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的猪肘子

盾铁不逆不拆。
温和待人圈地自萌。
所谓阿浓挂我的莫须有抄袭事件请翻看我七月的帖子,看过那个搞笑的“调色盘”还认为我是抄袭的请您直接拉黑我,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萌各的再无交集。万分感谢!

【盾铁】触摸

*世界上最好的钢铁侠5.29生日快乐!托尼·斯塔克生贺文,过完生日早点跟队长复合吧!


*基本不涉及剧透。私设内战有,集体打灭霸有,但是伤亡无。没错每个人都好好活着呢,大盾和铁罐不但第一时间就见面了,夫夫俩还从头到尾肩并肩联手打怪了。糖肘子就是这么任性【摊手


* @麦草香  小天使的点梗文,感谢提供这么棒的梗,写崩都是我的锅。比❤


*OOC,傻白甜,不喜勿点,谢谢!


———————————————————


灭霸危机解除以后,复仇者们全部正式搬进了新的复仇者联盟训练基地。


美国队长发现,除了新旧复仇者们,同时住进大厦来的还有银河护卫队里面那个长着两只小触角的漂亮女孩。


当他偶然发现触角女孩和前男友钢铁侠的关系似乎十分亲密,而且亲密到已经超越他所能接受的程度时——史蒂夫觉得自己开始变得异常焦虑起来。


(1)被拒之门外的送餐队长


史蒂夫端着餐盘转过楼梯拐角时,毫不意外地看见笨笨已经等在调成单向可视的玻璃门外面了。


“嗨小家伙,”金发青年勾起嘴角,“抱歉,因为平常那家超市的牛肉今天不够新鲜,所以我不得不多跑了三条街去完成午餐的食材采购。”


他刚走下最后一级台阶,小机器人马上兴奋地咯吱咯吱滑过来绕着他的腿兜来兜去。


史蒂夫再次道歉,“抱歉笨笨,我迟到了大概五分半钟,所以,”他从裤兜里摸出一颗红色的小橡胶球抛给笨笨,“恐怕我们今天不能玩抛接球游戏了,不然肉酱会凉,意面也会变成一坨。”


小机械手臂原地转了一圈,把橡胶球用力扔还给史蒂夫。


“嘿,你在闹情绪吗?我刚刚已经说过对不起了,而且还是两次,我想?”史蒂夫用空着的那只手接住小球,蹲下身子摸摸笨笨的小脑袋,“好男孩不应该这样没有礼貌。”


笨笨开合了几下小机械爪子,撒娇地蹭蹭史蒂夫的胳膊。


钢铁天才造出来的东西总是会像托尼本人一样可爱,史蒂夫想。


“那我就当你原谅我了,笨笨。”金发青年侧头看看黑洞洞的推拉门,叹了口气,“还有,不准偷偷帮托尼爸爸把果汁倒掉。如果他坚持的话,就提醒他看这个,”他指了指靠在果汁杯前面的蓝色小卡片,“你可以做到的对吧?”


笨笨无精打采耷拉着小脑袋,没有回应史蒂夫。


“当然做为奖励,我会在送下午茶过来的时候,把我们俩错过的快乐抛接球游戏补上。所以,”史蒂夫憋着笑伸出拳头,手背朝上,耐心等待小机器人跟他完成那个只有亲密男孩之间才会做的碰拳头动作——就像他面前现在站着的是一个真正的小男孩,而不是一只连拳头都没有的小机械臂——他笑嘻嘻地低声问,“成交?”


笨笨纠结了一会,最终还是合拢小爪子跟金发青年完成了那个碰拳的小动作。


“很好,棒男孩。”史蒂夫最后拍拍笨笨的小脑壳,把餐盘塞进笨笨的小爪子里固定好,退到楼梯边,目送它举着餐盘小心翼翼从滑开一道缝的推拉门外挤进了工作室。


玻璃门迅速阖上。


(2)小卡片和橡胶球


托尼双臂交叉靠在工作台上,透过玻璃门一直注视着史蒂夫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才收回视线。


“你和那个超级大兵好像相处得很不错啊,小叛徒!”小胡子男人咬着牙哼哼,一边接过盘子用食指和中指夹起盘子里的小卡片,“哈,快乐抛接球游戏?还碰拳头?我的大厦里还能找得出比你们两个更傻的家伙吗?”他用下巴点点充电台,“去面壁。你是高端智能机器人,又不是一条蠢兮兮只会晃着尾巴接飞盘的笨狗狗!”


