问题还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根本就在嘲讽我?我恨你铁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操!又来了!



托尼低头再喝一口牛奶,牙齿扣着杯沿,脑袋里快速盘算,现在要找个什么借口才能合理解释他的舌头刚刚犯下的那一个弥天大错?



“而且你还说了你喜欢牛奶,”布鲁斯微笑着补充,“爱上牛奶是个健康的好习惯。我很欣慰,托尼。”



好极了,现在是他妈的两个弥天大错了。



没有人可以同时对着一个外粗内细的真神,和一个固执多疑的美国超级大兵,和两个阴险狡诈的神盾老牌特工,和一个绝顶聪明拥有七个博士学位证书的精分科学家——在短短十秒钟之内编出两套既要符合逻辑,而且还要滴水不漏的谎话。



就连钢铁侠也做不到那个。这个时候……跑路就对了。



“啊哈,你们可以继续我走进这间屋子之前的辩论,就当我没有出现过!”小胡子天才丢开牛奶杯,若无其事地挠挠鼻子站起来,“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修复战甲,升级你们的武器,清理外星虫子遗留残骸,还要跟尼克那只老狐狸讨价还价打口水战,总之,”他顶着一屋子诡异目光落荒而逃,“回见了伙计们!”



“吾友钢铁之人,吾还是觉得假设摒弃战斗姿势,单从冷兵器的攻击力方面去解析,吾的妙尔尼尔比之弓箭要更胜一筹!”索尔在他身后扯着大嗓门喊。



对啊,你的妙尔尼尔也超超超牛逼的!托尼使劲攥着自己的舌头,这句话才没有自己吼出去。



(4)



托尼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如果说和史蒂夫的战场谈话还勉强可以用科学论证做挡箭牌(反正那根上世纪穿越过来的老棒冰也不懂多少现代科学。托尼安慰自己。),那么,早餐桌上他对克林特那番长篇大论的赞美之词就很难继续用科学那套说辞自欺欺人了。



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事实就是——托尼.斯塔克,一个被谎言围绕谎话连篇的撒谎高手——居然,他妈的,无法开口说谎了!



“魔法波动?你是指我替娜塔莎挡下的那束紫色激光?”托尼双手撑着工作台。太遗憾了,他想,不知道杀人不眨眼的冷酷女特工被真言魔法击中后会说出什么心里话?“贾维斯,马上启动清理程序,把这个该死的变态诅咒从我的身体里弄出去!”



“理想很膨胀时,总是能够对比出现实有多么骨瘦如柴——我不确定这里用骨瘦如柴形容还是用瘦骨嶙峋形容更恰当一点。”智能管家回答,“很抱歉您的这个要求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换句话说,我搞不定这个,先生。我想您现在需要技术援助。”



“你从哪里学来的那句狗屎俚语!”小胡子男人暴跳如雷,等着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捐到老年社区去!“贾维斯,我不会把你捐给那些穿着纸尿裤流着黏糊糊的口水撕报纸玩的秃顶老头子们!”



“以我对您的了解,您现在想说的其实并不是这句话?我猜?”贾维斯用愉悦的语气说,“谢谢您先生,我也舍不得离开您。”



“就,别逼我那样做贾维斯!在我说出静音之前,”不,才不会有什么可笑的技术援助,我很确定钢铁天才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搞定这个!托尼抄起一把扳手指着摄像头,“那么通知布鲁斯,告诉他我需要技术援助!”



世界末日都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令人绝望吧?



