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所有的浪漫爱情都是从一场鸡飞狗跳的邂逅开始的

*快速撸了个小段子,即使只是普通人,无论他们的邂逅场景有多鸡飞狗跳,最终都会演变成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没错,这其实是一篇点梗帖,干巴巴点梗没什么劲,抛砖引玉吧


*哪怕是小段子也要标明ooc,傻白甜,唉,不喜勿点,谢谢!


—————————————————


史蒂夫第一次见到那个大眼睛男人,是在小区公园的草坪上。



事后每次回想起来,史蒂夫都忍不住想,那真是一次充满传奇的,鸡飞狗跳的浪漫邂逅。



暮春的傍晚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夕阳快要落尽了,舒展的云朵被渲染成了艳丽的橘红色,小公园里到处都是悠闲的情侣和追着孩子们撒欢的大狗。



史蒂夫绕着草坪走了半圈也没有找到一张空着的排椅,就在他穿过草坪中间的石子小路准备回家时,一股旋风从背后擦着他的胳膊卷了过去。



“站住!你这只坏狗狗!锤子,你他妈冷静下来!啊!!”



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小个子男人被一条哈士奇拖拽着,一路小碎步跌跌撞撞向不远处的冬青丛直冲过去,史蒂夫只来得及看到他在茂密的矮灌木墙前面趔趄了一下,就义无反顾一头栽了进去。



史蒂夫吓了一大跳,“嘿,你没事吧先生?”他紧跑了几步追上去,“需要帮忙吗?”



兴奋过头的大狗趁机挣脱狗绳,跃过树丛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遛狗的男人脸朝下整个身子都扑倒在冬青丛里,只有两只脚戳在外面,从翻起的宽松运动裤裤边底下露出来一截白白的小腿。



脚踝的线条很优美。史蒂夫的视线不受控制地落在男人赤裸的脚踝上,停留了几秒又忙不迭红着脸迅速挪开。



“操,每次都他妈是这个该死的套路!”男人埋在树叶深处的声音听起来闷声闷气的,“别烦我,就,走开!”他慢慢曲起腿,膝盖着地,手脚并用倒退着从灌木丛里往外爬。



老天,怎么会有男人的背部曲线这么好看的!即使男人四肢着地的爬行动作看上去显得狼狈不堪,但是松垮的运动服下流畅优美的臀线和腰线还是让史蒂夫瞠目结舌。



脱离困境的男人没有搭理旁边杵着的金发青年,自顾自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从连帽衫的肚兜里摸出手机开始鼓捣。



“咳咳咳……先生你还好吧?”史蒂夫被晾在一边有点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虚握着拳头抵在嘴边干咳了几声,“你有没有伤到哪里?如果……”



“我很好,”男人打断他的话,语气懊恼冒着火星,一边低着头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戳戳点点,“除了被锤子强行塞了满嘴树叶以外。不过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摔进灌木丛也至少好过被拖倒在一泡狗屎上要强!”



“呃,锤子?”从史蒂夫站着的角度看不到男人的脸,只能看到他七翘八翘的发顶和垂着的长睫毛,乱糟糟的小卷毛里还挂着几片冬青叶。“你是说你的狗叫锤子?”



“有什么问题吗?”男人终于从手机上抬起眼皮,极快地上下打量了史蒂夫一圈。



猝不及防接触到对方半挑衅的蜜糖色瞳仁,史蒂夫觉得一串炸雷轰隆隆地在脑袋里滚过,耳边都是他自己巨大的心跳声。



大大咧咧盘腿坐在泥地上的这个男人第三次惊艳到了他。一双大到简直不可思议的金棕色大眼睛,修剪整齐的小胡子,睫毛纤长眼神灵动。



“你还好吧大个子?”小胡子男人翻了个白眼,“你看上去好像正在发烧?不然怎么会一副缺氧快要晕倒的样子……哈!!”他突然举着手机从地上跳起来,小跑着绕过灌木丛,“找到你了坏男孩!我要去追锤子了,你自便吧。”



“先生,或者……我可以帮你去追锤子?”史蒂夫朝着男人的后脑勺大声喊,“我跑起来比较快,而且我力气很大,锤子别想把我拖到狗屎上!”



男人犹豫了一下回过头,“你愿意帮我把锤子抓回来?”他微微歪着脑袋,视线从金发青年白T恤下胀鼓鼓的胸肌上扫下去,扫过耀武扬威的肱二头肌,最后落在史蒂夫的大长腿上,“呣,很有说服力,”男人弹了下舌头,直接把手机扔给史蒂夫,“追踪信号显示它现在离我们有两千三百一十七点四四米,交给你了帅哥。”



“你就不怕我拿了你的手机然后一走了之?”史蒂夫牵着垂头丧气的哈士奇返回来时,小胡子男人正坐在离那丛矮冬青不远的一张长椅上,吹着口哨,一条腿悠闲地压着另一条腿。



“你应该庆幸你还好没有那么做,大个子,”男人接过手机,示意史蒂夫把绳子系到长椅的铁扶手上,“除非你带着贾维斯连夜移民去了泰伯坦星球,”他笑嘻嘻地挑起眉毛,“不然,我连你今天晚上会起床尿几次尿都一清二楚。”



“贾维斯又是谁?你的手机?”史蒂夫紧挨着小胡子男人坐到长椅上,伸手揉揉锤子毛茸茸的大脑袋,“你居然给你的手机都取了个名字?那么,”他用食指隔空点了点男人脏兮兮的膝盖,“我猜它的名字是小呆?”



“并不,它的名字就是一条沾了泥巴的倒霉运动裤。”小胡子男人弯起嘴角,大眼睛在逐渐氤氲的夜色中亮晶晶的,“贾维斯是我设计出来的智能管家,他的职责是帮我解决所有麻烦。”



“这个‘所有麻烦’不包括亲自帮你去追回一条嗨过了头的大狗,我想?”史蒂夫俯身过去伸出一只手,同时不动声色地把另一条胳膊搭在椅背上,那个暧昧的小动作让他们俩看起来就像是拥抱在一起的小情侣,“史蒂夫·罗杰斯。”



“所以,现在是老套的邂逅介绍环节了?”男人握住史蒂夫的手随意晃了几下。掌心相贴时,史蒂夫发现对方的手心跟自己一样汗津津的。



“托尼·斯塔克。”



“以后只要是贾维斯处理不了的麻烦我都很愿意代劳,托尼。”



“比如……去捉拿一只喜欢把它的主人掼倒在树丛里的蠢锤子?”



“我相信还可以更多,如果你想的话。”



锤子无精打采地把大脑袋放在托尼脚背上,哼哼唧唧用两只前爪捂住了眼睛。



微风轻巧拂过树梢,四合的暮色里,路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来。



————————————————



肘子碎碎念:



各种颓,脑洞枯竭,好像我从来没有玩过点梗,有妹子愿意点梗吗?要求嘛,只要是糖梗就好,刀子我不接哒「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就别再刀刀见血了啊宝贝们」


最好细节详细一点,一句话的梗我实在是扩不了「哭唧唧」





评论(59)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