笨狗狗垂头丧气地滑回了充电台上。


卡片上是托尼熟悉的花体字:


【请看在我是美国队长顶着大太阳跑了三个街区买回来的幸运柳橙的份上,拜托别倒掉我! ps 乖乖喝完幸运果汁说不定会有幸运降临,新鲜出炉的蓝莓纸杯小蛋糕,我猜?】


托尼盯着卡片空白处用红色马克笔画的笑脸黄豆表情,沉默了一会,拉开工作台抽屉。


在零零碎碎丢着螺丝螺帽和各种小配件的抽屉里,五颜六色的小卡片被细心码放成整整齐齐的一叠。


“星期五,帮我订购一打橡胶小球。”晚些时候,喝完最后一滴幸运柳橙汁的小胡子男人舔舔嘴唇,“记住——”他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瞪大眼睛补充,“要史蒂夫同款的那种红色橡胶小球。”


好吧,毕竟我设计这个小笨蛋出来的时候才是个只有六岁的小不点——被突然冲进怀里的笨笨撞翻到地板上时,托尼扶着额头安慰自己,而且那一年我确实疯狂地想要得到一条小狗做生日礼物。


我该庆幸还好我当初没有设计一条舌头给它吗?不然脸上现在肯定都是湿哒哒的口水。


(3)团结一致和永不放弃


把注满面糊的模具推进烤箱,设定好烘焙时间,史蒂夫解下围裙走到餐桌边。


桌子上放着一本摊开的素描簿。没有画完的无限手套,原本镶嵌宝石的位置都是空白的。


史蒂夫皱着眉头看了一会,拿起炭笔。


对于和前男友久别重逢时会出现什么样的尴尬情形,美国队长早有预料,所以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


事实上,他接到布鲁斯打来的电话后,一分钟都没有耽搁就马上动身从瓦坎达赶回了纽约。


没有拥抱,没有责问和道歉,甚至连比较私人的谈话时间都没有——钢铁侠穿着战甲在停机坪上等他,身后乌泱泱站了一堆人,大多都是他不认识的生面孔。


史蒂夫开始慢慢勾勒第一颗宝石。他清楚记得他的爱人那天对他说的每一句话。


“队长。”钢铁侠朝他点点头,“我们有大麻烦了,”被盔甲处理过的机械音显得空洞冰冷,“还记得奥创事件后索尔说过的那个有关宝石的故事吗?有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现在棋手终于来了。这将会是一场非常惨烈的恶战,我们需要美国队长。”


“我就在这里,托尼。”史蒂夫注意到,托尼不但没有喊他的名字,而且主语用的是“我们”而不是“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没忍住鼻子一酸。


接下来的战况就像托尼预言的一样,复仇者联盟经历了自组建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恶战,虽然有挺身而出的超级英雄们的全力配合,那场地球保卫战还是打得极其艰难。


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烤箱定时器发出的清脆滴答声和炭笔划过纸面的沙沙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团结一致永不放弃。”战斗胜利后,托尼在新基地举办的战后派对上说,“这是一个固执的过时之人曾经说过的话,也是复仇者联盟会一直坚信并坚守的一个承诺。”


用力过猛,笔尖咔嚓戳断了。史蒂夫想起小胡子男人遥对着他举起酒杯时的样子——他无法确定那双被墨镜遮挡着的大眼睛里藏着多少讥讽,隔着两片小小的深茶色玻璃,一种无法触碰灵魂伴侣内心的无力感牢牢抓住了他。


搬回基地后,从星期五那里得知他在新的大厦里依然拥有仅次于钢铁侠的最高权限时,史蒂夫红着眼眶长长松了一口气。


“但是老板的房间和工作室除外,罗杰斯队长。”


电子管家紧随其后泼出的一瓢冷水也没能浇灭美国队长重燃的希望火苗。


地球危机四伏,世界需要能够临危不乱并肩作战的守护者们,而钢铁侠需要创造一切机会让这些守护者互相熟悉配合默契——史蒂夫想,这就是托尼坚持举办战后派对的初衷。


那么,脱下战甲的钢铁侠又需要什么呢?