“如您所愿,先生。以及我很高兴,您总算不再一意孤行愿意采纳一次我的提议了。还有,无需我的提醒,我想?您知道您不是一个人,您一直都拥有一整支最值得信赖的强大团队。”



“闭嘴贾维斯!我不会把你送给那些穿着纸尿裤流着黏糊糊的口水撕报纸……唔唔唔唔……”托尼不得不用脏兮兮的手拼命捏住自己完全不听指挥的嘴巴。



(5)



“说点什么,托尼,”布鲁斯从虚拟屏上挪开视线看看托尼——小胡子天才正抱着胳膊坐在工作台上自己跟自己生闷气,“就随便说点什么都好,你太安静了我觉得有点不习惯。”



“不,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说话,”托尼迅速回答,“而且我要提醒你亲爱的博士,我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极有可能并不是出自于我的本意,你要学会选择性忽略邪恶魔法通过控制我的嘴巴和舌头传达出来的那些肉麻话,你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他语速极快地说完一长串警告,微微松了口气,然后——



“兄弟,跟你一起工作总是非常愉快,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好像比我还要聪明那么一点点——虽然你过于严谨温和的工作态度有时候让我抓狂到想要跳起来狠踹你的屁股,但是想想并不那么温和的浩克……呣,还是算了吧。总之,我想告诉你的是,布鲁斯——你是个非常,非常,非常,棒的,工作伙伴。”



“哇哦,”老好人博士推推滑到鼻尖的眼镜,“托尼,你在‘棒’前面一连使用了三个叠加起来的形容词,能得到你的夸奖可不容易。哈,来自于自恋狂天才斯塔克的肯定,”他对着屋角的摄像头打了个手势,“贾维斯,请帮我记录刚刚那段视频发到我的手机上,谢谢。”



“也许你可以试着从我喊你‘兄弟’开始,选择性忽略我后面讲的那些话?”托尼垮着眉毛,语气充满希望。



布鲁斯耸耸肩,“不,其实我本人更倾向于选择性忽略你喊我‘兄弟’时前面说的那些话,”他把一块虚拟屏幕团起来拖进垃圾桶,对着沮丧的小胡子男人摊开手,“而且我也想要告诉你,托尼——你在我心里也是非常,非常,非常,棒的,工作伙伴。”



“感谢你慷慨回赠给我的一连三个形容词,工作伙伴,”托尼摸摸鼻子,耳朵变得通红,“该死!随便你,随便你选择忽略什么都好,只要你能尽快帮我解除这该死的魔咒!”



“既然是魔法,托尼,我认为你的技术援助小组是时候扩招一个神进来了。”手机传来短视频接收成功的提示音后,布鲁斯掏出手机划开屏幕看了看,慢吞吞地撩起眼皮,“雷神索尔。”



做为对布鲁斯推荐人选的回应,托尼闭起嘴,愤怒地抄起一把螺丝刀掼到了地板上,而兴奋的笨笨咯吱咯吱滑过去追赶那把倒霉的螺丝刀时,又又又一次绊到了咖啡机的插头。



“别担心小笨蛋,爸爸很爱你绝对舍不得把你捐给儿童福利院的,即使你又毁了一台爸爸最心爱的咖啡机!”不不不,我他妈想说的可不是这个!托尼崩溃地扶额,“贾维斯,通知索尔来一趟实验室,就现在,立刻!马上!”



小机械手臂受宠若惊,冲进托尼怀里撒娇时力气大得差点把他撞个后空翻。



(6)



托尼现在的生活只能用一团糟来形容。



虽然索尔很肯定地告诉他,真言咒在阿斯加德只能算是最低级别的入门魔法,维持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但那还是没能有效安慰到沮丧万分的钢铁侠。



魔法带来的后续麻烦很快就出现了,最开始是克林特。



胖特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跟托尼搭上话的机会,啰里啰嗦喋喋不休,其狂热程度甚至超过了他对小熊饼干的热爱。



不胜其烦的钢铁天才试过一看到克林特贼兮兮地凑过来,就用尿急做借口躲进卫生间里,可是那显然并没有什么效果——狂热的弓箭手不屈不挠蹲在卫生间门口,“嘿铁罐,你说我要是在便池后面的墙壁上挂个靶盘是不是很有创意?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边撒尿一边比赛投掷飞镖……”



“你可以试着用你的老二瞄准靶心,前提是你如果尿得足够高的话!”被骚扰到忍无可忍的钢铁侠一把拽开厕所门,“肥鸟,你的创意简直烂爆了!”他朝着克林特竖起两根中指(后者笑眯眯的,一脸「哥心情超级好超级不想跟你一般见识超级不计较你正摆着一张臭脸」的宠爱表情。那个恶心表情成功把托尼吓起了浑身惊悚的鸡皮疙瘩),“还有,别再像口香糖一样整天黏着我了!”