做为超级英雄的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他们刚刚肩并肩打赢了一场几乎没有胜算的战争,既亲密又疏离。


而做为普通人的史蒂夫·罗杰斯和托尼·斯塔克,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并没有任何解冻的迹象,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都活下来了。


烤箱定时器发出定时结束的滴滴声,蓝莓和牛奶的甜香逐渐在整间屋子里弥漫开来。


“团结一致永不放弃。”史蒂夫放下炭笔端详画纸上完工的无限手套,“永不放弃。”他攥紧拳头重复了一遍,慢慢弯起蓝眼睛。


我绝不会再放弃你的,托尼。


(4)半路杀出个螳螂女


史蒂夫第一次被那个额头上长着两根小触角的女孩激发出焦虑情绪——是他某天晚上去给托尼送睡前牛奶的时候。


战后派对之后,触角女孩没有跟着她的队友们离开,而是突然在托尼给他安排的房间住了下来。


史蒂夫满脑袋“前男友移情别恋感应天线”立刻警觉地咻咻咻竖了起来。


他不动声色暗中观察了几天,试图找出托尼对那个漂亮女孩有任何不良想法的蛛丝马迹。呃,或者说那个漂亮女孩对托尼有任何非分之想的蛛丝马迹更恰当一点?毕竟他的钢铁天才个人魅力井喷,螳螂妹又不瞎。


不但不瞎,还长着一双都是眼黑的大眼睛。


女孩和每个人都相处得不错,每天按时出现在餐桌边,会对美国队长的厨艺赞不绝口,也会问一些诸如面包片是长在树上的吗之类令人啼笑皆非的怪问题,其余时间就是在大厦里到处溜达,一副对所有东西都充满好奇的样子。


这个所有东西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所有”,和,“东西”。


史蒂夫见过很多次她一边摸着智能扫地机器人、电视机遥控器、壁毯挂画、水晶花瓶甚至他养在阳台上的阔叶仓蓝盆栽——一边仰着脸对星期五提出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表情夸张。


没有发现可疑之处的美国队长渐渐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只要托尼还是单身——不管托尼现在的身份是他的前男友,还是即将从前男友回归到现男友——只要双方并没有涉及到出轨或插足的感情雷区,复合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以史蒂夫对托尼的了解,对方拒绝和他当面交谈的小孩子赌气一样的做法,恰恰说明了托尼还爱着他。欲盖弥彰。


立场问题没有谁对谁错,史蒂夫想,他只是需要耐心等待托尼想通了以后能给他一次认真道歉的机会而已。


他欠托尼一个关于爱人之间坦诚相待的诚恳道歉。


而美国队长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是吗?呵呵。


去他的见鬼的耐心!去他的见鬼的没有人出轨和插足!这是史蒂夫眼睁睁看着螳螂女孩轻快地闪进托尼卧室时的全部想法。


纽约时间零点一刻。


出任务晚归,导致错过了去实验室给钢铁侠送宵夜的美国队长——端着一杯睡前温牛奶愣在了前男友房间门口的走廊里,整个人看上去就像被索尔当头给狠狠劈了一锤子。


还是火花四溅电力十足那种。


(5)你是怎么做到内心那么难过还能笑得那么开心的


托尼其实是有点后悔没有缺席那场战后派对的。


战争触发了他身体上某个奇怪的点,导致困扰他多年的失眠症突然加重,小胡子天才不得不整晚整晚地泡在工作室里逃避睡眠和噩梦。


派对的前一晚他还照例熬了个通宵,直到星期五第一百次提醒他,再不洗澡换衣服他就极有可能会错过在自己的派对上亲口宣布“狂欢现在他妈的开始”时——工作狂男人才丢开扳手匆匆忙忙离开了实验室。


他赶在派对开始的前五分钟溜进了大厅,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到夸张的墨镜,用来遮挡眼眶下面的乌青。


奇异博士正从打开的时空圈里把冻在雪山顶上的天然冰镇啤酒往回拎,身边闹哄哄围了一大堆人等着分享,索尔咧着大嘴也挤在人群里,他的绿眼睛兄弟则一脸鄙夷地抱着胳膊站在旁边。


嘚瑟。托尼翻了个白眼向吧台走去,一面不动声色扫视喧闹的大厅。


彼特·奎尔踮着脚小心翼翼触摸幻视额头上的宝石,表情充满羡慕。在他身后,火箭浣熊和冬日战士满脸兴奋跃跃欲试——这些家伙是在排队等着摸幻视吗?托尼有点好笑地挪开视线。呣,红女巫知道吗?


女孩们自动聚集在靠近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卡魔拉在跟娜塔莎旺达聊天,她的妹妹端着一杯红酒紧挨着她——托尼注意到星云空着的那只手很随意地搭在绿皮肤美女的膝盖上。


不错的派对。托尼心满意足从吧台上抄起一杯酒。除了坐在角落里那个和派对气氛显得格格不入的毛茸茸的大个子。


认真的?那家伙手里拿着的是一瓶果汁吗?


托尼斜倚着吧台呷了一口酒。史蒂夫从一看到他出现在大厅门口开始,蓝眼睛就瞬间变得亮晶晶的。


小胡子男人很清楚,对方一直在寻找机会想跟他谈谈——别问他怎么知道——拜托,美国队长的口头禅难道不应该是“托尼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吗?


但是,托尼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做好了谈话的准备,他最近的状态一团糟,失眠,心悸,做噩梦……去他妈的谈谈!托尼提醒自己,至少不是今晚,至少不是现在。


就在托尼犹豫不决,要不要赶在史蒂夫冲过来彻底毁了他的派对之夜之前落荒而逃时——


“老天!”他被身后突然发出的惊呼声吓了一大跳,“斯塔克先生,你是怎么做到内心那么难过还能笑得那么开心的?”


还好周围乱糟糟的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托尼想。他迅速转过身,女孩一只胳膊撑着吧台,额头上的小触须微微颤动,看上去悲伤得就快要哭出来了,“我只是想要拿一杯气泡酒……”她怯生生地指了下被托尼挡住的半边吧台,“斯塔克先生,我不是故意要触碰到你……”


好吧,看来今晚就是个该死的,逃不掉的,命中注定的,“谈谈”之夜。


“我应该把自己先装进一只铁罐子里再来参加派对的。呃,你该不会连盔甲的思想都能窥探得到吧?”托尼在墨镜后面眨眨眼,露出一个甜蜜的假笑,“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螳螂女孩。”


(6)想你想得都快想不起来了


史蒂夫抱着两个超市购物袋走进电梯,他的心情糟透了。


就像一条寸步不离死守着自己宝藏的守财龙史矛革,美国队长都恨不得在托尼周围划出一圈“任何人请勿靠近”的禁区,再插上一块“罗杰斯专用男人”的大牌子以宣示主权。


当然,现在考虑到螳螂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类,那个“任何人请勿靠近”的禁区好像应该改叫“任何物种请勿靠近”?


他一直在耐心等着托尼给他开门,而托尼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和一只螳螂搞到了一起!


史蒂夫感到又委屈又愤怒。


“星期五……”


“螳螂小姐在厨房,老板刚刚进入去实验室的电梯。”智能管家回答,“罗杰斯队长,还有别的问题吗?”


“咳咳咳,”这就很尴尬了。金发青年干咳了一声,“我,我好像还没有问……”


“抱歉队长,螳螂小姐在大厦所处位置的频率,已经远远超过之前对老板的关注,所以我根据收集的数据给出了答案。”


“好吧。”史蒂夫挪动了一下身体重心,“我假设托尼每次都总能在我堵到他的前三十秒之内成功逃离——是你在通风报信?”


“我无权覆盖老板给我下达的最高指令。所以没错,”人工智能的口气听上去毫无愧疚,“罗杰斯队长,再次抱歉。”


史蒂夫垂头丧气垮着肩膀,“我已经很久没看到托尼了,”他叹了口气,“久到我几乎记不清他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眼睛是什么颜色,还有没有蓄着漂亮的小胡子……星期五,”他再叹口气,“你能不能,就,一次……”


“金棕色。蜜糖色。有。以及第三次抱歉,罗杰斯队长。”


“你赢了……”


(7)摸我!!


史蒂夫走进厨房时,他的跨物种情敌正专注地趴在餐桌上和另一个跨物种大眼瞪小眼。


桌上放着一只玻璃鱼缸,一条金红色的小金鱼正在快乐地吐着泡泡。


“嗨罗杰斯队长,”女孩一看到史蒂夫走进来就兴奋地跳起来,“看啊,我有一只小宠物了,是斯塔克先生刚刚送给我的!”


史蒂夫的心情更糟了。除了委屈和愤怒,他现在还发狂一样的嫉妒。


关系发展得真快,已经到开始馈赠礼物的地步了?要知道托尼还从来没有送过一条该死的小金鱼给他!


“很可爱。”史蒂夫把购物袋放在餐桌上,用手指轻轻弹了下缸壁,受到惊吓的小家伙立刻变得惊慌失措。


“嘿!你吓到它了,”女孩双手捧着鱼缸抗议,触须顶端像小灯珠似的一闪一闪,“它在害怕。”


“哈,你还能感知到金鱼的情绪?”史蒂夫拖开餐椅,“吉普赛女士,那你知道我现在正在想什么?”