“才怪,”口香糖一溜小跑跟在托尼屁股后面,“你喜欢看我射箭的样子,你还喜欢看我扔飞镖的样子,你自己都亲口承认了百发百中的鹰眼侠巨帅的!”



小胡子男人恨不得回过头一增高鞋垫甩死那个呱噪的家伙。



然后,这种目的性非常明确的搭话就像可怕的流感病毒一样,迅速在复仇者们中间蔓延开来,搭话主题大同小异,“托尼,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及,“你对我这个人的客观评价是怎样的,托尼?”



“吾很感动,吾友钢铁之人,”在得到托尼评价极高的答复后,索尔满意地咧着大嘴,“吾一直以为你对外星人有种族歧视,”他从餐桌边站起来,给了小胡子男人一个充满炸鸡腿味道的热情洋溢的雷神之抱,“吾也甚是喜欢与你共同打怪,吾友,你和你的战甲都超赞!”



史蒂夫看着拥作一团的两个大男人,攥着餐刀的指节微微发白,眼神意味不明。



托尼拼命挣扎拳打脚踢,好不容易才从大块头神祇不容拒绝的死亡拥抱里挣脱出来,被勒得口吐白沫。



“你刚刚自救时一屁股撅翻了我的果蔬汁,亲爱的真言先生,”娜塔莎甜腻的声音就像裹着厚厚枫糖浆的锋利鱼叉,“要知道,在某人眼里我不但是一个‘凶悍的男人婆,还是复仇者大厦里最恐怖的女魔头,脑袋上插满感应探头浑身上下长着十八只透视眼,无所不知无孔不入。’”



“牛逼了我的钢铁侠!”克林特瞬间对托尼充满敬畏,“铁罐,你居然连复仇者联盟内部的最高机密都敢泄露!”



“嘿娜塔,你保证过不会记仇也不会出手揍我的!你不能在千方百计诱惑我说出所有那些真心话以后,还这样不道德的威胁我的人身安全!”托尼悄悄后退,恨不得重新缩回到索尔怀里,“讲道理,除了那几句,我对你的其他评论明明都是夸奖你的赞美之词!”



“哦?是吗?比如……‘在跟肥啾日常格斗训练时使用的招牌大腿绞杀,是我见过最违背女人天性和最泯灭人性的攻击方式’?”



“这句也除外!”托尼不动声色又向后退了一大步,后背抵在了餐桌上。



女特工慢慢挑起精致的眉毛,“再比如……‘没有火爆性生活的女人总是更容易脾气暴躁狗急跳墙’?”她优雅地双手交握活动了几下腕关节,清脆的噼啪声让托尼毛骨悚然,“还有,‘那就像没有火爆性生活的老处男总是更容易变得婆婆妈妈唧唧歪歪啰啰嗦嗦是同一个道理’?”



所有人的目光都默契十足地转向史蒂夫,金发青年的脸一下就涨得通红。



“操!我他妈现在就像个一丝不挂的裸男!”小胡子男人反手撑着桌边,索性破罐子破摔,“这不公平娜塔莎,要不是我替你挡下了那个该死的外星魔法攻击,现在站在这里一丝不挂被围殴的人就是你!”他愤怒地环视围坐在大桌子边的复仇者们,“你们这些变态的家伙还想知道我的什么猥琐秘密?想不想知道钢铁侠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丁字裤?来吧,只要你们开口问,我甚至可以坦白每天晚上睡觉前我对着美国队长的征兵海报会他妈的撸几发!”



史蒂夫的餐刀当啷一声掉进了餐盘里。



“哇哦,”诡异的沉默过后,弓箭手兴奋得就像便便上弹起来的紫头大苍蝇,“这个下流魔法还真他妈的刺激!那么几发?有具体幻想过体位问题没有?铁罐,你是上面的那个还是下面的那个?顺便——出于你跟队长的身高,和肌肉,和体力,和耐力各方面的综合考量——我个人比较倾向于你其实绝对会是下面的那个!还有,史蒂夫有没有趴着吸你的老二?老处男队长的口活有没有传说中那么糟糕?”