螳螂女孩慢慢抬起睫毛,眼神古怪,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史蒂夫。


好吧,想跟我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史蒂夫悄悄在大腿上蹭了蹭汗津津的手心。我可是连托尼的大眼睛都能自动免疫的男人!


两个人僵持了几分钟,就在史蒂夫觉得自己冷汗直冒快要败下阵来时,女孩突然笑出了声,“你在紧张,罗杰斯队长,”她停顿了一下,指着金发青年红透的耳廓用肯定的语气强调,“你在紧张。”


“并没有。”史蒂夫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有点心虚地摸摸鼻子,“呃,我以为你……”


“你在紧张。”女孩打断史蒂夫又重复了一遍,“我只有通过触摸才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我以为你知道这个?那么,”她把视线转回到鱼缸上,“你究竟在紧张什么,罗杰斯队长?”


史蒂夫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被你触摸的人一定骗不到你,企图把伪装过的情绪传递给你也是完全行不通的,我猜?”他纠结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握紧拳头问,“你喜欢托尼吗?”


“当然。”女孩坦率地直视史蒂夫的眼睛,“虽然这种感觉有点奇怪,可是我从触摸到斯塔克先生的那一刻起就控制不住想要……”


睡他?谁会不想要睡他呢!“你是这栋大厦里唯一一个可以进入托尼卧室的人,”而之前那个人是我。史蒂夫强迫自己深呼吸,“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托尼敞开了他的门。现在我需要一个保证。”


“一个……保证?”螳螂女孩困惑地眨眨眼,然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老天!原来你还不知道那个!?”她小声惊呼,“斯塔克先生一直都很爱你,傻瓜队长!”


史蒂夫又被索尔劈头盖脸擂了一锤子。


“我只是无意中发现斯塔克先生一直在失眠,解决那个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我只要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就好——好吧,我想我现在终于明白斯塔克先生为什么会那么难过了,”满满的悲伤让女孩的小触须都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罗杰斯队长,你不爱斯塔克先生!”


“什么?”刚刚从上一个重锤下清醒过来的金发青年张了张嘴。见鬼,看来只有一个最有效果的解释方法了。他扑过去一把抓住女孩的手,使劲按在自己胀鼓鼓的大胸上,“就,摸我!”


(正文完结)


彩蛋一


“操!史蒂夫·罗杰斯,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


“……听我解释托尼!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彩蛋二


“你的大胡子呢,猕猴桃甜心?”


“剃掉了。有人告诉我你不喜欢那个。”


“操,我就知道不应该接受她的帮助,钢铁侠难道不能有一点点自己的隐私吗?”


“有人还告诉我你一定会这么说,口是心非先生。还有,别说脏话亲爱的。”


“……”


彩蛋三


“托尼,我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得到进入你工作室和卧室的权限?”


“你一直都有那个,甜心。事实上我的所有门都一直对你开着,是你自己不要进来的!”


“可是……好吧星期五,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现在?老板正在床上对着你门户大开的时候?罗杰斯队长,你确定你现在要跟我谈谈?”


“……”


彩蛋四


“你在浴缸里干什么?托尼,那是一条鱼尾巴吗?”


“来拆你的礼物,大兵——小金鱼礼物的升级版,人鱼托尼。喜欢吗?”


“老天,这太超过了……呣,我要怎么把它扒下来?”


“见鬼,你的文艺兵的浪漫细胞都哪里去了?你应该享受这个小情趣而不是满脑袋只想着怎么扒了我的裤子操我!”


“那至少是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了,钢铁金鱼。你不能指望一个刚从撒哈拉大沙漠走出来的饥渴男人会对着一汪甜蜜的泉水玩什么浪漫细胞。”


“你他妈别撕……唔……不要停……”


彩蛋五


“我想斯塔克先生已经找到了最棒的治疗失眠的方法,所以,我要回家了,罗杰斯队长。”


“感谢你提供的帮助,螳螂小姐。”


太黄暴了!我再也不想看到斯塔克先生的那些脑内小剧场了,简直比雷神先生的小剧场还要花样百出!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生日快乐托尼,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内心快乐笑容灿烂,所有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都在你身边,一个都不会少。


最后祝大家吃糖好心情!




评论(101)

热度(1190)