被直接点名出来的美国队长一口牛奶直接从鼻孔里喷了出来,咳得面红耳赤翻江倒海。



“我当然他妈有具体幻想过……唔唔唔唔唔唔……”托尼毫不犹豫,直接把一只拳头囫囵塞进了嘴里。



(7)



史蒂夫在露台上找到托尼时,他正背对着阳台门坐在盔甲装卸台的台阶上,膝盖上放着一大盒甜甜圈。



“美国队长,如果你是来宣布要跟我划清界限从今天开始我们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的话,”托尼打开盒盖,“至少等我吃完这盒甜甜圈再说。”



“你都不需要回头看就知道是我?”史蒂夫勾起嘴角,慢慢走过去站在托尼身后,“没错托尼,我想我们的确是不适合继续做普通朋友了。”



托尼拿甜甜圈的手停顿了一下,动作粗暴地抠出一个甜甜圈塞进嘴里。



“呣,宣布划清界限和吃完一大盒甜甜圈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史蒂夫并肩跟托尼挤坐到窄窄的梯子上,“托尼,有时候你的超前思维太过于跳跃,那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真正落伍的过时之人。”



“甜食可以有效缓解焦虑情绪,”托尼挪挪屁股。隔着两层单薄的裤料,超级大兵热烘烘的体温让他心慌气短,“而我现在碰巧就非常焦虑。”



“好。”史蒂夫耐心等着托尼吃完第三个甜甜圈,伸手过去阖上了盒盖,“现在感觉好一点了没有?”他微微侧过头,语气不自觉就变得十分温柔,“我们需要谈谈,托尼。”



曼哈顿璀璨的灯海和夜空中最亮的星星加到一块都没有眼前这个男人的大眼睛漂亮,他想。



“该来的总会来,逃跑不是钢铁侠的风格,”托尼拍拍腿上的甜品渣,“说吧大兵,我听着呢。”



“我想要听听你对我的真实评价,那对我即将要做出的决定十分重要——我知道你现在撒不了谎。所以,”史蒂夫用肩膀碰碰托尼的肩膀,“告诉我,诚实先生。”



“哈!美国队长也终于沦落到和肥啾一样卑鄙无耻了?操你的史蒂夫,你不会像克林特那样对我的真言上瘾,然后突发奇想想要在便池后面的墙壁上挂一排该死的拳击沙袋吧?!”



史蒂夫茫然地眨眨眼,“便池?沙袋?”



“不,你不需要搞明白我刚刚说了什么,相信我史蒂夫,一边撒尿一边打沙袋绝对是个糟糕透顶的烂创意!”小胡子男人彻底自暴自弃,“OK我投降了!复仇者联盟是最棒的超级英雄联盟也是最棒的家人和朋友,克林特是最棒的弓箭手,索尔是最棒的外星人,布鲁斯是最棒的科学家,娜塔莎是最棒的特工,还有浩克……”



“说重点托尼。”



“但是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美国队长一个人棒,想知道为什么吗?”托尼迎着史蒂夫亮晶晶的蓝眼睛,用挑衅的口吻一字一顿地说,“因为能让最棒的钢铁侠每晚都意淫的男人全世界只有一个!哈,你有兴趣猜猜那个倒霉蛋男人是谁吗罗杰斯?不妨动动你那颗被冻坏了的笨脑壳,我保证……”



“呃,是我?我猜?”



“恭喜你答对了。”托尼收回视线,垂下眼皮看着史蒂夫压在纸盒子上的手,“现在你可以宣布你的绝交申明了美国队长,然后滚出我的阳台!就,他妈的让我自己一个人待着!”



史蒂夫轻轻握住托尼抠着盒盖的手指,示意对方看着自己,“我很抱歉托尼,但是我想我们真的不适合再做普通朋友了。”



“批准!那正是我想要的……”



“托尼.斯塔克,我能请求你正式做我的男朋友吗?如果你不介意我的笨脑壳被冻坏了还又古板又无趣的话?”



“不,我完全不介意……什么?!!”



“男朋友守则第一条,甜甜圈限量,每天只能吃一个——你刚刚已经用完了你明天和后天的限量,托尼。”



“……见鬼,你居然还有个变态的男朋友狗屁守则?”



“男朋友守则第二条,不许说脏话。”



“……我他妈就知道!没有火爆性生活的老处男总是更容易进化成一只啰啰嗦嗦的老母鸡!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我……唔……”



史蒂夫果断俯身过去用一个吻做了回答。



“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美国队长的新男友?”



“有!虽然现在说这个好像有点煞风景,但是,”托尼气喘吁吁地攥着史蒂夫的衬衫领口,眼神清亮嘴唇红润,“你的吻技简直烂到爆,老冰棍!”



“男朋友守则第三条,坦诚相待——你的真言咒是什么时候解除的,托尼?”



“……”



(正文完结)



彩蛋一



“铁罐,你觉得会射箭还百发百中的男人是不是酷毙了?敞开心扉大胆再说一遍你的真实想法!”



“并不。既没有会飞还土豪的钢铁侠酷,也没有持盾还巨胸的美国队长酷,还没有会变身还拥有七个博士学位的绿巨人酷,更没有会大腿绞杀还浑身长满透视眼的黑寡妇酷,甚至连抡锤子打雷的外星皮卡丘都比一只四层梯田下巴的胖鸟酷多了。”



“……当我什么都没问!”不是说魔法一个月才会失效的吗?这他妈才几天就又变回谎话精了!



彩蛋二



“你想干什么?你弟弟对你做了什么,呣,心灵控制咒吗?别搂搂抱抱的我男朋友很小心眼他会打翻醋坛子的……操!你放开我傻大个!”



“吾友美国之队长说,你一直希望我能带你飞一次,亲身体验一把神域出租车的惊险刺激。”



“史蒂夫骗你的,你别忘了我也会飞,不需要你……啊啊啊啊放我下来索尔!这太他妈刺激了!!”



彩蛋三



“托尼,我购物车里的东西是你帮我清空的?”



“不然呢?不不不我虽然黑进了你的网购系统,但是我绝对没有看到购物车里那一大堆坠满粉红色蕾丝花边的三点式比基尼!”



“你就是学不会好好说话对吧?在我喊美国队长来宣读男朋友守则第六百二十七条之前,你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吗,钢铁侠?”



“当然有!你不但是复仇者联盟里最了不起的女人,还是最有正义感的女神,每次看到你修理除我以外的其他人,呃,这个其他人特指某个胖弓兵——我对你的敬畏之情都会翻着倍的往上蹿……”



“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那个没有被魔法操纵毒舌的钢铁侠——即使你被真言咒控制时告诉我,我就是你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还说你很珍视我们之间超越了男女之情的那种爱。”



“这些话当初我打翻了你的果蔬汁时你为什么不说?!”



“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的话,托尼,你也一直都是我最亲密的家人和战友,我很爱你。嗯,超越了男女之情的那种。”



“……”女人真是世界上最善变的恐怖物种,还好我后半辈子都不用跟女人睡一张床!



彩蛋四



“托尼!你又忘了今天的咖啡限量,需要我提醒你那是男朋友守则的第几条吗?”



“……”美国队长男朋友才是世界上最磨叽的恐怖物种,而我的后半辈子竟然都要跟男人睡在一张床上!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心跳快门》未放出的小甜饼一枚,感觉还是应该赶在A3上映之前发出来,毕竟谁知道电影又会怎么花样捅刀呢?我宁愿自欺欺人地相信复仇者们就是这样团宠着铁罐,也不要想起他们之间的互相隐瞒和欺骗,毕竟他是那么好的钢铁侠。哎,有糖吃就暂吃吧,且吃且珍惜,A3后还不知道肘子会不会绝望沉船。心累。



最后祝大家吃糖好心情!




评论(87)

热度(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